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30-Jun-06 | 抽刀斷水 | (177 Reads)

在新聞上,看到有些高考的學生哭得很傷心,我開始擔心明年,我會不會哭得那麽傷心。我這個自命瀟灑的人,到時還能不能裝得很瀟灑。

我很少向人提到的是,我在國内的時候已經參加過高考,總分400多,屬於需要垃圾大專收留,而無法上本科的人。我知道那個成績的時候,一點也不傷心,因爲我的後路早就注定了要來香港。

2002年的最後一個月,我到香港,拿了身份證又回去。我在興寧一中三年級9班消磨了最後的快樂時光。那時我的生活很有規律:上午前三節課,睡覺;后兩節課,做完廣播體操,精神大振,和同學聊天,一直聊到中午放學;吃完午飯回來繼續睡覺。有時候,睡完前三節課,就背著書包回家了,如果心情好的話,也會編個很爛的藉口向班主任請個假。只是很少會心情好。

於是我考了個丟人的400多分。

可是明年,我再無退路了,除非我還想回到國内去讀那些騙人錢財的垃圾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