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9-Nov-07 | 往事如煙 | (387 Reads)

雖然我現在連個女朋友都追不到,但是看到表姐的巴里島蜜月之旅,不由自主地開始計畫自己的遙遠蜜月。

估計巴厘島我是去不了了,所以我決定去我鄉下的仙人庵水庫。仙人庵水庫是怎樣來的呢?我鄉下有很多的民間傳說,比如鄉下有個石頭馬,據說就是天上下來的。而這個仙人庵水庫,其實就是仙人撒尿的地方。所以到這地方度蜜月特別浪漫,能聞到神仙姐姐的尿騷味,很有天人合一的超然感。簡直是仙尿飄飄處處聞。

仙人庵水庫是小學春游經常去的地方,那時水庫有充足的水。後來水庫的水越來越少,我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仙人庵水天上來,怎麼可能乾涸?後來我明白了,原來列仙前列腺不好影響了排泄,有部分甚至因為吃了凡人供奉的劣質雞而得了腎虧───據說與牛放的含有高濃度二氧化碳的屁也有一定的關係。

小時候志向遠大,看到仙人庵水庫逐漸乾涸,心裡很不是滋味。所以每次去仙人庵水庫,我都懷著沉痛的心情為水庫補充水分。我現在有尿頻的毛病就是當年拯救仙人庵行動的後遺症。

基於這一種非同一般的感情,我想我必須去那裡度蜜月。

[tags]仙人庵,石馬,蜜月[/tags]

Technorati : 仙人庵, 石馬, 蜜月


陳牛 | 26-Sep-07 | 往事如煙 | (587 Reads)

很多年前,興寧一中附近的一座小樓起了大火,有一對男女死在了火中。那對男女,是姐弟二人。

這可以是偵探小說的開頭,也可以是情色小說的開頭,但事實卻都不是。這對男女的燒死沒有特別的秘密,這對燒死的男女也沒有不尋常的關係。事情就像我們在香港經常聽到的那樣:他們的父母出去通宵打牌,把他們反鎖在了家里,然後很不幸地起火了,人逃不出去,就燒死在屋里。

他們的父母固然責任重大,不過這件事其實沒有那麼簡單。據聞,起火之後不久,鄰居就發現了。可鄰居不知火警號碼,事實上,我鄉下那個小縣城應該有很多人都不知道火警號碼。比火警號碼好記的是110報警號碼。原因只能解釋為,治安比較糟糕,所以記住110比較重要。

鄰居撥通了110,但是110的人告訴他,他們不救火。鄰居只能去找火警號碼。號碼找到了,也打通了,可是消防車過了很久才到。那姐弟倆早燒死了。消防局應該開輛靈車過來,連火葬場都不用去,直奔山上去。但是以消防車趕來現場的速度來看,車應該是拖拉機改裝的。

後來我經過那個地方,看到燒黑了的空殼,我想:以後這地方會不會鬧鬼呢?

Technorati : 火災, 興寧


陳牛 | 22-Sep-07 | 往事如煙 | (904 Reads)

我後知後覺,現在才知道國內出了個facebook的仿制品,叫「校內網」。上去一看,發現校內網至少體現了中國網站的兩大特點:

一,抄,而且沒有抄出精髓。這個不用多說了吧,外國互聯網上一出個新概念的東西,中國馬上可以仿制一大坨出來。我應該說這是中國的優點還是缺點呢?facebook比twitter或者youtube都比較難抄(不是有人說過facebook會成為網絡上的操作系統嗎,你見過中國有人能抄個windows出來嗎),所以校內網就只是抄了一個框架,本質卻依然是舊社會的同學錄,甚至還比不上同學錄。校內網只是表面上看上去很像facebook,但功能卻遠不如facebook。但是它這個網站肯定有市場,因為很多中國人很奇怪,在使用互聯網上一點也不「崇洋媚外」,只要中國有一個類似的產品,不管它好不好用,都一概用中國的。所謂本土化問題大概就是這樣來的。

二,忒多驗證碼。驗證碼是用來防spam的,而中國浩瀚的互聯網上也有浩瀚的spam,這是中國的基本國情,所以驗證碼也就成了中國互聯網的基本特點。前幾天新聞說幾個國家的國防部都懷疑遭到中國黑客的攻擊,我就啞然失笑。中國的黑客不是都只會發spam的嗎?他們連攻擊一個網站都是通過大量發送鏈接請求來使其癱瘓的,什麼時候牛逼到能在幾天內攻擊幾個國家的國防部了?

