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06-Feb-08 | 風花雪月 | (220 Reads)

丹尼士說他的名字取自古詩,「鴻雁托孤名」。他的名字是否取自古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存在這樣一句古詩。丹尼士還說他是韓國人。如果你還不認識我的這位朋友,那我告訴你,他是一個大騙子。他說的十句話中,至少有十一句都是杜撰的。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老實人,但我卻能和大騙子丹尼士成為朋友,這是一個不解之謎。

我不得不承認,丹尼士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騙子,因為他很敬業。他為了令自己看上去更像韓國人,特地花數百元買了一件韓國隊球衣穿在身上,但他並非韓國球迷。於是他就有了韓國人的皮。丹尼士還學了幾首韓語歌,迷惑不懂韓語的人。他唯一的破綻就是教人講同一句韓語粗口,每次發音都不一樣。所以學好外語是行騙這一行的趨勢,我外語不好,是注定做不了騙子的。丹尼士本已做得不錯,但他沒想到別人會問他兩次甚至三次四次同一句韓語粗口怎麼講。於是他被人識破了。

我和丹尼士能成為朋友,大概是因為我們都愛吟詩。我們的農場有一女生叫做樹蛙,一聽到這個名字,我就情不自禁吟起了詩:枯藤老樹樹蛙。接著丹尼士也忍不住淫了起來:枯藤老樹淫蛙。

後來丹尼士經常跟我說,樹蛙的性格很好,他很喜歡。我每次都鼓勵他,那你去追他吧。大約一個月後我才知道,其實他們一個月前關係已非比尋常,而我卻一直被蒙在鼓裡還一直鼓勵他。丹尼士本來就忙,談戀愛後就更忙了,很少時間和我一起去趕羊。我向樹蛙投訴,我說我吃醋了。但我的投訴毫無作用。丹尼士還改了名字,叫羅家樹,從此樹蛙就呆在這樹上,除此之外還會有一隻爽歪的麻雀在上面裸睡。樹蛙也改了名,叫我愛羅。

每天我打開衣櫃,看到最初遇到丹尼士時所穿的牛仔衫,裡面套著丹尼士當時所穿的襯衫。然後,我就淚如雨下。

丹尼士其實不是騙子。韓國人研究發現,原來我們的祖先炎帝就是韓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