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16-Nov-08 | 抽刀斷水 | (277 Reads)

一,關於網誌

「網誌」,是"blog"的中文翻譯的其中一種,特點是樸實莊重,而且兩岸三地通用。

大陸普遍叫「博客」,而台灣是「部落格」。「博」字音意兼譯,本是一個很不錯的叫法,可惜早年被方興東拿來惡心壞了。他竊取了他的合作夥伴王俊秀的翻譯成果--很多人都知道,真正最早把blog翻譯成博客的是王俊秀;方興東還自稱「博客之父」,最令人惡心的是,他不斷推出一些所謂的關於博客的研究來歪曲blog。當年,cnblog.org發起一個「我不是博客」的活動,就是衝著惡心的「博客之父」去的,得到不少的響應。據我所知,早期的中文網誌年會也是在cnblog.org大力支持下搞起來的。這年會要是由敬愛的「博客之父」來搞,恐怕比「博客網」更早倒下呢。

就當方興東是「博客」翻譯者吧,可誰聽說過「黑客」或「閃客」的翻譯者會自稱「黑客之父」或「閃客之父」?

去掉方興東這個「嘔像」的因素,「博客」還有一點不好的地方,就是一個詞包含了blog和blogger兩種意思。在這方面,台灣就做得很好,blog叫部落格,blogger叫部落客。

「博客」的問題並不在這個「客」字,聽不少人說過,明明是blog的主人,為何卻叫「客」。這些人中文學得不夠好,曲解了「客」的意思,「客」可不止「客人」一種意思,還包括指「某一類人」,比如「刺客」、「嫖客」、「政客」、「俠客」等等。所以把blogger翻譯成「博客」沒有問題,問題在於blog不該同時也是「博客」。blog叫「博」就好(不是把「博」當作「博客」的縮寫),或者就叫「網誌」也不錯,只是後者稍微直譯了點,不夠生動。其實如果把blog翻譯成「網誌」,那也還缺一個blogger的翻譯。

「中文網誌年會」取用「網誌」這一叫法,顯示出這是一個比較正經的會議。有趣的是,年會上的講者幾乎都不用「網誌」這個叫法。不如就當「網誌」是書面語,「博」是口語好了。

二,在路上

星期六早上五點鐘起床,不算太辛苦,因為前兩天晚上都比較早上床(雖然上了床仍在掛念著某人而睡不著,但閉著眼睛總該有利於休息的)。不過,由於等車花了點時間,最終到達上水的時間還是遲了十幾二十分鐘,幸好Ryan沒有貫徹「逾時不侯」的原則。

在坐著和諧號去廣州的途中,我們做了很不和諧的事。先是小兔黑黑向大家播放他錄下的貓叫聲,他讓我們猜是貓的甚麼叫聲,我們猜是打架聲,他的答案是叫春聲。可見那叫春聲真夠撕心裂肺的,如果人類也會叫春,我估計我這兩天的叫聲更攝人心魂。

我說,我也有貓叫聲給你們聽。說完,我就拿之前在從又一城log on一個玩具上錄下的叫床聲給他們聽。

有人問:真是貓叫聲?

我哈哈大笑,說:不是,是呻吟聲。

三,年會進行中

今年年會在廣州的星海音樂學院內一個類似廢棄工廠的地方舉行,很有革命根據地的味道,可惜會場音響設置不太好,回音比較大,影響收聽。

開幕的第一個講者是安替,聲音雖然響亮,但沒有抑揚頓挫,催眠效果不錯。到第二個講者時,整個會場已經比較吵了,郭大蝦跑上去叫大家尊重講者安靜一下,好玩的是大蝦是從講者手中搶過來的麥克風。

去年的年會給我留下最大印象的,是在大屏幕上顯示的人人都可以參與的微博聊天。這次我借jansen的手提電腦在上面也說了幾句,好滿足啊。那時十一點多吧,我說的第一句是「甚麼時候吃飯」。後來有一位講者講到中文分詞,舉例說「喜歡(開寶馬的人)」和「(喜歡開寶馬的)人」是不同的,我就在微博上說前者是述賓結構,後者是偏正結構。我承認,這是中文科學生的職業病發作。

整個年會其實比較悶,下午倒是有一個亮點,就是在B會場舉行的以「女性與blog」為主題的pannel discussion。觀點正確與否倒不必計較,關鍵是有趣。比如魏武揮說「女人寫博是表現自己,男人寫博是粉飾自己」,若是計較觀點的正確,魏武揮的看法當然算不得準確,因為表現自己和粉飾自己其實沒有分別,都是把自己的優秀一面展現出來,收起不好的一面嘛,但經魏武揮這麼一說就有趣多了。

