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6-Feb-07 | 抽刀斷水 | (1849 Reads)

歷史,分兩部分考,每部分三道題,有三個小時作答。

中史,分兩部分考,每部分四道題,有三個小時作答。

通識,也分兩部分,每部分四道題,有兩個半小時作答。

歷史和中史,時間相同,題目數量不同,但都要求每道題至少寫兩版半的內容。中史和通識,題目數量相同,時間不同,但都要求每道題至少寫兩版半的內容。

香港的教育已變得"不像"應試教育。但香港的考試呢?依我看,香港的考試應有奧林匹克一樣的口號:更快,更強,更high。所謂high,如你所知,就是要像喝高了一樣,使自己產生幻覺。除了我之前說過的,在上考場前我們要閹割自己,此外在考場上我們還要催眠自己,令自己相信眼前的題目都是一道道可口的美食,令自己相信我們不過是一臺臺高速運作的寫字機器--如果做到這一點,那么前面那一點可以省略。

今天,通識老師說了一句足夠諷刺的話:你還拿著筆在想?你不能再想啦,一提起筆就要不斷地寫。一個怎樣的考試,決定了一個怎樣的教育。為了讓我們在考場上不需要思考,直接習慣性地寫出來,那么教育只能是一個訓練我們成為機器的過程。考場上沒有天才。天才需要訓練,但天才不是靠機械化的訓練培養出來的。

我不反對考試。像人們說的那樣,除了考試,找不到更好的方法篩選人才了。但我不喜歡考試,而且不是普通的不喜歡。三個小時內寫三道題勉強可以應付,但做到第四道題的時候,我就開始想嘔了,無論是心理上還是生理上。此情此景就好比在三個小時內和如花進行四次親密接觸一樣。古人早就發現,三是一個關口。劉備三顧茅廬,諸葛亮就感動得受不了了;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唐僧就憤怒得受不了了。但是,教育當局似乎認定了一句話: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勞其筋骨……教育當局作為這個"天",在降大任給我們之前,先苦我們的心智,勞我們的筋骨……

我不喜歡考試,但我也沒有辦法。在考場上我不是天才,在考場外我同樣也不是天才。我沒有像陳易希那樣的特長,所以也不能做一個飛人,直接從中五飛到大學去。老師看好我,家里對我充滿期待(把脫貧重任交給未來的我了),可是我對考試越來越厭惡。我討厭這非人的生活,非人的考試。

或許,我家脫貧無望了。而我的出路又在哪兒?

相關閱讀:非人


[1]

With your logic and proficient use of language, you can definitely be a lawyer...don't give up man!


[引用] | 作者 暗黑的卡夫卡 | 27-Feb-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to 暗黑卡夫卡

多謝你的鼓勵。不過我應該是沒有可能成為律師的。
1,我英文很差
2,如果我做律師,打官司可嫩會演變成打架


[引用] | 作者 cow | 27-Feb-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