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2-Sep-07 | 往事如煙 | (903 Reads)

我後知後覺,現在才知道國內出了個facebook的仿制品,叫「校內網」。上去一看,發現校內網至少體現了中國網站的兩大特點:

一,抄,而且沒有抄出精髓。這個不用多說了吧,外國互聯網上一出個新概念的東西,中國馬上可以仿制一大坨出來。我應該說這是中國的優點還是缺點呢?facebook比twitter或者youtube都比較難抄(不是有人說過facebook會成為網絡上的操作系統嗎,你見過中國有人能抄個windows出來嗎),所以校內網就只是抄了一個框架,本質卻依然是舊社會的同學錄,甚至還比不上同學錄。校內網只是表面上看上去很像facebook,但功能卻遠不如facebook。但是它這個網站肯定有市場,因為很多中國人很奇怪,在使用互聯網上一點也不「崇洋媚外」,只要中國有一個類似的產品,不管它好不好用,都一概用中國的。所謂本土化問題大概就是這樣來的。

二,忒多驗證碼。驗證碼是用來防spam的,而中國浩瀚的互聯網上也有浩瀚的spam,這是中國的基本國情,所以驗證碼也就成了中國互聯網的基本特點。前幾天新聞說幾個國家的國防部都懷疑遭到中國黑客的攻擊,我就啞然失笑。中國的黑客不是都只會發spam的嗎?他們連攻擊一個網站都是通過大量發送鏈接請求來使其癱瘓的,什麼時候牛逼到能在幾天內攻擊幾個國家的國防部了?

上校內網唯一的驚喜是找到了幾個舊同學、老朋友,有清華大學的、中山大學的、南京大學的……總之就是我比較窩囊,窩囊很多。

清華大學的何思南是小學到高中的同學,這家伙小學讀書不怎麼樣,但頭腦好使,也是個怪人,比我怪一百倍以上。思南這個名字并非由「司南」變化而來。很久以前,他跟我說過,他父母原來給他起的名字是「思男」。好好一個男兒,為什麼思男呢?這與斷背毫無關系。客家人的重男輕女思想很重,他父母就是想生個男孩,所以早把名字想好了,「思男」。結果真生了個男孩出來,不改初衷仍叫「思男」。何思南後來就自己把名字改成了「思南」。讀高中時,何思南平時成績應該已很不錯,但應該沒有人會想到他高考能考個當年興寧一中的第一回來。根據興寧一中過往的歷史,每年也就四五個能考上清華北大,以何思南的成績,好像并不在這個范圍內。據說他當初報清華也是遭到老師反對的,可是結果他就考上了清華。我JUPAS的第一志愿是中大,沒人反對,但就是考不上。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

剛上高中時,我還帶著包括何思南在內的幾個同鄉同學到城里的爺爺家吃過飯。但是後來大家漸行漸遠,和何思南接觸更少。因為我們都屬於怪人,怪人之間本來就很難「物以類聚」,何況我們兩個還是不同類型的怪人,更何況我們并不同班。

中山大學的刁偉鴻是高中時的同學,是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高中的同學中有幾個是無論如何,就算久未聯絡就算各分東西,都是永遠忘不了的,其中一個便是大刁。直到現在我都認為那段高中歲月是我人生的黃金時代,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那段歲月之所以變成了黃金,全是因為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大刁是一個很聰明的人,而且文武雙全,書讀得好自不在話下,運動也十分了得。當年我們一起踢球打球,唯一不能一起的就是跑步,因為他跑得太快了。記得當年校運會我為我們班想的口號「我們的飛毛腿讓你們的腿毛飛」,就是根據大刁的特點想出來的。但是這個口號後來被班主任砍掉了,班主任硬是用上了一個他想出來的口號。那個口號無聊得我都不記得了,虧他還是教中文的。運動會口號被班主任砍掉的事,我在香港還沒見過。

大刁的聰明不在於像別的「聰明人」一樣能無時無刻不抱著書。大刁考高中時的成績很不錯,在班上應該排在第二。但是高一高二的書都讀得很輕松,在別人都很用力讀書的環境下大刁的老二當然難保。後來高考的成績出來,他卻是原來那個班中分數最高的。我看過不少「暴發戶」,就是在考試中突然變成尖子的人,但依我看,大刁絕不屬於那種人。

我們能成為朋友,玩在一起,肯定在有些方面是屬於同一種人。當然,第一個相同之處就是,我們都不會成為「暴發戶」。他不會成為暴發戶的原因上面已經說了,而我呢,我的原因是我沒有那種能力。在香港參加的兩次公開考試已經證實了這一點。其他的相同之處我不想多說了,我倒是想說說不同之處。我們的最重大的不同之處是,大刁會成為精英(我相信),但我卻不會。因此我們可能會變成兩個世界的人。不過我每次回興寧,幾乎都能見到大刁,而且都是沒有約好的偶遇。這是緣分嗎?哦,當然不是。我們只愛美女。

在南京大學讀書的是黃科。黃科長得很像剛出道時的周杰倫。當時我們看到一張周杰倫的照片,簡直是一模一樣。黃科看上去是書呆子,但其實不是,他會跟我們一起吸煙、喝酒、打CS和踢球。這和周杰倫看上去是一個自閉青年但其實是話嘮子是一個道理。黃科的外公原來是興寧一中的教師,在一中有房子,讓給黃科住。那房子卻成了許多朋友的幽會勝地。他們打著回校夜自習的幌子,跑到黃科外公的房子去約會,其中一個就是大刁。大刁的事跡充分證明了談戀愛是不會影響學業的。而我們這些沒有情侶的人,就只能在外面搗亂。

黃科還有一個地方和周杰倫是很像的,就是言語不清,不過周杰倫是唱得太快言語不清,黃科是結巴。黃科的理科讀得非常好,是參加各種競賽的料子,但文科就差了點,所以就結巴了。

本來還有一個陳純,我就不說了。一個女孩子,就長得比較好看而已,有什麼好說的。

說起來,大陸的朋友和香港的朋友有一個很重大的分別。在大陸,經常去朋友家,可以和他們的家人一起吃飯;在香港很難做到這一點,比利家倒是去了不少,但是沒和他家人一起吃過飯。這是城市人的一種隔膜,還是客家人比較好客呢?

最後,我建議大陸的老朋友都上facebook吧。我并不是特別喜歡facebook,但相比起來,facebook真是好幾千萬倍。

Technorati : facebook, 朋友, 校內網, 興寧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