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6-Apr-10 | 純屬瞎掰 | (169 Reads)

好奇心對於人類來說非常重要。人有好奇心實在太美好了,人類所有的發明,人類的進步幾乎都是因為好奇心。但這樣說就忽略了好奇心的另一面--它的危險性。

知道得越多也就越無知--這句話道出了人類的好奇心如慾望一般,是永遠餵不飽的怪物。慾望會膨脹,好奇心也會,要滿足慾望就要不斷地去索取甚至掠奪,而要滿足好奇心就要不斷地去探求,探求的路上總是機關重重,充滿危險--但人往往就是這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慾望和好奇心都是動物本能,只要一天還是個人就擺不脫慾望和好奇心。也就是說,人只有到死的一刻,才能徹底擺脫好奇心帶來的危險,但死了,這也已經不重要。

如果要說是甚麼殺死了《影子滅殺令》的主角,我會說是他的好奇心。

其實好奇心所帶來的危險跟社會的開放程度有關。一個社會封閉,就是因為有太多不可讓人知道的祕密。總體來說,人類社會已經越來越開放,在一個正常的現代化國家,任何人應該都不會再因為知道得太多而突然人間蒸發。但還是有一些地方至今仍會發生這樣的事,有些笑話在這些地方真實得很難只當作笑話。

你知道得太多

(網絡圖片)

《影子滅殺令》的主角正是死於他知道得太多。對於一個拿錢幫人寫自傳的代筆,政治上的真相本來是不重要的,但出於好奇心,他竟然追查下去了。

整部電影的色調非常黑暗,但真正黑暗的地方拍出來的電影卻從來都是一片光明--在那種地方,你只要說得出「黑暗」兩個字已表示你知道得太多,說不定哪天你就消失了。

除了這些,還想說些別的。

一,政治是骯髒的,這部電影裡就沒有一個政治人物是乾淨的,前英國首相可能算是最乾淨的了--說到底他只是受了女人的擺佈,他也玩不過他的政敵。

二,中國每個朝代的興衰史,衰的那一部分往往都與女人有重大關係。男人書寫的歷史都是紅顏禍水。看完這部電影的感受是,原來外國人也來這一套。

三,對那些半夜突然爬到你床上的女人,要保持警惕。這種女人很可能是女特務。

四,政客最好的死法,看來還是死在反對者的槍下:死前人人咒罵,死後連政敵都要反過來讚美他。

這部電影看是還可以看看,但男主角也實在蠢透了。我以為一個人的好奇心總是和他的警惕性成正比的,但男主角卻不是。他最後猜出了誰是CIA安排在英國政府的特工,卻生怕對方不知道似的,馬上傳了張字條給對方,離去前還得意洋洋地向對方敬酒,然後又走到路中間等車來撞--這種種舉動都表明他活得不耐煩了,CIA要是不搞死他也太對不住他了。一個稍微有點腦子的,在掌握了如此重大的政治陰謀的真相時,肯定都會小心翼翼,先跑得遠遠的藏起來再作下一步打算也不遲。所以他死真是活該。當然,在現實中,我並不希望有人因為蠢而死掉。

[tags]電影[/tags]


陳牛 | 22-Apr-10 | 純屬瞎掰 | (150 Reads)

光良

看到馬來西亞人光良的遭遇,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我感到自己罪孽深重,比光良要深重一百倍以上。我必須對自己在4月21號做過的事一一進行反省,才能緩解我不響應國家號召專心哀悼的罪惡。當然這樣還是不夠的,如果同胞們認為我應該拉出去槍斃一百次,我願意被槍斃一百零一次。好好反省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

一,我今天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撒尿和刷牙,而不是默哀,我這還算是人嗎?究竟是我的牙齒重要還是玉樹重要?我對這一點認識不夠,所以一錯再錯,晚上又刷了第二次牙,等到我認識到我在今天是不應該刷牙的,為時已晚,亡羊不能補牙了。為了表示我的認罪態度,我乞求上天懲罰我下一次投胎做人一生出來就沒牙齒。

二,我刷牙的時候,心裡想著的是等一下吃什麼午餐,而不是想著玉樹災民,而且刷著刷著突然心情大好就吹了口哨,我這還算是人嗎?