上校內網唯一的驚喜是找到了幾個舊同學、老朋友,有清華大學的、中山大學的、南京大學的……總之就是我比較窩囊,窩囊很多。

清華大學的何思南是小學到高中的同學,這家伙小學讀書不怎麼樣,但頭腦好使,也是個怪人,比我怪一百倍以上。思南這個名字并非由「司南」變化而來。很久以前,他跟我說過,他父母原來給他起的名字是「思男」。好好一個男兒,為什麼思男呢?這與斷背毫無關系。客家人的重男輕女思想很重,他父母就是想生個男孩,所以早把名字想好了,「思男」。結果真生了個男孩出來,不改初衷仍叫「思男」。何思南後來就自己把名字改成了「思南」。讀高中時,何思南平時成績應該已很不錯,但應該沒有人會想到他高考能考個當年興寧一中的第一回來。根據興寧一中過往的歷史,每年也就四五個能考上清華北大,以何思南的成績,好像并不在這個范圍內。據說他當初報清華也是遭到老師反對的,可是結果他就考上了清華。我JUPAS的第一志愿是中大,沒人反對,但就是考不上。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

剛上高中時,我還帶著包括何思南在內的幾個同鄉同學到城里的爺爺家吃過飯。但是後來大家漸行漸遠,和何思南接觸更少。因為我們都屬於怪人,怪人之間本來就很難「物以類聚」,何況我們兩個還是不同類型的怪人,更何況我們并不同班。

中山大學的刁偉鴻是高中時的同學,是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高中的同學中有幾個是無論如何,就算久未聯絡就算各分東西,都是永遠忘不了的,其中一個便是大刁。直到現在我都認為那段高中歲月是我人生的黃金時代,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那段歲月之所以變成了黃金,全是因為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大刁是一個很聰明的人,而且文武雙全,書讀得好自不在話下,運動也十分了得。當年我們一起踢球打球,唯一不能一起的就是跑步,因為他跑得太快了。記得當年校運會我為我們班想的口號「我們的飛毛腿讓你們的腿毛飛」,就是根據大刁的特點想出來的。但是這個口號後來被班主任砍掉了,班主任硬是用上了一個他想出來的口號。那個口號無聊得我都不記得了,虧他還是教中文的。運動會口號被班主任砍掉的事,我在香港還沒見過。

大刁的聰明不在於像別的「聰明人」一樣能無時無刻不抱著書。大刁考高中時的成績很不錯,在班上應該排在第二。但是高一高二的書都讀得很輕松,在別人都很用力讀書的環境下大刁的老二當然難保。後來高考的成績出來,他卻是原來那個班中分數最高的。我看過不少「暴發戶」,就是在考試中突然變成尖子的人,但依我看,大刁絕不屬於那種人。

我們能成為朋友,玩在一起,肯定在有些方面是屬於同一種人。當然,第一個相同之處就是,我們都不會成為「暴發戶」。他不會成為暴發戶的原因上面已經說了,而我呢,我的原因是我沒有那種能力。在香港參加的兩次公開考試已經證實了這一點。其他的相同之處我不想多說了,我倒是想說說不同之處。我們的最重大的不同之處是,大刁會成為精英(我相信),但我卻不會。因此我們可能會變成兩個世界的人。不過我每次回興寧,幾乎都能見到大刁,而且都是沒有約好的偶遇。這是緣分嗎?哦,當然不是。我們只愛美女。

