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17-Oct-08 | 文人放屁 | (193 Reads)

原來的問題是,我是誰;問題後來變成了,我是不是楊佳。我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正坐在牢中。我遭到隔絕,而我對過去發生的事卻幾乎一無所知。

每天準時地從門外傳來聲音:楊佳,吃飯。然後門上開了一個洞,塞進來一碗飯,我就開始思考我是不是楊佳。因為我若不是楊佳,那碗飯顯然就不該由我來吃。最終在飢餓中,我屈服了,我只有在意識中承認了自己是楊佳。

我是楊佳。

而這只能持續一碗飯的時間。之後,我又會回到是不是楊佳的狀態。

一個人到了獄中,最先思考也思考最多的問題是,要怎樣出去。這個問題我還沒想過。因為我還沒搞清楚,我是如何進來的。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也就這個意思。哦,對了,孔子是誰,我為甚麼記得這樣一個人說過這樣一句話。他或許與我入獄有關。而我不僅和世界隔絕,也和過去隔絕。我連自己在牢中已坐了多久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每隔一段時間就有飯吃,然後我就要思考我是不是楊佳。可見,在我得到食物之前,必須經過痛苦的思想煎熬。就因為這樣,後來,我得了飯碗恐懼症。

如果給我供應的飯是永不枯竭的,那意味著我的思想困境也永無止境。

某一段時間,我開始思考孔子是誰。這個問題比我是不是楊佳容易弄明白。我的腦海裡只出現過一副面容,那副面容英俊得令人難以相信,我曾一度懷疑那是不是我的戀人。當我想起孔子這個名字,並研究他是誰的時候,我為那副面容找到了主人。那應該是屬於孔子的。然而,我是不是楊佳仍然是一個問題。

忽然有一天,從上面的窗子飛進來一張紙條讓我的監獄生活有了點改變,上面寫著六字:楊佳,你還好嗎。我沒有理他,因為我沒有筆。過了一段時間,又飛進來一張紙條,上面是:楊佳,你死了沒。我還是沒有理他,因為我仍然沒有筆。直到下一次,前面的洞口打開時,我對著那個洞口開了口,我說我要筆墨。

「你終於肯交代你的犯罪事實了吧。」說完,丟進來一支筆。

又過了一段時間,紙條如我所料又一次飛進了我的地盤,上書:死沒死,都給個回應。

我把紙反過來,寫上:你是孔子嗎?

很快,又一張紙條飛入,寫著:你先告訴我你是否楊佳。

我想了想,寫了一個「是」,飛了回去。為了充飢,我承認了自己是楊佳;為了弄清楚對方是不是孔子,我為何不能承認自己是楊佳?

我把紙條飛出去不久,突然,後面的牆穿了一個大洞,足夠我的身體通過。當我正在想這次送飯怎麼這麼有創意的時候,一把聲音傳來:楊佳,快出來。

這句話和「楊佳,吃飯」一樣,在我想清楚自己是不是楊佳之前,不能作出相關的行動。如你所知,我沒有出去,直到那個大洞被人補上。當然,孔子我也就沒有見著。而前面的門洞依然每隔一段時間便打開,然後我要繼續面對我是不是楊佳的問題。

我還在獄中,正在寫下我的故事。此時我才發現這是一場夢。楊佳不曾存在,我也不曾存在。存在的是,你現在看到的這個故事,以及看故事的你。

[tags]楊佳[/tags]

Technorat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