三,我今天一如既往睡了懶覺,而且在夢裡也沒有掛念著玉樹災民,沒有為他們祈禱,而是和美女亂搞,我這還算是人嗎?

四,我吃的午餐,裡面有個蛋,這和舉國哀悼的氣氛很不協調。

五,我還照常上班,一心只顧著掙錢,我這還算是人嗎?

六,我沒有把網站變黑,在新浪微博上也沒有加上綠絲帶,我這還算是人嗎?

七,我今天的性慾也非常高漲,雖然最終因為沒有partner而沒有進行任何性娛樂活動,但性慾高漲已經反映出我只把「日」放在心上,沒有把「哀悼」也放在心上。我這還算是人嗎?

八,基於以上種種,我根本就不是人,是畜生。如果晚上我居然還有空為自己洗澡,那我還算是畜生嗎?成了畜生後,我開始有了做人的覺悟,我把本來應該在21號晚洗的澡推遲到22號凌晨才進行,我總算為哀悼日做了貢獻,為玉樹作了貢獻。黨會封殺我嗎?全國人民能原諒我嗎?

希望人們今天流的淚和吐的口水,對西南的旱情也有所幫助。我們曾經宣稱泱泱大國一人吐一口唾沫都能把歐美淹掉,如今若對西南的旱災也幫不上忙,面子上實在過不去。

[tags]青海地震,哀悼日[/tags]


陳牛 | 21-Apr-10 | 純屬瞎掰 | (110 Reads)

有些事情並不一定是機密,也不是說不能讓你們知道,但作為一個大國,是要有風範的:怕說出來嚇死你。

china google

以前在中國讀書,書上常說中國要崛起,要屹立於民族之林。看,中國果然做到了,而且在眾多藍色當中,唯獨中國是紅色的,這就是大國的牛逼之處。前面再加個問號,就表示已經牛逼到難以估量的程度。

http://www.google.com/governmentrequests/

[tags]google,中國[/tags]


陳牛 | 14-Apr-10 | 純屬瞎掰 | (106 Reads)

中國作家協會的圈養作家是很有趣的一個群體,寫的書沒人討論,開個會倒引起了轟動。事情是這樣的:3月尾至4月初,中國作協在重慶五星級基索菲特大酒店開會,當地媒體《重慶時報》出了一篇以〈作家團:先訂了總統套房 張信哲:只好住普通套房〉為題的報導,網上議論紛紛,結果記者遭解聘,報社另外幾位職員也受到處分,11號《重慶時報》還在頭版登了致歉信。

我們身在香港,當然沒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可以了解作協究竟有多厲害,但是《重慶時報》作為一家大陸的媒體,就不應該沒有這種政治覺悟--怎麼能真的把作協當成做鞋的來看呢!《重慶時報》以為大家都是寫字的,在黨的領導下都是閹人,都要敞開菊花讓黨弄一弄,因此以為可以對作協下手,但他們沒想到閹人也有等級之分,比如有些事情《人民日報》就可以揭露,《重慶時報》這種地方報就不可以;有些人CCTV就可以批判,《重慶時報》這種地方媒體就不可以。作協是國家機關,裡面養著的都是特級閹人,他們的菊花也是專供給國家領導的,《重慶時報》批評他們就是越權了,與報導屬不屬實沒有關係。

看看這群寫字的人怎樣回應其實很有趣。

對於《重慶時報》的報導,作協拿出酒店開出的一紙文字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重慶申基索菲特中國作協

這一舉動說明作協真是夠天真的,難怪他們寫出來的都是「童話」。這個加上「會議期間」的說法也可堪玩味,令人想到難道是開會前或開會後就有?對比這張證明和作協自己的聲明上的日期也很有趣,證明上只提到全委會是3月31日至4月4日,但聲明裡卻有兩個會,主席團會和全委會,日期是3月30日至4月2日,到底怎麼回事?

