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06-Aug-08 | 電影有讀 | (575 Reads)

作為男人,我們經常被女人逼問:「我和你媽一塊掉進了水裡,你先救哪個?」

這個兩難的問題,其真正的難處並不在選擇先救哪一個,而在如何平息婆媳之爭。雖然女人會鍥而不捨,但這個問題也有實在太多的漏洞給你去敷衍了事。至少,你可以說:我不會游泳,你們自救吧。哦,對了,如果你會游泳的話,請救救我可憐的老母。

後來又有了很多版本的兩難選擇,要比女人爭風吃醋的問題像樣得多。例如:有兩條鐵軌,一條是正在用的,旁邊還豎著警示牌子;而不遠處則有另一條是棄用的;一群小朋友到鐵軌上玩,其中六個去了第一條,只有一個看到警示牌子,為了安全去了已棄用的那一條。問題來了,此時火車正全速開來,你已經沒辦法阻止它,但是你面前有一個路軌切換器,你可以把火車引向棄用那條鐵軌,那你可以救六名小童,但代價是另一個要死。你會這樣做嗎?你會為了就更多的性命而犧牲一條本不該死的生命嗎?

《I Robot》中,機器人就沒有這種兩難的困惑,它們只根據生存機會的大小來選擇救人。而蝙蝠俠不是機器人,所以選擇救自己的愛人,還是高潭市「未來的希望」,是小丑為蝙蝠俠設下的一個難題。

這些兩難的選擇都是一種考驗,但都不是博奕,因為所做的選擇並不關乎選擇者自身。當選擇者也是局中人時,就變成了一場博奕,是你生還是我死?

《黑夜之神》中,小丑最後為高潭市設下的難題就是一場博奕:兩條船都有炸彈,而引爆器分別在另一條船上;你不先炸死對方,對方就可能先炸死你,但還有第三種可能就是,雙方都不按下引爆器,最後由小醜引爆兩條船,大家一塊死。在電影之外,我們可以找到類似的博奕。警方逮捕了一宗案件裡的兩個嫌疑人,但證據不足,於是把他們關在不同的地方進行審問。這場博奕是:嫌疑人若只有一人供出了對方,那麼主要罪責由對方負擔,而沒被對方供出來的一方則因證據不足獲得輕判;若兩個嫌疑人都供出了對方,則兩人皆會重判;同樣也有第三種可能,那就是雙方都不招供,證據不足,獲得輕判。這就是著名的「囚徒困境」。而顯然,小丑把囚徒困境發揮得更為極致,是關乎生死了。在「囚徒困境」裡,至少還有出獄報仇的機會。

雖然高潭市「未來的希望」最終被小丑引向了墮落,我們也看過不少災難之下人性的不堪,但高潭市贏得了最後的那場博奕。

小丑的精彩無需我多說了,論恐怖主義,拉登只能當他的學生。我在想,Johney Depp應該也很適合演小丑這個角色。

去年《蝙蝠俠》來港取景,影視處發言人稱,有助提升本港國際形象,及推動旅游業。那位發言人如果有去看《蝙蝠俠》,一定很後悔自己說了這麼蠢的話。

[tags]蝙蝠俠,電影,博奕[/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