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5-Jan-08 | 抽刀斷水 | (332 Reads)

1,去年,樹人同學突然問起班上誰歷史讀得很好。我很不謙虛地告訴她我就是。於是我就成了她妹妹的歷史補習老師。

2,昨天是第一次補,我做得並不好,所以不知還會不會有第二次。收了樹人的錢,卻有負她所託,我深感內疚。

3,其實,做樹人她妹妹的歷史補習老師也並不容易。她妹妹坦承,她很少聽課,也很少做功課,甚至連考試大綱也不知道。而我又沒有補習經驗,所以不知從何講起。對於一個有經驗有能力的補習老師而言,像樹人她妹妹這樣的學生應該是最好的補習對象,就好像教武功一樣,從前沒學過任何一派武功的人因沒有束縛反而可能更好調教。

4,後來我們幾個人就跑去唱k。我發現了一位相當風趣的服務員。

5,一位朋友點了香港四大癲王之一的蔡楓華的《絕對空虛》,剛好那位風趣的服務員進來收杯子。他說了一句:嗯,這首歌很有難度。第二次又是他進來收杯子。朋友問他我們還有多少杯飲料。他答了一句:好問題,回頭告訴你。整個晚上,他出現了兩次就說了兩句話。

6,樹人一唱到高音部分,她妹妹就捂住耳朵。我很同情她妹妹。長期生活在噪音當中容易引發精神衰弱。

7,早晨六點多回家,我們去地鐵站。丹尼士說,這個時間坐地鐵有一個好處,就是一定有得坐。可是後來我認識到,丹尼士只說對了一半。我一路都要站著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