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4-May-06 | 文人放屁 | (278 Reads)

我哭了整整一天一夜。那個人一直靠牆趴著。後來,那個人掀起蓋住臉的頭髮,姿勢嫵媚得像掀頭蓋的新娘。之後,我的眼前便出現了一張熟悉的臉孔。那不是上帝的臉嗎?雖然比以前消瘦了很多,但顯然這不可能是上帝之外的另一個人的臉。

"你不就是我的老夥計,上帝嗎?"我雖然還在掉淚,但已經沒有哭聲。

"你說是嗎?"

"靠,你閉門寫小說寫了三個月,連人品都變了,學會騙人了。快交待,你完成工作了沒有?"當我確信眼前人是上帝的時候便破涕為笑了,並第三次蹦到了他的頭上去,而這次是因為高興。

"小說沒有寫成。這三個月來,我都在按你的指示,進行了全面而深刻的反省,不眠不休地反省,反省得我差點都忘了自己是上帝。"

"那反省出什麼成果來了沒有?"

"成果相當重大,就是我根本不適合寫小說。我能夠認識到身體和愛情是人間的東西,卻未能認識到小說其實也只是人類的玩藝,實在不應該由我來寫。現在我明白了。就算我會寫,寫了也未必有出版商願意幫我出版;就算突然有出版社瞎了眼出版我的書,那也未必有人願意看,更不太可能會有人喜歡看了。我不願相信這人類全是瞎子。雖然這世上本來就有很多人喜歡我,但這說明我只是他們的偶像,而寫小說是另一回事--是偶像辦不到的事。"

"嗯,這宣告你證明自己是小說家的行動已經失敗。"我得意地笑,接著發現他的衣袋有異常,"你那鼓鼓的衣兜裏是什麼?"

上帝掏出一團紙給我。我小心翼翼把紙團展開了。那是一篇小說,很長很長。開頭是這樣寫的:

那絕對是不平凡的一年。那年的那天,我走到小混的身後,使出吃奶的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被嚇得從地上彈起來,騎到我頭上來了。我興致勃勃地說:"我決定要寫一篇偉大的小說。"於是又把小混嚇得從我的頭上摔下去。

…………

不知為何,很注意保護版權的上帝,這次卻沒有在他的這篇小說裏署名。

"幫我給它起一個名字吧。我親愛的朋友。"上帝對我說。我不言不語拿著稿紙進了我的房間。我的房間在上帝房間的對面,相隔不到十米,所以他要找我或者我要找他簡單來說就是串門那麼方便,不需要使用地鐵、巴士、自行車等任何交通工具。

三個月後我從房裏出來。上帝看到我就笑起來:"你變成我了。"這時我看到他打掉的那顆牙齒已經長回去了,似乎更加有生命力了。他從懷中掏出一面鏡子,用袖子擦了幾下鏡面,然後遞給我。

"你自己看吧。"

鏡子中有一個人長髮披肩、滿腮鬍子,恐怖極了。毫無疑問,那就是本人。

隨後我告訴他我幫他的小說起的名字--上帝的小說。

(完!)

回顧:() 、() 、() 、() 、(


Technorati : 上帝, 小説
Ice Rocket : 上帝, 小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