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8-Apr-06 | 抽刀斷水 | (2400 Reads)

  五月天的歌,我最早聽的是《瘋狂世界》,而且是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時候鳳凰衛視有個音樂節目,梁泳斌主持,現在梁永斌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其實後來我沒怎麽注意到五月天,直到近兩年五月天重新飆起。    

  《瘋狂世界》這首歌給我留下了很美好的印象,那種呐喊式的聲音能與我產生共鳴。可是我連歌名都不記得,一直以爲是《我想飛》,因爲我也想飛,所以找了很久都找不到那首歌。踏破鉄鞋無覓處。

  直到有那麽一天,我在6A班聽到了《瘋狂世界》。我問坐在電腦邊的同學,是誰播的這首歌。她答,yammi。

  呵呵,沒想到兩個經常針鋒相對的人,在某些方面的興趣取向卻很相近。

  我終于找到了一直在找的歌《我想飛》,原來它叫做《瘋狂世界》。(我希望有一天這句話可以這樣理解:我終于找到了我一直在找的人,原來她的名字叫做……)

附歌詞:

如果說了後悔 是不是一切就能倒退
回憶多麼美 活著多麼狼狽
為什麼這個世界 總要叫人嚐傷悲
我不能瞭解 也不想瞭解

*我好想好想飛 逃離這個瘋狂世界
那麼多苦 那麼多累
那麼多莫名的淚水〔傷悲〕
我好想好想飛 逃離這個瘋狂的世界
如果是你 發現了我 也別將我挽回

想了你一整夜 再也想不起你的臉
你是一種感覺 寫在夏夜晚風裡面
青春是挽不回的水 轉眼消失在指間
用力的浪費 再用力的後悔

老實說,歌詞中的頽廢主義色彩相當吸引人。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60428#crazy_world

Technorati : 五月天, 瘋狂世界
Ice Rocket : 五月天, 瘋狂世界



[1]

死水             聞一多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
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
爽性潑你的賸菜殘羹。

也許銅的要綠成翡翠,
鐵罐上銹出幾瓣桃花,
再讓油膩織一層羅綺,
黴菌給他蒸出些雲霞。

讓死水酵成一溝綠酒,
飄滿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們笑聲變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麼一溝絕望的死水,
也就誇得上幾分鮮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聲。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這裏斷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
看他造出個什麼世界。


[引用] | 作者 聞一多 | 01-Sep-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喜歡“死水”說了些很白很白的話!


[引用] | 作者 getup88 | 17-Sep-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