作協的聲明裡還有其他有趣的東西。聲明上面說「沒有安排所謂2000多元一桌的宴席,全體與會人員用的是酒店平日標准的自助餐」,但是並沒有提到自助餐的價錢。2000多元一桌的宴席算不上奢華,以十個閹人一桌算,每人消費也才200元,五星級酒店的自助餐不止這個價錢吧。所以,一群以文字為生的作家寫出這種越描越黑的聲明,連用文字自辯的能力都沒有,寫作水平能高到哪裡去?

最好笑的還是最後一段:

新聞真實是新聞的生命。黨和人民把新聞報道的權利、義務和責任交給媒體及其從業人員,媒體、新聞工作者理應為社會提供真實的信息,而不能用嚴重失實的假新聞蒙騙公眾,誤導輿論。有關媒體及其記者要珍惜自己手中的筆,珍惜自己寫下的文字,珍惜中國新聞工作者的光榮稱號。

這是反諷自己嗎?都是黨的喉舌,都是以說謊作為生命的本錢,作協怎麼好意思這樣說自己的同類呢?如果作協和記者有什麼分別,那就是記者只是在掌權者拉野屎的時候用紙給掌權者擦擦屁股,而「作家」們卻是可以直接用自己的舌頭舔掌權者的屁眼的--不僅是不要臉,簡直不要命,誰知道領導拉出的屎有沒有毒呢。

再來看看作協副主席陳忠實的回應。這人的名字起的真不錯,還真的很忠實,說「重慶會議只是作協正常例會,作協每屆會議待遇都比較好。」這是在回應《重慶時報》的報導並無弄虛作假,還是說《重慶時報》其實低估了會議的花銷?陳忠實還主動爆料是「重慶市政府向作協提出申請希望例會到重慶市舉辦」。原來作協例會還可以由地方政府申請舉辦的。我幫作協澄清一下,大家罵作協揮霍國家納稅人的錢應該是罵錯了,既然是重慶市政府請作協來開會,那開會的所有花銷也理所當然是由重慶市政府請客,所以揮霍的是重慶納稅人的錢。

再來看看《重慶時報》的道歉信。這封道歉信弔詭的是:道歉的對象作協反倒顯得更加邪惡了--成了老虎摸不得的屁股。道歉信中提出將來會「堅持"政治家辦報"原則」,會「不斷深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職業精神職業道德的"三項學習教育活動",造就一支政治強、業務精、紀律嚴、作風正的採編隊伍」,這顯然不是說給作協那幫人聽的,是說給薄書記聽的吧。倒數第二段依我看寫得非常好,可以作為通稿寫作的教材:

今後,我們將大力宣傳中國作協及作家們以優秀作品反映現實、謳歌時代,豐富廣大人民群眾精神文化生活的巨大努力;大力宣傳作家們深入實際、深入基層、深入群眾進行創作,勇于擔當社會與人文責任的感人事跡;大力宣傳中國作協為弘揚優秀民族文化、展示當代中國風採、推動我國文學事業繁榮發展做出的積極貢獻,以實際行動為中國作協和作家們的辛勤勞動、豐碩成果鼓與呼。

作協主席鐵凝當然也有回應,前面不說是因為要放到最後作為壓軸。鐵凝說的簡直比唱的還好聽,歌裡面最多也就是「一千個傷心的理由」,而鐵凝卻說作協有一萬個存在的理由,整整十倍呀。有云「文人多大話」,我不認同,我決定為中國作協想出一萬個存在的理由:

一,作協的存在說明天朝不僅有每帖收五毛的草根五毛黨,還有開個會要住五星級的精英五毛黨,體現天朝制度的優越性。

二,五毛黨是國家的支住,而作協則是五毛黨的精神支柱。加入作協是每個五毛黨的夢想,人不能是沒有夢想的行屍走肉,連五毛黨也是。有位偉人說得對:不想加入作協的五毛黨不是好作家。沒有作協,就沒有五毛黨,國將不國。

三,就算從負面的角度看,作協至少也有供批判的作用。比如,人大代表開會更揮霍,官員開會更揮霍,但是這些都是絕對不能批評的,通過批判作協可以轉移人民對政府的不滿,有益於穩定政權。

下略。(歡迎續寫)

我還有句真心話想對《重慶時報》說:道歉有用,那還要警察幹嘛?

