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8-Sep-06 | 抽刀斷水 | (498 Reads)

暑假回到鄉下的時候,關於祖母的病,表哥這樣對我說,生老病死是正常的事情,祖母也有一把年紀了,如果她去了不要太傷心。我不太清楚當時他說這樣的話是自我安慰,還是安慰我,或者是一同安慰。意思即是,那一刻他是否真的看透了生死。

然而世事難料。不久之後,我的祖母沒死,表哥的祖母倒先行了一步。我也不清楚表哥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情如何。看淡生老病死,不是易事。

今天又聽到祖母病重的消息。我最近被家裏的問題搞得心力交瘁,聽到祖母的消息時我已無力激動。心力交瘁時,人已麻木。麻木和無情的分別就是我和那個男人的分別,我已看不到他對親情甚至他的母親還有什麽眷戀。我懷疑,祖母有朝一日離開了,不僅是她本人的解脫,還是那個男人的"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