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陳牛 | 17-Mar-08 | 電影有讀 | (281 Reads)

《出埃及記》一開始的蛙人便讓我想起了《三峽好人》:突然一飛衝天的高樓,戴著京劇臉譜坐在飯館玩psp的人,以及戴著防毒面具在廢墟上消毒的人。

一個荒謬的開頭帶出荒謬的故事。如果你之前對《出埃及記》這部電影一無所知,那麼蛙人無疑是一個懸念,那並不短的一幕似乎與故事風牛馬不相及。你的訝異將不亞於詹建業(任達華飾)聽到關炳文(張家輝飾)說進女廁偷拍是為了尋找秘密女殺手組織的證據。

蛙人這個情景,彭浩翔可能是取材自民間的一個故事。這個故事我不太記得,大概就是說有一個張三,大熱天穿著棉襖去鄰居李四家借錢。後來張三賴賬,李四便告上衙門。李四是個老實人,如實說張三當時穿著棉襖來他家借的錢。結果縣官一拍驚堂木,說大膽狂徒李四,居然敢欺騙縣官大老爺,大熱天怎麼會有人穿棉襖。李四敗訴,屁股還挨了打,至於菊花有沒有開已不可考。

《出埃及記》中,詹建業和關炳文就是李四。上司不相信詹建業說的蛙人打疑犯,詹建業一開始也不相信關炳文的秘密女殺手組織一說,都因為太荒謬,正如電影中所說的「事情荒謬到一定程度就會沒人信」。反而關炳文突然改了口供,才促使詹建業開始懷疑關炳文說的可能是真的。

現實本質其實就是荒謬。超現實不是脫離現實,而正是為了表現現實的荒謬和怪誕。

[tags]電影,超現實[/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