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9-Aug-08 | 抽刀斷水 | (386 Reads)

在深圳地鐵老街站下車時發生了點小意外,有人掉了東西。然後一陣混亂,我好不容易從車廂裡擠出去,一摸口袋,更大的意外來了,我的手機被偷走了。

以前常去深圳,我可以說是扒手的老光顧了,但他們無一得逞。如今的賊也實在厲害,<天下無賊>說的原來是真的,我本來以為把錢包、手機放在褲袋應該很安全,沒想到還是被偷走了。俗語說「夜路行多終遇鬼」,而我的不幸只能解釋為「防不勝防終被偷」。

我意識到自己被偷還算及時,旁邊正好站著一位保安,於是我趁車門未關趕緊向他報告。可是這保安的反應比我還要緊張,先是不知所措,和我一同眼睜睜看著車門關上。賊就這樣從我眼皮底下溜走了,真讓人抓狂。等車走了,這位表現鎮定的保安才說帶我去派出所報警。只怪自己沒看清當時扮掉東西的人的樣子,否則我也不用麻煩保安,親自找賊把手機討回來。我就不信我運氣那麼好,那傢伙會掏出愛滋針來扎我。可是後來在派出所錄口供時,警察叔叔批評我沒及時制服小偷,我深感慚愧。我一身武功,不好好抓賊報效祖國,真是難辭其咎啊。

派出所就在地鐵站內,出了閘走幾步就到。裡面先是坐著兩個小兵,要等他們的老大回來才能錄口供。他們有時看一下監視屏,有時發一下短訊,日子過得好像挺悶的。此情此景令人感動,他們竟然為了祖國的安全,犧牲了看奧運的時間。後來老大回來了,一個小兵就穿好裝備出去了。他們的裝備很不錯,連輕型機槍都有,但小偷依然猖狂,不知是兄弟無能,還是共黨太厲害。

錄口供剛開始我簡單說了一下情況,坐在老大對面的那位小兵馬上就把案子破了,他開口道:又是河南幫。

事情本來很簡單,倒是錄口供花了不少時間,人民警察精益求精的辦案精神值得世界各地藉鑑。他們還要問我祖籍。我答,廣東人。他又問,廣東哪裡。我說,梅州。他還不滿意,繼續問:梅州哪裡。我深信這些都是有助於查案的,於是積極配合,繼續回答:興寧。他們就差沒問候我祖宗了。他們一定是準備邀請麥玲玲老師去我老家看一下我的祖墳風水。

他們說他們也是客家人,老家在興寧附近。

口供錄完了,還要按好多個指模,當時我懷疑按完我就要拉出去槍斃了。天哪,我還沒和嘻嘻一塊做掌上壓呢,還沒跟豆腐接過吻呢;天啊,我還沒寫好遺囑怎樣分我的家產呢;天啊,我還沒看奧運閉幕呢……總之人生多麼美好啊,好多事情我還沒做呢,這麼快就被反革命了。

臨走前,警察叔叔還不忘再三批評我安全意識不夠。我又傻傻地問他們,有機會找回我的手機嗎?問完我才醒悟過來,問也是白問,沒抓去槍斃已經是不幸中之萬幸。

我覺得,公安真有心查案的話,要找到偷我的那個小偷並不太難,當然那時我的手機可能已經脫手了。那些扒手根本是慣犯,公安不可能連他們的一點線索都沒有。剛開始錄口供時,小兵不是說了一句「又是河南幫」嗎?

我的教訓是,深圳可以去,但東門真的少去為妙,除非你真的對那邊琳瑯滿目比真貨還要好看的假貨很有興趣。另外我希望深圳民間反扒隊多去東門活動一下,那邊真的太猖狂了。手機被偷走,真的很不開心,只好不斷安慰自己,好在小偷沒摸我右邊口袋,那裡放的是錢包;好在手機上的資料8月份因為升級firmware做過一次備份;好在手機上沒有我和阿嬌的詠春圖,bobo也沒有,柏芝也沒有;好在那個小偷沒用愛滋針扎我。如果偷我的是湖南幫,我還會感謝毛主席的保佑。當然,我其實要感謝小偷讓我的人生變得更加豐富,我終於有了被偷的經驗。有位名人說過,沒有被小偷偷過的人生不算完整的人生。媽的,我總算完整了。

然後整個下午就是逛東門。我是明知山有賊,偏向賊窩去。東門經常有警車穿梭,同行的朋友開玩笑說,看他們都在為你找手機呢。我相信等美國抓到拉登,他們還沒抓到小偷。

晚上去離東門不太遠的中森明菜吃日本菜。那裡有個特色,就是用的器皿大得很誇張,而且到處是冰,連尿槽都鋪滿了冰,看著自己的尿把它們融化掉,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你想想,香港的凍飲也就是加塊冰而已,至少要多收一塊錢,現在我可以盡情在冰塊上撒尿,一分錢不收,能不痛快嗎。如果壽司的飯裡面也有冰,那可真是范冰冰了。我們快走的時候,看到旁邊有一對男女的餐桌上擺著一口很大的鍋,上面鋪著食物,真把我們嚇了一跳。相比之下,我們真是太寒酸了。

吃完飯再去不遠的酒吧街走了走。那裡有個大屏幕,很多人在下面看奧運女排比賽。當時中國女排正以0比2落後,如此一個露天廣場竟然全場都很靜,沒有歡呼聲,沒有猜拳聲,彷彿每個人都處於國難當頭的情緒之下。今晚酒吧的生意恐怕不好做了。相反,安全套可能會比平時好賣一點,大家看到中國輸球應該都會早早回家洗洗就睡吧,很可惜我來不及弄一批安全套到這裡售賣,白白錯過了一次掙回手機錢的機會。

最後我們決定不喝啤酒,去對面喝奶。

喝完奶後吃了幾串街頭的燒烤,太想念那種味道了。最後一站是去按摩,玉清池,據說是比較正規的,不過正不正規主要取決於光顧的心態。問了好幾個的士司機,都說不知道怎麼去,其中有一個本來說知道的一聽我說打表就不幹了。最後終於問到一個說認識路的,這位司機叔叔是難得的老實人。他告訴我們,玉清池其實很近,20塊錢左右能去到,那些司機不是不知道,而是嫌太近不肯去。果然,很快我們到了玉清池門口,路費20塊多一點點。

晚上按摩,從聰聰強忍著痛地樣子看到,別人的享受對他來說似乎是一種折磨。給他按摩的女孩子還說他肉很鬆,像棉花糖。按摩的女孩子是洛陽來的,挺能聊。最重要的是,她們誇我普通話說得好。以我的英文水平,這一輩子別說老外,就連香港人也不可能會誇我的了。

第二天早上做了個夢,世界末日,全世界都在刮龍捲風。起床後才知道真的刮風了,已掛了8號風球。吃早餐時,我們商量留下還是趕回去。最後我們還是決定走,主要是我堅持想回去,當時深圳還沒下雨,只是刮風。我們到達皇崗時正好趕上最後一班直通車。謝天謝地,刮風的日子不用漂泊在外。除了丟手機和刮颱風很掃興,其他我都很滿足。我想趕回去的一個主要原因是,有人約了我第二天打羽毛球。可是第二天風停了,她也把羽毛球取消了。

[tags]深圳,東門[/tags]

Technorati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