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21-Jul-08 | 風花雪月 | (192 Reads)

我知道我和你未婚夫的分別。他是坐頭等艙的,有屬於自己的甲板,而我是坐三等艙的,而且就這三等艙船票還是賭來的。我除了有一本沒人欣賞的爛畫冊和幾塊錢之外,一無所有。哦,對了,其實我不會畫畫,那些畫應該是別的甚麼。

我雖然不會畫畫,而我說的畫其實是別的甚麼,它們同樣一錢不值。但至少話兒我還是有的,而且我總是把它擦拭得閃亮閃亮的。

我能給你的,就是一句話「you jump,I jump」,就是讓你站在船頭放心地張開雙臂然後有了飛的感覺,就是在你說出「把你的手放在我身上」前把手放在你身上。除此之外,也許還能給你畫一幅裸畫。當然在此之前,我應該找些裸女好好練習一下,好直到有一天,你真的一絲不掛坐在我面前,我不會把你畫成一頭母豬或者一隻妖怪--我知道你會報復,把我打成豬頭。顯然,被人打成豬頭的代價比被人畫成母豬要嚴重得多。

然而,我想知道的是,當你的未婚夫或者別的甚麼人把我困在一個房間等死時,你會否來救我?而一旦船靠了岸,你又是否會跟我這個窮小子走?還有一個問題,但我不問,因為無論答案如何,我都不會讓你與我一同……

所以,把那塊木板讓給你,並給你生存的勇氣,是我最後能給你的。如你所知,那艘據稱永不沉沒的船靠不了岸了。你睡得正香,但我要走了。來生我還會愛你,但再也不信船不會沉的鬼話了。

最後我得告訴你,我不是杰克,而是杰克的兒子,Jackson,Michael Jack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