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16-Jun-05 | 抽刀斷水 | (442 Reads)

今天,香港道教聯合會下的十多所中學、小學和幼稚園在尖沙咀文化中心齊聚一堂,舉行聯校畢業典禮。 圓玄一中是其中一間中學,而我則是圓玄一中的其中一名中五畢業生。

畢業典禮的一個環節是,一名學生上臺代表這十多所學校的畢業生致辭。我很驚訝,以前在大陸經常莫名其妙地被一些"學生代表"所代表,沒想到在香港又被代表了一次。我什麽時候才能自己代表自己呢?

在出發去參加聯校畢業典禮之前,在學校收到了學校考試的成績表和畢業證書。說到成績表,有點氣。第一是因為我的體育成績,我全部項目都有考,而且考得還算不是太差,可評級只有"E",離不合格僅半步之遙。而我的一位同學有一個項目沒有考,而其他項目也不是考得比我好,卻同樣也有"E"。其他的一些同學,也有類似情況,不過我是最慘的一位。唯一的解釋是,我們都被那位全校唯一的男體育老師"針對"了,因為我們平時都不怎麼鳥他。心裏有氣的另一原因就是我的宗教科成績,只有14分。事實上,我第一個學期的宗教科成績是15分,第二學期是14分,現在同樣也是14分,也就是說一直都是這水平,沒有好過。我以前不氣現在很氣是因為在占60分的默書題大部分我都默對了,卻因為我寫簡體字而扣掉了分數--不可否認,宗教老師事前有講清楚不可用簡體字,我的的確確違反了他的規定,扣我分似乎很合理,但是不合情,因爲他明知我從大陸過來才兩年不到,會寫的繁體字不多。這位老師去年教我中文也是這樣的,比如寫作文。語言文字的偉大之処就是靈活,一種意思可有幾種表達方式,但是他非要在我的作文中改成他的表達方式,他認爲我的句式是錯誤的。寫了十幾年漢字,第一次有人告訴我這樣寫是不對的。我很氣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好像正是他這一扣,使我失去了班上第一名的位置,這對於熱愛名利的我來説,多麽令人沮喪啊。反正今年400元的獎學金不是我的,我只有寄望會考了。400元的價值是,我可以買一條記憶體。(後來證實獎金是1000元,更加心痛,仿佛我不是沒有得到這筆錢,而是這筆錢本來就是我的被我弄丟了)

說到會考,就要說回昨天。昨天,我冒雨到屯門考完english oral,於是折騰了一個多月的會考總算結束了。如果考得不好,那可真是瞎折騰了。

原文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