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4-May-10 | 純屬瞎掰 | (135 Reads)

古人已明白人多的地方就免不了會有謠言。謠言之所以是謠言,是因為具有蔓延性,信的人越多就越像真的一樣,越像真的一樣就越多人信。古人早就意識到三個人除了可以三P,還足以造謠成虎,但謠言的影響受到了地域的限制。然而如今時代不同了,謠言的地域限制早就打破,而且facebook的用戶足足有四億之多。

三人成虎,除了說明謠言的威力,也說明了群眾的盲從。這種盲從在古代可以歸因於信息傳播渠道的缺乏,信息之真偽難以從各方面去進行驗證。如今信息傳播有了更多的渠道,按理說謠言也就更難站得住腳了,但是群盲卻沒有減輕,似乎更有增強的趨勢。懶於求證已經成為民眾的習性。facebook上的用戶更甚的是,他們多是情緒化的,相信自己的感覺多於相信事實。

facebook的出現,對於傳謠來說雖然在本質上沒有脫離三人成虎的模式,但是在具體操作上卻具有更大的便利性。在facebook上開個group只需隻言片語便可,加入也方便,輕按一下滑鼠就行,而那片言碎語馬上就出現在數百個朋友的news feed上,不管它是真是假。以前我們一直說的是「一傳十,十傳百」,現在要改一改,保守一點至少也是「一傳百,百傳萬」。我有個好友,平時滿嘴跑火車,幸好他在facebook上是沉默的人,否則真要被他搞得翻天覆地。

facebook上的眾多謠言之中最有趣的一種,是關於facebook本身的謠言,比如facebook收費謠言。

facebook收錢

按照「謠言=事情的重要性x模糊性」這個公式,這種謠言之所以屢試不爽,之所以令如此多人相信,其中一項重要的原因應該是facebook的運作對用戶來說太重要了,但是事情的模糊性卻說不上。比如這個謠言的來源(http://www.hkemax.com/viewthread.php?tid=75584),就沒有一個字說到要對普通用戶收費。就算有人在此群組裡上傳了澄清傳聞的報導,也阻止不了成員的迅速增長。人們依然是不斷地加入,在牆上留言表示憤怒,然後離開。上面的圖是幾天前截下來的,短短幾天時間下來群組的會員數已接近四十萬。

facebook收費2

當然,他們多半從此再也不會回來這個群組。各種群組滿天飛的結果是,上面提到的一些事看起來事態嚴重,但其實沒有一件是重要的。說到底,這只是一個躁狂的時代。所以就沒有必要寫一篇《警惕Facebook》的裝逼文字。

[tags]facebook,謠言[/tags]


陳牛 | 02-May-10 | 純屬瞎掰 | (241 Reads)

一直以來我深明一個道理:做人要有底褲,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有底線--以我的年紀,前半句可以說,後半句卻不適合,因為我太年輕,說出這樣的話給人一種以嫩賣老的感覺。但是對於近日的商台風波,我又確實想這樣對黃永說。

我以為,眾多職業中,賣身很難是一種愛好,多數是逼不得已。所以若非逼不得已,一個賣藝的人總不至於選擇賣身。對於把春宵時段整整四個小時賣給民建聯,商台創作總監黃永在他主持的節目中辯解說,這種做法和賣廣告時段給劉慧卿並無分別。我聽了,覺得該節目有改名字的必要,改成「在晴朗的一天亂噏」就名正言順了。賣廣告時段給政黨和賣節目給政黨,這兩者之間的分別,我認為比賣藝和賣身的分別還要大。

如果我們說商台被玷汙了,那就是我們的錯,畢竟這是兩情相悅的。但黃永說節目依然是編輯自主,就如妓女/男妓逢客便說自己仍是處子之身一樣。不同的是,驗證商台在做「十八仝人下天山」時是否保持編輯自主,絕對不需要脫褲子,只需要問一個簡單的問題:如果不是收了民建聯的「肉金」,主持還會是民建聯的那幾個人嗎?

見錢眼開不是問題,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像商台的作法,就不僅是上面的眼開,下面的眼也開了,那隻眼我們通常稱之為屁眼,眾所周知的是屁眼對黃金天生有好感。屁眼原來的作用主要是出,後來又增加了入的用法,據說也不錯。商台的見錢「眼」開,就是拿其屁眼作入的用途。整件事我們可以用一句話來描述:商台被民建聯爆菊花了,但商台是自願的。當然商台也可以學鳴人說:這就是我的忍道。我粵語不好,常常說成「這就是我的陰道」。

我之所以鄙視商台,並不是因為它喜歡被爆菊花--喜歡被爆菊花應該當作一種自由;而是因為它把自己賣身的行為說成是賣藝,他說自己不是被嫖而是在援交--並且鄭重地解釋說援交和被嫖很不同,因為援交是有愛的。

商業社會,只要不犯法,甚麼都可以拿來賣,鹹鴨蛋可賣,貞操也可賣,但我認為至少有以下幾種物品是絕不能標價的:友情、愛情、自由、尊嚴和靈魂。商台賣的只是一個節目嗎?

[tags]商台,民建聯,媒體[/tags]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