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陳牛 | 15-Apr-12 | 電影有讀 | (422 Reads)

在幾個月前,《春嬌與志明》出第一個預告片的時候,我就說過對這部電影沒什麼興趣。一來,看彭浩翔電影無非就是看他的小聰明,但預告片完全沒有表現出它有什麼看頭;二來,又是涉及中港兩地,我的第一反應是會不會太氾濫了點?

最後,我仍然在兩位朋友的推薦下,去看了這部電影,比我想像的好,甚至是令人滿意的。但令人反感的事仍然發生了,不是看了電影,而是看了兩篇影評。

一篇是曾志豪的《春嬌與志明的政治含意》,劈頭一句就是:「《春嬌與志明》,不止愛情故事,而是一個,政治寓言。」正如前面所說,我極討厭再看到一部以一個愛情故事來影射中港政治的電影,更加討厭這種牽強附會的解讀,更大的問題,是曾志豪在「而是一個政治寓言」中間用逗號隔開的煞有介事,那種煞有介事就好像只有他發現了這個「驚天大秘密」一樣,而事實上,這種解讀實在俗不可耐,看得眼睛都要流淚抗議了。

如果要說這篇影評最大的問題,就得先抽出兩句話:一句是前面的「這是徹頭徹尾吹捧大香港主義、抗拒聽從北京命令的一部香港電影」,另一句是後面的「中港融合只是你情我不願,不能說是霸王硬上弓」。「吹捧」的用詞錯誤,以及「大香港主義」的不知所謂,就不說了,最奇怪的是文章的邏輯,既然「抗拒聽從」的是「命令」,那又如何「不能說是霸王硬上弓」呢?「命令」是可以討價還價、有商有量的嗎?

那一句「縱使給我們許多自由行,縱使自由行帶了很多人仔,但香港人還是不愛你們」,獨立成段,正是全文的中心所在。此句看似是曾志豪對電影的一種解讀,實質上是他自己在為自由行喊冤,為大陸遊客喊冤,覺得港人得了大陸人的便宜卻又虧待了大陸人。

另一篇是林輝的《只能回望的春嬌和志明》,比曾志豪一文少點「霸王硬上彭導」式的解讀,但文章最後一句卻把全文都破壞掉了:「那個似乎是大團圓的結局,也許更似是香港人的自卑和自我安慰。」

有了這一句,前面的那句--「只是這種愛、這種不變,卻沒有包含任何進步;他們在新生活、新愛情中恍似甚麼也沒有學到,只是不停地回頭、不停地重複。」就不像只是在說志明和春嬌的愛情了。我彷彿聽見林輝在說:你們香港人啊,沒有任何進步,只是不停地回頭,不停地尋找老味!然而,對香港人的這種批評是否正確?是否中港融合了才叫進步?

推薦我看這部電影的兩位朋友,一位香港的朋友,一位是北京的朋友,北京的朋友說片中的北京是被美化的。如果你非要從中港政治的角度去看《春嬌與志明》,請不要忘記我那位北京朋友的話,至少你要先還原一個真實的北京再來談香港的不好。其實,電影裡也不是只有春嬌和志明一對戀人,黃曉明和 Brenda 那一對更是成功達成中港融合的例子,只是這段關係比電影中的北京更戲劇化、更超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