[tags]中國作協,媒體,重慶時報[/tags]


陳牛 | 13-Apr-10 | 純屬瞎掰 | (76 Reads)

1997年發生了幾件大事,鄧小平見馬克思去了,香港回歸了。作為中國人,這兩件事都不可能不知道--當然再過一些年頭,後一件事就可能會被人遺忘,因為香港曾被分割出去這件事將來可能也不大會有人記得。如果僅僅作為我自己,鄧小平的死其實無關緊要,更為重要的是另一個人的死--王小波。1997年4月11日,王小波心臟病發,死在自己家裡。一個作家的生命完結,毫無疑問就是他的寫作的終結。令人扼腕的是,一個享年才四十多歲的作家,誰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寫出更偉大的作品出來。但我相信,這荒謬的盛世將會給他提供更多的題材。

小波

在香港讀王小波的人很少,甚至連讀中文系的人也不知道這個人的存在,但我知道有一個人也讀,那就是梁文道,他不僅讀而且在《我讀》這本書裡談了對王小波的看法,但他說他對王小波沒什麼感覺:「 無論我怎麼看他的東西,就是產生不了大家說的那種"感動"跟"觸碰"」 。而他自己分析原因,原來是「 跟大陸朋友所處的語境有點不一樣」。連梁文道這種經常在大陸發言且熟悉大陸語境的文化人都說很難感受小波寫的東西,那也就很難想像香港會有多少人感受得到,更不要說喜歡不喜歡了。

梁文道和王小波其實有一個非常相似的地方:他們的評論都非常溫和。但王小波有一點是梁文道無法企及的,那就是幽默感。幽默感之所以重要,就是因為它能讓人變得溫和,破口大罵永遠沒有幽默諷刺來得妙。梁文道對王小波熱其實頗有不屑,儘管他批評完人家之後還是要補上一句「 很好看」、「也非常佩服他」之類。可在我看來這只是文人的一種偽善罷了。「很好看,但是沒什麼特別」,類似的話對於一個作家來說其實是非常大的侮辱,當然王小波應該不會在乎這些評價,甚至他會覺得「好看」已是一個非常高的評價,畢竟王小波最反對的一件事就是寫作要對讀者有教育意義--在這一點上,以公共知識分子自詡的梁文道當然和王小波是存在重大區別的。

「王小波曾說,影響他最多的作家是福柯和羅素,我在80年代末就已經在看這些人的東西了,所以再看王小波時並不會感到特別震撼,震撼往往來自於看到、聽到一些以前從來不知道的事情。」世上沒人沒受過前人智慧的影響,但是我卻不大相信王小波所寫無一不是梁文道以前就知道的。依我看,此話其實不能算是對小波的汙辱,而是對他的讀者的汙辱--從中很容易讀出這麼種意思來--你們那些把王小波當寶的人其實都是井底之蛙而已。梁文道的文章我也常看,我必須承認他文章提到的一些東西確實有我從前沒見識過的--畢竟我讀的書遠遠不及梁文道的多,但有人也笑稱梁只是知道分子,這就是說知道得多不能簡單地說成是智慧的表現。

梁文道指出了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數》一書裡的一個盲點,就是<京片子與民族自信心>一文。老實說我讀到這篇的時候也納悶得很:王小波怎麼也有這麼嚴重的地方歧視?但是對比小波一貫的風格,我對該文想要表達的真正意思產生了懷疑。正如前面所說,小波的評論通常都很溫和,甚至不用看過其他作品,就是只看完這本《沉默的大多數》,也很難想像他會直接大罵當時的港台電視劇是「狗屎不如」,也很難想像他會草率地說港台「沒有文化」,更難想像文中所表現出來的盲目自大。不能說王小波從來不會說錯話,但從反話的角度來理解<京片子與民族自信心>一文也不失為一種方向。

