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6-Jun-07 | 風花雪月 | (461 Reads)

說是號外,是因為這是一個突如其來的消息。這消息的驚訝程度,就好比她突然答應要嫁給我。

前些時日,她向我請教普通話粗口,以應付巴基斯坦小朋友。不是因為巴基斯坦小朋友懂普通話,反而是因為他們不懂。事情是這樣的,她在某所小學當助教,那里有頑皮的巴基斯坦小朋友。她的苦惱就是,巴基斯坦小朋友可以用巴基斯坦粗口罵她,而她卻不能用廣東話粗口回敬,因為巴基斯坦小朋友聽得懂。

其實粗口這東西,對於受者而言,聽不懂是最好的。罵者雖然罵得很爽,但被罵者卻沒有被罵得很不爽。粗口的作用就沒有發揮出來。要獨爽爽,不如不罵。這應該是一般人的思維,但可愛的她就有另一種思維。她就覺得人家聽不懂才爽。但我一個普通話粗口也沒教她。你讓我這麼一個文明人怎麼教嘛。難道向她講解甚麼是「獨立日」,甚麼是「鋤禾日當午」,甚麼是「日照香爐生紫煙」?

今天的號外不是她學會了普通話粗口,而是我多了一個巴基斯坦情敵。這個巴基斯坦小朋友果然十分「豪放」,不僅懂得用巴基斯坦粗口調戲女性,而且還喜歡同樣「豪放」的女性。這事簡直是這個暑假最為有趣的事情,不上號外不行。

我只是提醒她,這兩天中國人才剛在巴基斯坦被綁架,你應該小心一點。我說這句話時是充滿關愛的,但她說我是low b。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我還有一個疑問,如果讓一個印度小朋友聽到了,會不會也來搶她呢?那我豈不是又要多一個印度情敵?如果這兩個小朋友來個核競賽,那我就只好投降了。


[1]

普通話,於我來說,沒有粗口,因為都是可以寫出來的字,跟廣東話粗口沒法比較,但當然,我也不會在普通話人面前亂說話:)


[引用] | 作者 嚴明 | 26-Jun-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