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0-Jun-06 | 文人放屁 | (309 Reads)

已仙游的文壇老前輩巴金在抗日最艱難的時期曾寫過一文《》。多年前,此文出現在國内的中學教材裏。介紹裏寫到巴金說,在日侵最黑暗的時期,他對抗日的形勢仍充滿信心。

當時我年少氣盛,覺得巴金這句話說得太假。事實上我對許多抗戰作品所表現出的革命樂觀情緒都比較懷疑。然而,數年過去,覺得巴金樂觀,也許不假。

之所以想起這件事,是因爲豆腐的悲觀主義。我勸她樂觀一點,反被指我也是個悲觀主義者,只是稍微比她自信一點而已。想一想,她也許說得沒錯吧。

但正確來説,本人是樂觀與悲觀並存,自信和自卑同在。

比如,本人時而對自己的前途充滿信心,以爲將來必有一番作爲,時而又覺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黑暗,連老婆都可能娶不到。又比如,本人一方面自信是個人才,一方面又自卑不被人理解和喜歡。所以我找了一句話來安慰自己:知我者希,則我者貴。

"知我者希,則我者貴"是老子說的。老子的本意,"我"可能並不是單純的指我,而應另有他意。但我很願意將這句話理解為:知道並能理解我心的人太少了,所以我這種人才顯得珍貴。

罷了,罷了。權當一切都是我的一廂情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