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02-Apr-06 | 往事如煙 | (719 Reads)

我認識的人之中,曾有一個人叫"常盤貴子",還有另一個人叫"吹風機"。"常盤貴子"原名潘紫娟,"吹風機"原名陳奉京。

潘紫娟是我高中兩年的同學,常盤貴子這麼牛逼的名字,一聽就知道是我給她起。有一天她說用拼音打我的名字出來是"吹風機",從此我就成了吹風機。給人家「吹風機」這麼傻逼的名字,除了常盤貴子,還會有誰。

高一剛開學的時候,常盤貴子坐在我後面。那時,我是剛從大山裏出來的人,臉上的笑容沒有受過污染,據說既燦爛又單純,在人類世界比較罕見,絕不像現在,不笑還行,一笑就會馬上被人鑑定為淫蕩。事實上淫蕩這個詞用在男人身上實在不怎麽合適,無異于用"美女"來形容八兩金。那時的常盤貴子也同樣笑容美好。令我最印象深刻的就是她和臀叔在軍訓時照的一張相片,他們都笑得很美好,令人懷疑軍訓原來是一種享受。我喜歡常盤貴子的那種笑容。那是一種怎樣的笑容呢?如果你認識陳晶,請看看她現在的MSN頭像(剛才看見她把頭像換了,仔細一看原來是有人扮她。被人騙了,好傷心啊,我不想活了),常盤貴子那時的笑容大概就是那樣的。當然,她們的樣子很不相同。

臀叔也是我的高中同學,多年的朋友。他因爲屁股長得大,出於尊重,故大家稱其臀叔。別以爲我的屁股夠大的,臀叔的屁股大我的至少一倍,乃興寧一大奇觀。

然而,這些都已經一去不返。事實上早在讀高三時,常盤貴子就偶然會跟我說,她很懷念我以前眯著眼單純地笑。其實,眯著眼笑這一特點一直沒變,因爲天生如此,但是已經從單純"進化"到了淫蕩,具有劃時代的意義。這個過程我只不過用了幾年時間而已,説是天才一點不錯。一般人用同樣的時間,頂多只是披張唬人的狼皮,事實上本質還是一只綿羊。

當年有一哥們特別喜歡常盤貴子,他是陳龍,出於尊重,稱其為龍叔。在我看來,他倆的關係一度接近於情侶。但後來不知道甚麼原因,兩人越走越遠。据龍叔所言,是因爲他向她做了表白,她接受不了。常盤貴子的性格大概很接近於xx,一說到愛情就變得冷漠無比。世界上很多這樣的刺猬,只能保持距離。

高考后,潘紫娟考上了大概是廣東最好的外語大學--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據説那裏美女如雲)此後至今,我們至少三年未見過面。再也沒有常盤貴子,也不會有吹風機。

今年春節回到鄉下,龍說他有潘紫娟的手機號碼。於是我和她發短訊聊天。她說,她在網上看到了我的文章。僅此而已。本來想騙她出來見個面,但她很不給面子。

原文

Technorati :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