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11-Dec-07 | 風花雪月 | (675 Reads)

那次有一位同學生日。由於這位同學出來社會已有兩年,她的生日會特別多陌生人。我本來不太想去,後來被某人拉去了。那天喝了不少酒,但送那個某人回家時,我居然沒對她動手動腳,太偽君子了。我只是說,咱們有空一塊看電影吧。

後來我們就一塊去看電影。

她說,我是第二個和她單獨兩人去看電影的男生。又問我,她是第幾個和我單獨兩人去看電影的女生?

我犯嘀咕了,怎麼會有人問這樣的問題呢?通常的問題不是「我是你的第幾個女人」嗎──當然,如果她對我問這樣的問題,就更加不可思議了。

在我的狐朋狗友看來,應該沒有女孩子願意和我去看電影的。我的狐朋狗友中有一半是女性,她們的看法應該不會有錯。因此其實我也很認同這種看法,所以看色戒只能找「男朋友」去,比較有安全感。但我仔細一想,那個某人其實是我的number 3。她只是第三個敢吃螃蟹的人,沒什麼了不起的。

那一次她沒錢,所以我才有機會請她,同時也造就了下一次看電影的機會。因為她說下一次她請。恩恩相報何時了……只是那天我們看完了電影就各自匆匆回家了。她向右,我向左。沒有下文。

雖然第一次沒有下文,但過了一段時間,我們有了第二次。第二次看的是《索屍、喪女、機關槍和水手裝》,把「喪屍、索女」說成「喪女、索屍」,正是這位小姐的傑作。

第二次還好,除了看電影,我還陪她去買衣服。她不斷問我哪一件好,我實在難以作答,因為我覺得哪一件穿在她身上都好看。

我說:黑色吧。好看。

她說:但是我已有太多黑色衫。

我說:那就白色吧。也好看。

她說:但是我覺得黑色比較好看。

……

後來她買了黑色那件。如你所知,這就是女人。

我不知道她後來有沒有穿過那件黑衣,在無數月黑風高的夜晚飛簷走壁,因為她的黑衣真的不少。

那天,除了看電影、買衣服,我們還一起吃飯。她隆重向我推介了葵涌廣場的一家擔擔麵。我吃不出那家擔擔麵有甚麼特別,但我感覺這樣挺好。吃完擔擔麵埋了單,她向我抱怨,我應該請她。我說好。這樣本來是創造了第三次機會,甚至在看完電影各自歸家前她還滿臉笑容地說:下次我們再一起看電影吧。我十分驚訝,面前這位女孩子看完《索屍、喪女、機關槍》後還能滿臉笑容,而且還敢約男生下次再一起看電影。但是那天卻成了我們的絕唱。

後來我還約過她,她說太忙。然後我就再也想不到藉口了。再後來,我問她:我們有機會嗎?她說: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你會找到比我更好的。

你問我,這位女孩是誰?對不起,以上人物純屬虛構。那我為甚麼寫得像真的一樣?因為依電視上某角色的高見,男人每兩分鐘就有一次性幻想,可想而知。我和那位虛構的人物並無愛可言,只是我期待一場簡單的愛。

背景音樂起: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