這場討論因為氣氛很好,所以超時了,下一場的講者周曙光先是提醒主持人時間已過,但討論正進行得激烈,怎能停下來,然後他就在大屏幕上搞他自己的東西。「女性與blog」完後,大家作鳥獸散,周曙光大喊「同學們,別走哇!」。結果,我估計差不多走了一半的人吧。我也走掉了。

之後去了酒店,從酒店回到會場,jonathan請大家喝啤酒和吃羊肉串。他還跟台灣的工頭堅提起對方多年前在那英《征服》MTV裡的激情演出。這事我們之前在plurk上討論過,紛紛表示羨慕。年會是沉悶的,這些場外的交流才真正有趣,也是我去年會的目的。

之後便是punch party,是台灣的朋友帶來的特備節目。節目相當不錯,可惜留下來的人遠沒有白天的人多,導致party結束食物也剩下不少。這次punch party,香港的sidekick也是六個講者之一。

四,吃和住

中午吃飯時間,每位參加者獲派一張價值六元的飯票,飯堂就在旁邊。食物的質量不高,但同行的朋友都說比想像中好。而我想起了以前在大陸讀書時,在學校的飯堂裡吃飯的日子。

夜晚朋友本來打算組織香港和台灣的blogger一起吃飯,後來沒有搞成,只有十幾個香港blogger去了吃台灣火鍋。一邊吃火鍋一邊聊天也不錯,只是我一吃火鍋就不知道飽,直到發覺時肚子已經快要炸開。

我們住的酒店叫南亞星,離會場很近,一開始不知道,打的反而兜了一大圈的冤枉路。南亞星所處並非鬧區,是打炮的極佳場所。我和小兔黑黑同住一間雙人房,還算乾淨,在乾淨的地方我們才能……忘了說,小兔黑黑其實是男人。可憐的angus住的是大床雙人房,牆上掛著艷照,較低處還有大戰後留下的痕跡,用特殊材料畫出的地圖若隱若現。可想而知,到南亞星的朋友都不太愛帶套。angus後來更在白色的被子上發現雞毛,嚇得他說今晚要在凳子上睡了。angus還說他在浴室高處發現不明物體。我說,不會那麼厲害吧。他說,所以我只能往好處想。我又說,那也不會是鼻涕吧。

安全套

奇怪的是,南亞星這家酒店居然不提供套套。如你所知,現在大部分酒店都會在房內擺著不同品牌的套套供人使用(如圖所示),當然是要錢的,南亞星居然如此純潔。南亞星的本子上還寫著不招待衣衫不整者,實在太可愛啦。

當晚,我蹲在馬桶上時,傳來男人吼歌的聲音,唱的是「小芳」。考慮到這歌聲將有可能影響到我的睡眠,於是我決定給南亞星改一個名字,就是「屌那星」。

五,年會上的人

年會的幕後主腦毛向輝看著有點像我今年做暑期工時的頭兒,走起路來步伐自信,頗有氣勢。

和胖子果然是一個胖子。一個重量級的人物常常是因為他的體重。

田中小百合其實是一個高大的男人。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田中奏摺不是她寫的。他本來應該請我們吃飯的,因為他最近又將能領到五千元

一直以為郭大蝦是比較嚴肅的人,但我經常看到他笑。笑也是一種力量啊。

去年會的一個目的是認識人,但這個目的基本上沒有達成。sidekick雖然很努力地介紹香港blogger給人,但到頭來他們肯定仍會不知道我是誰,而我也沒有名片派發。結果呢,反倒是和同行的香港blogger更熟悉了。

六,歸途

星期日中午吃了飯,我和jansen夫婦決定提前離開,其他的香港blogger則說聽完年會才走。

和諧號上的一本雜誌牛皮吹得好大,說京津城際鐵路中國擁有完全的自主產權,好像那是中國自己研發的一樣,實際上是從德國購買的技術。又說當時的談判非常成功,讓德國公司第一次派來的談判代表「引咎離華」。甚麼叫「引咎離華」呢?

到了深圳,jansen夫婦去拍拖,我就先行回港了。

(用手機拍了些照片,稍後再補吧)

中文網誌年會

(by Charles Mok)

你能在這張照片中找到我嗎?

[tags]cnbloggercon,blog[/tags]

Technorati : blog, cnbloggercon


[1]

過路的! 很高興認識你的博客,有空也到 我的新浪博客 坐吧!

Poseidon
[引用] | 作者 Poseidon | 16-Nov-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