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30-Aug-08 | 純屬瞎掰 | (306 Reads)

胡聊老師胡聊起來的時候真是太可愛了。前些時候我電腦出問題沒來得及趕在奧運閉幕之前讚美一下胡聊老師的可愛,是我對不起他。

劉翔退賽這件事,胡聊老師一開始批了五個字:劉翔沒文化。當然他那篇文章其實不只五個字。敢情運動員都得會吟詩作對才能跑才能跳,那才叫有文化。原來劉翔退賽不關腿傷事,關有沒有文化的事。不過胡聊老師還是說到了劉翔的腿傷,他說:如果用傷腿去跑完全程,慢一點也不要緊,這樣一來能給自己的人生經曆寫出精彩的一筆。這句話和那些嚷嚷「劉翔爬也要爬到終點才能體現奧林匹克精神」在智慧上沒有高下之分。這些人都是說的比唱的還好聽,站著說話不腰疼,用別人的生命來完成自己的英雄主義幻想。

甚麼是奧林匹克精神?其實那些人都不知道。我承認我也不太了解,所以我找來新華網(不是BBC、CNN這些是非不分的反華媒體哦)的一篇文章給大家補一下課,請自行點擊這裡學習。裡面沒有一句提到運動員在受傷情況下應不惜一切代價完成比賽。如果有這種說法,那應該不是奧林匹克精神,應該是「要你仆街」精神。

可奇怪的是,韓寒這名國內知名賽車手,出過幾本書,文筆也不錯,在運動員之中算是很有文化的了(甚至很多稱為作家的都不如他),可胡聊老師還是看不起,一說韓寒前面必加兩字「垃圾」。可我只能說,在對劉翔退賽一事上的看法,胡聊老師還真是不如「垃圾」呢。

後來胡聊老師閒得蛋疼,又弄出了一篇關於劉翔退賽的文章,硬是總結了兩種支持劉翔退賽的人出來,一種叫做單純的,一種叫做複雜的。這種分法和總結出世上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男人,一種是女人,沒什麼分別。很不幸,我被胡聊老師歸類到第二類。這第二類是怎麼樣的呢,按胡聊老師說,就是痛恨奧運會的,就是希望劉翔得不到金牌的然後藉此羞辱某些人某些組織的(就是反共)。其實,我哪裡表現過我痛恨奧運會了?老實說,我看開幕式都看得熱血沸騰呢,難道我非得說「我愛北京我愛奧運」才能表現出我不痛恨奧運嗎?再說一個人若真是痛恨奧運會的話,應該連劉翔退賽都沒興趣提起吧。至於希望藉劉翔退賽達到反共目的那就更加風牛馬不相及了,說不定我本人是香港除民建聯和曾特首之外最不反共的一個人呢。胡聊老師是真夠發散性思維,是胡說八道的高手。

胡聊老師,你不如這樣說吧,其實劉翔退賽都是我們這一小撮「反共」人士策劃的。劉翔其實就是我親手把他弄瘸的。我多麼想看到黨丟臉啊,所以我就把劉翔弄瘸了。很明顯,這個想法又是搶性火火炬等於侮辱中國那種調調的延伸。把對劉翔的怒火都撒到我身上來吧,也好成全一下我的英雄主義情結。

不過,胡老師,你好歹也在說「最為可笑的事,是有香港網民甚至搬出垃圾韓寒的話來證明劉翔退賽退得好」這句話時給我個連接,我求您了不成。最為可笑的是,我根本沒搬出韓寒的話來證明劉翔退賽退得好。我只是在文章後面連接了韓寒的文章,覺得他寫得好,大家可以參考一下。嚴格來說,我沒說過劉翔退賽好,我也不算是支持劉翔退賽,我是支持劉翔自己決定而已,他真想爬到終點的我也沒理由叫他不准爬,然後寫篇文章罵臭他。再嚴格來說,我是不想看到有人因為劉翔退賽罵他,不想看到有人因為買了高價票而自私地要求劉翔爬到終點。

胡老師在第二篇文章裡再次談了對劉翔腿傷的看法,說「不能跑就不能走,能走就能跑」。大概他還會認為一個男人不能勃起就不能撒尿,能撒尿就能勃起。那樣,「主治楊偉」的生意就做不起來了。

胡老師寫了兩篇後,依然鬥志昂然,於是寫了第三篇,把劉翔落選奧委會委員歸於他退賽的緣故。奧委會委員萬中選一,本來就不容易當選,甚至可以說比劉翔在跑道上拿冠軍還要難。在劉翔之前還沒有一個中國運動員通過選舉方式進入奧委會,鄧亞萍是上一任奧委會主席薩翁特別指定的。難道中國還沒出過一個偉大的運動員嗎?劉翔退賽和落選只是一前一後的巧合而非邏輯上的因果關係。以胡老師這種邏輯思維,大概會把美國那邊颳龍捲風歸功於自己剛才打了個噴嚏。

好了,咱們就胡聊到這裡。胡聊老師如果還想繼續跟我聊,請給我個連接,謝謝。

[tags]奧運,劉翔[/tags]

Technorati : 劉翔, 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