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4-Aug-09 | 大千世界 | (76 Reads)

在鴨子當中,醜小鴨是一個天生的異類,但是據我所知並不是因為它真的長得醜,而是因為長得不一樣。在我們的文化中,很多時候與眾不同被視為是一種缺陷,有時候異類又被稱為異形,於是遭到排斥便成了所有異類的共同命運,因此醜小鴨也理所當然遭到排斥。

越是被排斥,異類在特立獨行的路上就會走得更遠。醜小鴨卻因同伴的排斥而感到煩惱,他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一個異類,更加沒有意識到向不同於自己的鴨子尋求認同,只會徒增煩惱。王小波寫過一隻特立獨行的豬,這隻豬的態度和醜小鴨就不一樣,他樂於做一個與眾不同的豬,而且一旦有人要把他的命運安排成和別的豬無異,他便誓死反抗。

通過王小波的描述,我們大概地了解到這隻豬的形象,他長得和別的豬不太一樣,「又黑又瘦」,而且「兩眼炯炯有光」,除了身手敏捷如山羊,還有可和貓媲美的彈跳力。但外貌上的不同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隻豬的生活方式很異於一般的豬,王小波插隊所在地的老鄉形容這是一隻不正經的豬--別人對我也常有此種「讚譽」,包括「不正經」和「豬」在內。我們必須知道,正經的豬只有兩種命運,不是貢獻自己的肉出來,就是貢獻自己的精子出來,而且都由不得它們選擇。而這隻不正經的豬,既沒有被閹掉成為肉豬,也不用去和自己不愛的母豬們配種並且不斷重複這種生活,由此看來不正經並不是件壞事,至少對豬而言就是如此。眾所周知豬八戒有人的形象,卻保持豬的本性;而這位特立獨行的「豬兄」(王小波對他的稱呼)仍是豬的形象,卻有人的性格。

成為肉豬或者種豬,與其說這是豬的命運,不如說這是人安排給豬的制度。所以那隻不正經的豬,他的不正經其實就是對制度的藐視和破壞,根據王小波的記述,這讓農場的領導很不爽,最後開了個會,終於決定要對他採取專政手段--這就不僅是排斥那麼簡單了。二十幾個人帶著槍去捉他,終究沒能把他逮住,還讓他逃出了農場。

逃出農場後,這隻特立獨行的豬還長出了獠牙--象徵他徹底脫離圈養的生活,王小波後來還見過他一次,也就僅此一次。王小波對這隻出走的豬念念不忘,並且有很高的評價,他說「除了這隻豬,還沒見過誰敢於如此無視對生活的設置」。豬兄出逃後,也許不再有農場裡那般的優越生活,但是接受圈養,也就等於接受別人對自己生活的設置,包括閹割和配種。此外,我還要提到醜小鴨的結局--雖然大家都知道。最後醜小鴨長大了,他才發現自己其實是一隻美麗的天鵝,也就是說異類其實也可以很美麗,那些懼怕被排斥的人最終只會成為平庸之輩。醜小鴨也飛走了--作為異類,出走是唯一的出路,但他和「豬兄」的分別是,那並不是他自己的選擇,他甚至曾經想成為鴨子的同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