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4-Sep-08 | 抽刀斷水 | (180 Reads)

我沒人關心,也不懂關心人。這次豬頭羅做手術,要不是J皮叫我一起去探望他,我可能也不會去。

豬頭羅手術

初識豬頭羅時,知道他也是踢球的,他還進了城大校隊。但好景不長,這倒楣的傢伙就被人踢斷了腿。所以一直說一塊踢球,也沒機會踢。

豬頭羅斷腿期間,自尊心深受打擊,最恥辱的莫過於有一次他一個人過馬路,遭到了同樣過馬路的老婆婆的鄙視,因為老婆婆走得比他還快。以豬頭羅的速度作參照,老婆婆的速度簡直可以說是輕功草上飛了。本來這件事有深刻的意義,就是要告訴豬頭羅,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要多加珍惜。但這傢伙執迷不悟。

如果說他第一次斷腿是倒楣的話,那麼第二次就是活該。他的腿才剛好,又跑去踢球了。如你所知,他的腿又斷了。看來他是發誓要參加今年的殘奧會了,不達目的不罷休。

後來他的腿又好到差不多的時候,終於和我一塊去踢了場球,在旺角的一個球場。敢情他是預料到,那可能是最後一次機會能和我踢球,於是就豁出去了。我承認,能和我一塊踢球的確是他的榮幸。當然,殘奧會快到,而他的腿卻就快復原也是個問題。關於他的多次受傷,我一直耿耿於懷的是,不是由我親手踢斷他。

那次踢球,我親眼見到,豬頭羅踢球有兩大特點:一是球真的踢得不錯;二是身體真的很脆弱。他不斷被人踢倒在地,難得的是他享受這個過程。他也許對返祖的狀態很有興趣,也就是用四條腿走路,所以他需要別人不斷把他踢倒在地。

於是,果然,之後我們再沒一塊兒踢過球,直到上個星期他需要躺在病床上被人當成豬一樣在他上面動刀子。他雖然是做腿部手術,但他入院前剃了一個很傻的頭髮,很容易讓人誤會他是進來做腦殘手術的。當時他的女朋友也在,我就嚇她:你知道嗎,豬頭羅每斷一次腿就會換一個女朋友。

她沒有打我,反而打他。把豬頭羅的手也打斷,我覺得很有創意。只是到他風燭殘年時,一陣微風吹過後,我們會不會要到四周尋找他的各種部件。

我想給他拍部電影,叫<一個人的殘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