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05-May-09 | 大千世界 | (86 Reads)

[2009/04/10 - 2009/05/05]

  • 引述 :『長毛等人,其實是確立了立法會議員的形象,而不是破壞議員形象。說到官員,他們到立法會表演「人肉錄音機」是例行工事,在敷衍議員之餘,亦當市民白痴。官員是文質彬彬的,沒有粗言,但卻是個空心木頭,虛有其表。那麼,政治家們想向下一代樹立什麼榜樣?』
  • 引述 :『拍照純粹是拍照,有些人說「其實我對牛下沒什麼感情」,因為別人去我就去。人們沒有發覺,自己不是在懷舊,而是在消費牛下,一個有時間限制的旅遊景點?』
  • 引述 :『不怕自認功利市儈的我們,有朝一日發現原來錢是可以蒸發,股市可以狂瀉。問責制無人負責,政治淪為化粧術,學校教的是考生不是學生。那,我們還有甚麼可以相信﹖』
  • 引述 :『開房有分時鐘和過夜,上面說的像酒店一樣的大約平均$100-$150一小時,最少開兩個鐘,過夜大約$380-$500一晚』
  • 引述 :『要不是因為最基本的是非被扭曲得太厲害,其實我也很樂意像他那樣,既宏觀又細緻地檢討整場運動中每個環節的是非得失與教訓。可悲的是,二十年後,光是把基本事實說清已舉步維艱,甚至是節節敗退,如今連「有沒有死人」的常識也得費一番唇舌去捍衛』
  • 引述 :『無論一個人的政治立場是甚麼,我們都應該公平公正地去報導他的言行,而不該因為他與我們的想法不一致而去把他塑造成「大罪人」。』
  • 引述 :『胡耀邦的主要功绩被认为是改革早期平反冤假错案,哪怕是毛泽东批的也照样平反,让很多蒙冤干部重返岗位。在当时,这需要魄力。 20年后的今天,面对尘封的历史,中共内似乎很少再现这种魄力。 』
  • 引述 :『连同这次算在内,朝鲜已经几次当众扇了中国的耳光,令中国在全世界面前丢脸!』
  • 引述 :『可是我只見到一種深深的敵意,罵臭了陳一諤,固然顯得閣下道德陣地的高尚,可是對於這段歷史的傳承,有甚麼積極作用?』
  • 引述 :『在六四以後關鍵的幾年間,對整件事的理解,已經由因為北京藐視學生要求,決定採用暴力,導致六四事件,而因為支聯會之故出現範式轉移,變成了六四(意義上、定義上)就是罪惡,早已定性,無可討論的一元論。』
  • 引述 :『吸毒/宗教儀式所以令人興奮沉迷,因為它能在不發生性行為時卻能刺激腦神經分泌出和性高潮一樣的神經化學物如瑪啡和多巴鞍等,例如meditation就可產生如在深層鬆馳狀態的腦波,而美國的嬰兒潮在6/70年代不少人都是為了此而嘗試毒品,毒品所以有作用,之所以會上癮,乃是因為腦被(智慧)設計成如此,猜猜是誰動的手腳?』
  • 引述 :『这不是一篇指点人们可以乱来的文章,因为性的进化成长最终还是要依靠性灵指导,是以成长为目的的。否则一夜情达人岂不是变成了魅力女性和魅力先生?事实正好相反,不用脑子的乱搞只不过是徒劳的挥洒体液,是性进化史上性价比最低的透支手段。』
  • 引述 :『这是一个带拉链的口袋,把你的mac装进去之后,夹在胳膊下面,就如同夹着一份报纸』
  • 引述 :『總之,法治上軌道,社會就不容易亂;至於一些人常常咎病的「立會亂狀」,其實是很表面的東西,完全不反映社會上的治亂狀況。』
  • 引述 :『1960年,何來一個「中華台北」呀!亞視新聞竟不惜篡改歴史,不想得罪北京!那即是說,中共加入聯合國之前、聯合國在1971年承認中共是中國合法政權之前,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根本不存在?』
  • 引述 :『用肚脐眼思考也应该想到,一百份问卷调查的任何一项结果怎么可能出现小数呢?』
  • 引述 :『容許地方獨立言論及相關政治活動並不代表太多自由及太亂,而是國家自信與容量的表現,日本在這方面值得嘉許。
  • 引述 :『他認為,羊毛出在羊身上,「為何不減學費?對學生來說最實用」。』
  • 引述 :『雖然國際媒體多以「豬流感」定名這波流感,仍有國際組織及豬肉商對此定名不以為然。』
  • 引述 :『他提醒考生勿以為面試環節才計分,因整個大學範圍都充斥着隱形考官。』
  • 引述 :『六四事件發生至今20年,中學會考歷史科首次提及六四事件。』
  • 引述 :『除了焦虑和逃避控制,常与拖延联系起来的,还有完美主义。费拉里教授认为,某些拖延行为并非拖延者缺乏能力或不够努力,而是某种形式的完美主义或求全观念的反映,他们共同的心声是"多给我一些时间,我可以做得更好"。』
  • 引述 :『只要把网瘾说成是一种精神病,家长失职就得到了掩盖。在我的暗访中,家长是最乐于相信这一点的:原来孩子是得了精神病,怪不得不听话,跟我的教育无关。这样的盲目相信加上媒体的宣传更加恶化,对于我调查的这个网戒中心,家长们对于网戒中心是盲目服从的。』
  • 引述 :『「他們稱呼我們為暴徒,並指我們反政府。」張在咖啡店受訪時輕聲地說:「我們不是反政府。但我們反對他們當時所做的事情以及方法。為何他們使用軍隊鎮壓自己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