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02-Jun-06 | 往事如煙, 風花雪月 | (434 Reads)

沒有記錯的話,那是2001年的下半年某一天。我和表哥、母親在興寧城一飯館裏。我聽到一個人喊另一個人的名字:王莉。順著聲音望去,我看到了一張陌生又熟悉的臉。

我沒有辦法肯定這就是那個已經"失蹤"四年的人。我甚至不相信我可以再見到她。我曾以爲我再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必定激動萬分,像撓痕撓了一萬年終于撓對了地方。然而當她終於再一次出現,我的心情卻遠沒有達到激動萬分的程度。

而且,我不能讓母親知道我認識她。

事實上,她還認不認識我,都是一個謎。

我第一次見到她應該追朔到很久以前。不記得那是小學一年級、二年級還是三年級。在母親的藥店旁邊是石馬鎮的工商所,王莉的父親就是工商所的一位職員。

据我所知,她不是石馬人,而是龍北人。她父親在石馬工作,所以她在石馬讀書。後來,她父母離異,她不見了。關於她,我知道得並不多,但我總是聽到大人們談論她的家庭,她父親的婚姻。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她又出現了,有朋友告訴我,她叫王莉。我一見到她,便喜歡上了她。我甚至情不自禁唱起了歌。那時,我年僅13嵗,像個神經病一樣。

之後,她又消失了,像雨像風又像云。

上了初中,我意外地發現,她居然就在隔壁班。

她成爲了一位叫做"阿輝"的朋友的女友。阿輝雖算不上是我十分要好的朋友,不過有時會在一起玩。有一次和他們出去,我看到了王莉,和他在一起。這才算和王莉正式結識,但我很無奈,在這樣的情境之中。

很奇怪的,她居然問我有沒有女朋友,如果沒有就幫我介紹。我回答她,沒有。然後更加奇怪的,我勇敢地告訴她,我喜歡的是她。

她給我的回復是,如果能在認識阿輝之前認識我,她會做我的女朋友。

聽到這樣的回復,我真是又興奮又悲哀。至於她是不是騙我,我從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坦白地說,在我二十餘年的人生中,我甚少懷疑女人

之後的事情,我不知道算不算兩人相戀了。但我們秘密地保持書信來往。幫我們傳遞的是她的"弟弟"。自從我上高中后,我不斷地忘記一些老同學的名字,其中連他的名字我也忘了。她的弟弟,這段故事的最重要的見證人,我在上高中后也再沒見過。

就在那時候,我的母親偷偷搜我的書包。她可能早就開始搜查我的書包,只是到了那時才有所斬獲。我的老母找到了王莉寫給我的信。上面署了王莉的名字"莉",卻被母親當成了鄒勉麗。如果說鄒勉麗和她有什麽關係,那就是喜歡鄒勉麗的其中一個人是她的"哥哥"。

我曾為她做過一件愚蠢的事。數學老師有一次把我叫到他的房間,幫他批改試卷。然後他離開,把我一個人留在房間裏。當我改到她那份試卷的時候,發現大部分都是空白的。那時候,我決定了要幫她。所謂幫她,就是幫她在那份試卷上做上答案。我盡量把答案做得好像是由她做出來的。但要知道,這點伎倆,哪能瞞得過老師的法眼。雖然老師一直沒有揭發出來,但我相信他肯定知道怎麽回事。還有誰會傻到我這樣的地步?

關於她,有一些補充。她喜歡赤腳。在學校,經常可以看到她脫了鞋在走。她熱愛勞動。在勞動課的時候,我看到她總是很活躍,她甚至可以和另一位女同學擡一桶水上樓。她長跑不錯。在學校運動會上,她曾是女子800米季軍。

上了初中二年級后不久,她又消失了。直到我在那個小飯館裏再一次見到她。

在餘下的將近兩年的初中生活裏,我根本無法忘記她。在此期間也許我曾經有喜歡其它的女孩子,但始終沒有人可以動搖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我也沒有再嘗試去深愛別的人。在我的日記裏,寫滿了一句話:她在哪裏。這本日記,我曾經以爲藏得很秘密。就像當年開始遺精的時候,我也是這樣偷偷把内褲藏起來。但後來我才發覺,在我媽眼皮底下,我從來沒有過秘密。

在那些渺茫的歲月裏,我並不是完全失去了王莉的消息。我曾聽説,她沒有讀書了,她吸毒了……

原文

相關閲讀:《白色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