在南京大學讀書的是黃科。黃科長得很像剛出道時的周杰倫。當時我們看到一張周杰倫的照片,簡直是一模一樣。黃科看上去是書呆子,但其實不是,他會跟我們一起吸煙、喝酒、打CS和踢球。這和周杰倫看上去是一個自閉青年但其實是話嘮子是一個道理。黃科的外公原來是興寧一中的教師,在一中有房子,讓給黃科住。那房子卻成了許多朋友的幽會勝地。他們打著回校夜自習的幌子,跑到黃科外公的房子去約會,其中一個就是大刁。大刁的事跡充分證明了談戀愛是不會影響學業的。而我們這些沒有情侶的人,就只能在外面搗亂。

黃科還有一個地方和周杰倫是很像的,就是言語不清,不過周杰倫是唱得太快言語不清,黃科是結巴。黃科的理科讀得非常好,是參加各種競賽的料子,但文科就差了點,所以就結巴了。

本來還有一個陳純,我就不說了。一個女孩子,就長得比較好看而已,有什麼好說的。

說起來,大陸的朋友和香港的朋友有一個很重大的分別。在大陸,經常去朋友家,可以和他們的家人一起吃飯;在香港很難做到這一點,比利家倒是去了不少,但是沒和他家人一起吃過飯。這是城市人的一種隔膜,還是客家人比較好客呢?

最後,我建議大陸的老朋友都上facebook吧。我并不是特別喜歡facebook,但相比起來,facebook真是好幾千萬倍。

Technorati : facebook, 朋友, 校內網, 興寧一中


陳牛 | 25-Jun-07 | 往事如煙 | (471 Reads)

小时候经常住在農村的外婆家里,那里是我兒時最自由的天地。每天傍晚,外婆挑着满满的水桶到菜田里澆菜。如果是夏天,那便是幅美妙的畫面,紅霞漫天,天底下萬物皆染上紅色,包括我們。

水桶里裝的并非全是水,而是和了尿的水,1:99。在農村,沒有廢物。比如,牛糞其實是肥料。所以牛是萬能的,可除草,可耕田,可擠奶,拉出來的屎還能做廢料。請你見諒,它當然也無法制造一塊它搬不動的石頭出來。外婆挑著水桶,先來到池塘邊,和水,然後挑著滿滿的水桶到菜田里。

圍龍屋是客家人的居屋特色,圍龍屋外面都有水塘。這個水塘的作用可大了。養魚是不用說了,要是屋子突然著火了,遠水救不了近火,就靠這水塘。菜田在這水塘旁邊。外婆和其他女人每天從水塘挑走兩桶水去澆菜。幾百年過去了,這池塘從未干涸過。還有那座古老的圍龍屋也還沒有倒。我想,有一天它終會倒的,因為人們要建設新房子。

菜田原來是由木條做成的柵欄圍著,後來變成了水泥筑成的矮墻。再後來,我就不知道了。關於外婆的菜田,我的記憶停在了這里。

只有在夢中,我又回到那塊菜田。我沒有變回童年的樣子,那柵欄卻恢復了舊時的破木條模樣。外婆抱著幾年前的表妹,在那摘菜。我叫了一聲,外婆。夢停在這里。

柵欄應該是水泥磚矮墻圍著的;表妹已快10歲,外婆抱著的應該是去年出生的表弟;我應該在香港,在等著某個考試的判決。時空完全錯亂了。

我已經好久沒有去過外婆的老家,那個曾是我最自由的天地。最近一次應該是2004年外公離開人世時。我從城里趕回去,在一座橋旁邊下車,然後獨自一人走了一段不算長的路。兒時,我無數次赤腳從這里走過,回鎮上或回外婆家,踩著帶石的路面,心里總是很愉快。那天我又走上這條路,是一條平坦的水泥路,我卻感覺它那麼長。

那次,我像半年前送爺爺走一樣,完全無法控制地痛哭。我沒有留意外婆的菜田變成甚麼樣子了。我的記憶停留在了矮墻前。

Technorati : 外婆


陳牛 | 24-May-07 | 往事如煙 | (461 Reads)

