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10-Sep-07 | 風花雪月 | (404 Reads)

1,這些年來,我不敢說「愛」這個字。這個字說出來會讓人變得傻逼。我努力、刻意把自己塑造得很隨便,然後真假難辨,大家也就難以知道我什麼時候是真的傻逼。但是她的出現,令我回復了些許的自信,令我對做傻逼稍微不那麼恐懼。

2,她做的飯很好吃。據說兩年前她為了某人才開始下廚,現已能做得一手好菜。女人的本能就是這樣激發出來的。男人也有本能,男人的本能通常是在吃著女人做的飯時激發出來的。但我的本能卻未有被她激發出來。這不是她的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我還不是一個男人。我何時能變成男人,這是一個謎。像顧城一樣,他永遠不是男人,只是詩人。

3,她問我,你還喜歡豆腐嗎?我說,喜歡。

4,豆腐很可愛,但是我覺得除了可愛,她還有其他更重要的特質吸引著我。那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對她是又愛又恨。愛是解釋不了的,恨卻有原因。原因是她有時候太笨,笨得無可救藥。但那又是她自己的自由意志,我無權也沒有資格干涉。所以我希望豆腐趁年輕多碰點壁,然後她才會發現那是一個錯誤的方向。至於另一個她,她也許不知道豆腐永遠不會屬於我。

5,以前我以為愛就是要討好對方。但我現在更崇尚自然,我覺得討好的都是假的。在討好的施與受兩方,始終有一方是昏了頭的。但事實是,很多人就是喜歡那種昏了頭的感覺,盡管事後會發現這種感覺并不真實且不能長久。

6,不僅是她,應付任何女性我都感到吃力。盡管是她讓我回復了些許的自信。其實,所回復的那麼一丁點自信對於我來說,沒有很大的實際意義。我喜歡在家睡覺。

7,所以我是一個很無情趣的人。所以我永遠會是孤身寡人。寡人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