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30-Nov-05 | 抽刀斷水 | (276 Reads)

  上個再上個星期的星期六,學校思健學會去了一趟葵涌醫院,做義工。雖然我期待與那些院友交流,但因沒有經驗,有點緊張。

  在我鄉下,神經病大多都凶巴巴的。他們在街上遊蕩,無人理會,屬於已被抛棄的邊緣人群。在我鄉下,有一個專罵共產黨的,連共產黨們也拿他沒辦法;有一個在學校門口唱山歌罵老師的,但也會拿著魚檔上的刀追著學生跑,不過有的學生犯賤,怕又要去激怒她,真的被她劈死了誰負責啊。後來這些瘋子有一兩個死掉了,而這近一兩年的情況,我就不知道了。

  思健學會的同學通常把精神病患者和智障患者混誵。事實上,有時候這的確很難分清。我們的主席曾試圖去攙扶一位院友,結果被對方串了一句:她還不至於病到要人扶。看看,他們多聰明啊。

  我們的節目流程是:1,自我介紹,2,傳舞功,3,做手工,4,齊獻唱。

  最好玩的是傳舞功,我的意思是看他們跳舞很好玩。我沒怎麼參與進去,因為我不會跳舞,而且我的主要責任在於控制時間。在傳舞功進行期間,曾陪一位院友去廁所和買雪糕。當然,他是男院友。

  在整個活動中,有一件很抱歉的事情,就是我把一位積極參與活動的義工當成院友了。活動結束後,miss馬表揚了我,實在令人意外。我覺得我的表現很一般,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以後還有兩次義工。我實在不知道以後還能做什麼。我身為副主席,在此表示慚愧。

http://hompy.netvigator.com/main/page/cowcfj/20051130#kwai_chung_hospital

Technorati : 圓玄一中, 思健學會, 葵涌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