世上老徐何其多。但他是名副其實的老徐。

老徐原本不是小鎮的人,而是文革時隨著上山下鄉潮來的上海知青。從上海到這個偏僻的山區,非常遙遠,更何況當時那種基本不能交通的交通情況,不知道他是怎麼來到這個鬼地方的。上山下鄉結束,很多知青都回到原來的地方去了,只有老徐留了下來。老徐在小鎮的中學做起了人民教師,娶了個老婆,生兒育女,落地生根了。

在我的腦海里,關於上海男人比較娘娘腔的形象,大概就是由老徐開始的。老徐長得矮,大概腦子會比較機靈,但他在學校好像沒甚麼朋友。老徐在小鎮呆了很多年,客家話算是聽得懂,但一句也不會說。他還是喜歡操著那一口帶著上海口音的普通話,盡管他的老婆也是一個客家人。他的聲音成為了小鎮最特別的聲音,但這麼多年下來基本上已經達到暢通無阻,誰也聽得懂,正如他也聽得懂每個人說的話。

老徐很矮,但他的兒子卻長得高。他的兒子一直寒著背,但就算寒著背也比他高得多。他的兒子除了寒著背,還頭腦簡單,經常被人欺負。但這家伙好像一直很快樂。這個家伙,他沒有讀書,無所事事,一直寒著背。

幾年前,一場車禍帶走了老徐的生命。那場車禍不是發生在小鎮,更不是發生在上海,而是發生在小鎮去城里的路上。他和他的老婆一起,他死了,但他老婆沒死。

我不知道二十幾年前是甚麼留住了這位上海知青。上海比我們那個小鎮不知道要繁華多少倍。當然,上海也有郊區也有農村,但至少也比小鎮要好上幾百倍吧。他也許甚麼也不會幹,所以只能做教師。或許他可以寫一本書,回憶一下知青歲月,但他沒有那樣做。我只知道二十幾年後留住這位上海知青的是一場車禍。小鎮的本地教師越來越多的往外發展,去城里,甚至去珠三角,但老徐卻因為一場車禍永遠留在了小鎮通往城里的路上。

老徐的兒子也許回去了上海,也許還一直寒著背,用帶著客家話口音的普通話和他的上海親人進行溝通。無論如何,我們那個小鎮不會再有操著上海口音的男人。二十多年前,當老徐第一次踏入這塊他到死都沒有離開過的地方,他說的第一句話大概是,操,這是甚麼鬼地方,拖拉機都沒有一架。


陳牛 | 22-May-07 | 往事如煙 | (2758 Reads)

說是另一位,當然就不會是那位在blog界大名鼎鼎的徐靜蕾。此文要說的老徐是臺灣的徐懷鈺。當然,她們也有共同點,就是她們都不老。

喜歡徐懷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最早聽到的歌應該是《水晶》,所以就不得不講到任賢齊。當時是比較喜歡聽任賢齊的歌,但喜歡他不是因為《心太軟》。話說當年,《心太軟》這首歌是神州大地唱K必備之歌,和《纖夫的愛》享有同等的崇高地位,基本上在街上走一走都有想死的感覺,因為滿街都在唱。如果很不幸碰到《心太軟》和《纖夫的愛》兩首歌進行「交響」,那麼就算你不想死也只能死了。我當時喜歡聽任賢齊是因為《傷心太平洋》。那是一首和《心太軟》完全不同的歌,在我聽來,十分男子漢。那時年少,情竇已經開了幾次,但喜歡的不是《心太軟》這種情歌。可能相比起愛情,我更期望的是成為男子漢吧。當然這兩樣東西其實是相輔相成的。沒有一個娘娘腔是因為有了愛情才變得娘娘腔的。請注意,娘娘腔與道德無關。明光社就沒必要再想甚麼指引出來幫助家長糾正娘娘腔了。最娘娘腔的就是明光社。

