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05-Jun-07 | 秘密花園 | (544 Reads)

這兩天家里本來沒甚麼事情發生,除了他在上個星期天又一整天消失之外。但這事也早已習以為常了。只有一個人還沒習慣,那就是她。

今天她睡了個午覺起來,突然又對我發起了脾氣。說的、罵的和以前的沒甚麼兩樣。她罵他也是一樣,說是溝通,其實一直在重復一樣的話,然後就破口大罵,連罵的內容每次都一模一樣。她對他總是說,她沒做甚麼對不起他的事,他為甚麼要如此對他。她對他總是說,她以前很多人追,每個人都比他好。她總是對他說,他今天能在香港,全是靠她,沒有她就沒有他的今天。她總是對我說,我爸包二奶全是因為我。因為我和他關係差,沒叫他父親。她總是對我說,我只會玩電腦。

她今天加了內容,叫我最好從樓上跳下去。幾年前,我還沒來香港,她以探親的方式來到香港,發現他有另一個女人。他對她說,你最好從樓上跳下去。

如果死亡沒有痛苦,我早就離開了,不需要她催我去死。當然,如果當初他們沒把我生下來最好,我也就永遠不需要面對生和死的問題。

我自認性格不好,孤僻,嚴重的自大加嚴重的自卑。但我性格不好,是誰一手造成的?偉大的父親,偉大的母親,你們給過我甚麼教育!我不否認,以前在鄉下,他們給了我足夠的物質條件去長大,但除了物質他們給過我甚麼!在精神世界,我是天生天養的。我是獨生子,在我年少時,當我遇到精神困惑,當我孤獨,誰給我支撐,誰給我力量,誰給我鼓勵,誰給我交流?沒有,一個也沒有。但每當我犯了一些小錯誤,我就要接受嚴厲的責怪,毒打。試問,我今天的性格不好,是誰造成的?當他以我為藉口在外面快活,她就把這些責任全推到我身上。

我原來站在她那邊。但後來我發現她是那麼地歇斯底里,從此我不愿站在任何一方,我不愿再理他們的事情,就算他們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她自以為在挽救這個家庭,但她不知道她只是把這個家打得更碎而已。每當她重復著那些沒有她就沒有他的話,我看得出他有多麼厭惡。全世界破裂的家庭何其多,為何在她看來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樣。

她說是我玩電腦玩得太晚,趕走了他。可是當他或她很晚回來,她仍然要罵個夠吵個夠才肯去睡。每當他不回來,她胡思亂想睡不著,又把責任歸咎到我身上。在晚上,我的電腦總是關掉了聲音,我把顯示屏的光調得盡量暗,也盡量不用鍵盤,只為了瀏覽,我不知道為何還會影響他們入睡。為了不影響他們睡眠,有朋友要在晚上打電話給我,我也請他們第二天再打。可是昨晚,她講電話講到將近一點,我在不到一點半就關機睡覺。她在第二天睡了個午覺還要突然對我發脾氣。

她說是我不叫爸爸,趕走了他。我是不叫爸爸很久了。但是我從沒聽說過一個男人出外鬼混是因為他的兒子不叫爸爸。全部親人都說,他會去包二奶,全在於我不叫爸爸。然後全部人勸也好逼也好,要我叫爸爸。他們說叫一句爸爸很容易,那是因為他們不是我。好了,兩天前我叫了他爸爸。但一到星期天他還是消失了。今天,她睡了個午覺,起來對我發起了脾氣。

祖父和祖母也在年輕的時候離了婚。祖母有沒有像她那樣歇斯底里?祖父有沒有拿他來做藉口?他的一聲爸爸又能否把祖父喚回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