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2-Sep-08 | 抽刀斷水 | (314 Reads)

已經無可救藥了,說的是我的悲觀。

嚴格來說,我沒有資格稱為悲觀主義者。我只是對自己的人生失去了希望,一個真正的悲觀主義者關心的應該是人類的命運。我連自己的人生都沒有興趣了,哪還有興趣去關心人類。《明日之後》的導演才是真正的悲觀主義者。我頂多只是一個悲觀者。

悲觀者只有童年,沒有未來,我也不例外。當我白髮蒼蒼,老到可以寫回憶錄的那天,唯一值得書寫的就是童年。然而,對於悲觀者而言,最痛苦的事莫過於,童年的紙飛機,再也飛不回自己的手中,而家鄉的稻香味也已不記得。

一個會嚎啕大哭的人也算不得是悲觀者,悲觀的人不會有情緒的釋放。他被永遠囚禁在孤獨的監獄裡。我不哭,也不指望有螢火蟲帶著我逃跑。

如果我對人生還有甚麼期待的,那就是它結束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