聽《傷心太平洋》,然後就聽到了《水晶》。可能是當時一心想做男子漢,聽女孩子的聲音比較少,所以一聽到《水晶》一曲里的女聲,就感動得一塌糊涂,基本上和當今的玉米聽到李宇春唱出男聲的感動差不了多少。然後我就知道了有一個女歌手叫做徐懷鈺。不能否認,從此我對擁有這把聲音的女人充滿了幻想。那時候雖然情竇已開了幾次,但還沒到性幻想這份上。我生在一個保守的山區里面一個保守的家庭,一直受著一位保守的母親的教育,別說性,連喜歡女孩子也是偷偷摸摸的。可謂是真正的暗戀了。如果有人認為我現在對性的態度這麼開放是因為過去的壓抑,那麼我只能說這個人十足是個傻逼。通過中大學生報這件事,我知道這種傻逼是存在的。這些就當題外話吧。

後來我居然就在唱片店找到了徐懷鈺的專輯。能在那個小鎮找到的唱片,肯定是流行的,至少也是曾經流行過的。當然,別指望正版。老實說,我那時是盜版當正版來聽。我連盜版、正版的概念都還沒有。我相信現在很多山區的人都是這樣,沒有概念。顯而易見的是,要中國人用正版,還要走很長的路,除了是經濟問題,也有教育問題。後來到城里讀書,發現全城根本找不到正版。其實不是有沒有的問題,因為有也買不起。於是,我還是把盜版當正版來聽。我只能這樣。

當時是磁帶唱片,用一個小盒子裝著。好像沒有專輯名,應該是大雜燴,一個人的大雜燴,或者說精選集。以當時的標準來說,歌詞頁還算是挺不錯的,彩色印刷,有圖。封面是戴著小翅膀的徐懷鈺,「前景」輝煌,但這不是吸引我的地方。是的,那時候我犯傻了,我就覺得她是一個天使,所以我不會關心一個天使的胸部大不大。只能說我注意到并記住了,但僅此而已。為了寫這篇文字,我特地去找這張圖片,但在網上找不到。以「徐懷鈺」為關鍵詞,用google找,連十八禁的圖片都能找到(沒仔細看,大概是移花接木之類的東西吧),但就是找不到我想要的那張。

我迷徐懷鈺的地步,是到了寫作業都要看著她(就是那張天使照)的程度。但我沒夢見過她,也沒要求家里要幫我追星。反而,我要是有這樣的要求,必定被我媽毒打一頓。所以我家里要是有人因為追星而死,那個人不會是我爸爸,也不會是我媽媽,如你所知,只能是我,是被打死的。

多年不見的徐懷鈺現在走上了性感路線。我想找到以前那張天使照,就是想對比一下。人成熟了走性感路線,正常之極,我并不反感。如果我真會為此反感,只會是因為這種路線沒甚麼性格。我喜歡Avril Lavigne就是因為她有性格,不是因為豆腐也喜歡,也不是因為性感。當然Avril Lavigne也有她的性感,那是與眾不同的。而她的性格和性感是有她的才華作為基礎的。才華和性感相同的是,都可以賣弄。但賣弄性感通常很沒性格。現在的徐懷鈺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有人說她抄襲蔡依林,但蔡依林不一樣也是抄襲別人嗎。

不過無論如何,走性感路線總是好過一直裝可愛的。大家都說楊丞琳是可愛教主,但我認為她只是裝逼。可見,可愛這種東西比性感要令我反感得多。我現在不會去追究以前那個徐懷鈺是不是裝出來的,反正只要沒人稱呼她是可愛教主,我就安心了。事實上,自從幾年前徐懷鈺剪過一次短髮,我就沒那麼喜歡她了。所以,喜歡徐懷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看到她的性感形象,也沒有絲毫的關於性方面的幻想。

我不是要懷念過去的那位徐懷鈺。如果我是在懷念,那麼只會在懷念過去那個年少的我。少年從不可愛,偶爾發春,但怎能不輕狂。

Technorati : 徐懷鈺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