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10-Jan-10 | 純屬瞎掰 | (53 Reads)

萬人逼爆立法會

一,

星期四,我打電話給B:明天有空嗎?

他說有。

我說:那一起去包圍立法會。

二,

晚上丁也在facebook上問我明天是否去包圍立法會。

我說是。

丁還帶了她女朋友去。世上稱得上浪漫的事情不多,送花送戒指只是一種庸俗的行為--除非花是自己每天澆水種出來的戒指也是自己親手打的;而和自己的愛人一起走上街頭抗爭,是真正的浪漫。有人說過:以人類的命運為自己的命運,人類就是自己的後代。

我也想帶個女戰友去,但是就算和某人沒有走至今日的形同陌路,我也沒把握能把她叫出來,因為她對政治不太熱衷。雖然我說要忘記她,但在某個時刻還是冒出了打電話把她叫出來的衝動。當然最後還是理智戰勝了情感,她連我電話也不會聽的。於是,我就打給S。我問她是否支持高鐵。她說不。我說好,那你跟我一起去立法會吧。可惜她說沒空。不過晚上她還是打了電話來問我怎樣,有沒有舉起手機來--她看了新聞。我說我已經回來了。

在網上看到立法會門口眾多手機一起發光的照片,漂亮得猶如《阿凡達》裡面的潘多拉星球。

那天是屬於我們的節日,我們手中沒有燃燒彈,沒有石頭,沒有槍砲;我們只是坐在外面唱歌、吶喊,並且痛罵那幫坐在立法會裡的無恥權貴。他們一邊拿我們的錢任意地揮霍,一邊說我們太礙事。誰才是這座城市的主人?

零票代表

他們不會理解的,從皇后碼頭倒下開始,他們就不曾理解過。城市對於他們來說,根本是與人無關的死物。無論何時,他們都不會承認:他們把城市搞砸了。他們一定會懷念過去,因為現在沒以前那麼容易了,城市的主人正在覺醒。

三,

穿的衣服不多,有點寒意,但我慶幸聽到了很多好歌,而且那天的氣氛比任何演唱會都要好。下次還可以再勇敢點,趁警察叔叔不注意,把貼紙貼到他們背上去。

四,

我記起曾寫過一首詩,《誰的森林》:

當年被逐出森林
我還年輕
當年我被逐出森林
僅因為憤怒的呼聲
我只是看不慣獵人
竟成為了音樂會的佳賓
貴族嘲笑完我的無知
便下達了驅逐令

過了多年我重回森林
在森林的入口
獵人正在回收
血跡斑斑的捕獸器
再布置上新的鉗陣

當我重回森林
陽光依舊照耀那片土地
我也依然年輕
只是我的森林夥伴
已剩下寥寥無幾
他們問我去了哪裡
我說我去了不遠的山嶺
來,我們馬上啟程
去不遠的山嶺

Sir Thomas Jackson

連Sir Thomas Jackson也舉旗支持我們。

[tags]立法會,反高鐵,高鐵[/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