說到盲點,其實梁文道對王小波的看法中也存在不少。最為明顯的是他連小波的一些作品也搞錯了,比如《東宮西宮》並不是同性戀調查報告,而是劇本,他和李銀河合著的同性戀調查報告叫「他們的世界」;而《東宮西宮》這個劇本也不能說是根據那個報告而來,因為他先是寫了小說<似水柔情>,後來改編成<東宮西宮>。

梁文道對王小波最大的質疑是,他是不是一個炒作出來的神話符號?梁文道如今在大陸紅得發紫,也出現了所謂的「梁文道熱」,根據他自身的情況,他本來應該很能理解所謂的王小波熱。 梁文道在文中也給出了答案:「這不是把他當成神是什麼呢?」但這是僅僅根據一個叫做歡樂宋的人說的話所得出來的結論,而歡樂宋卻是自稱王小波門下走狗的人,這種最狂熱的崇拜者有多大的代表性可言呢?一個以模仿王小波風格為最大榮耀的人說出自己這一代無法超越小波這樣的話,一點也不奇怪。一直只會模仿,當然永遠無法超越。

梁文道還質疑王小波並不是大家所說的自由主義者,理由是王小波選擇成為自由撰稿人之後並沒有得到真正的自由--因為他還要受市場的束縛。這等如說一個人如果在坐牢就不能算是自由主義者,而這個人對自由的信奉和追求並不重要。假如這種看法成立,那也可以說世上根本沒有完美主義者,因為根本無人完美。

[tags]王小波[/tags]


陳牛 | 02-Apr-10 | 純屬瞎掰 | (295 Reads)

梁詠琪趙連海

如果你還不知道梁詠琪發生了甚麼事,可以看看這條新聞。名字G開頭的都似乎比較反革命。

一,搏宣傳?

中國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居於高位者固然都是些非正常生物,但是除了他們基本上也沒有人允許做一個正常的人,倘若做了一個正常人會做的事,往往就會被懷疑是不是有甚麼目的,比如是不是搏宣傳。狼奶喂大的中國人其實很多都是陰謀論者,陰謀論者的世界觀裡當然不會存在正常的人和正常的事,舉目都是壞蛋都是陰謀。

拿敏感話題來搏宣傳,在中國來說成本未免太高,無論是效果還是成本計算,裸奔都要比這好得多。許多人已經分析過梁詠琪這次應該不是搏宣傳,說她是真心關注趙連海的事,然而我想說的是,就算搏宣傳又如何?如果明星們都意識到原來政治不是那麼可怕,像正常人一樣去關注一下就會獲得眾人目光的注視甚至尊重,這豈不是件好事嗎?

不過,有些人表示因為這件事而對梁詠琪改觀,我覺得也太草率。評價一個人不能只看一件事,要看他一貫的為人處事。我以前挺喜歡梁詠琪,現在沒有以前喜歡,但我沒有感覺到這件事就能證明我喜歡梁詠琪是對的,也沒有想過從此要更喜歡她。這算是中國的另一特色:任何關於好的標準,在中國都會降得特別低。這和官方的態度其實是一脈相承,比如官方認為我們的人權就是吃飽飯,於是我們對於人的標準就降到「吃飽飯」。google一開始說退出中國時不是有一個段子嗎:google、新浪、百度、網易圍在一起吃屎,後來google實在忍不住了,說「好臭,不吃了」。我們對英雄的標準就是「不吃屎」--在中國不吃屎確實是經過思想掙扎才能痛下決心的事。

二,沒受壓力?

當大家都盛讚梁詠琪有勇氣的時候,梁詠琪卻說刪微博沒受壓力--這種答案當然在預料之中,但如果真把她當成一個有勇氣的藝人,這種答案又難免令人失望,我情願她保持沉默--沉默已經能夠傳遞某些訊息。

那麼,她究竟有沒有受到壓力?

「好,我刪!」,這句話顯然是受到壓力後妥協的語氣,沒有受到壓力不會說這樣的話。梁詠琪受訪時表示「原意是轉發一單她關心的新聞,怎料一分鐘已經有過百人關注,引起不安,違她想分享原意」。這究竟是種甚麼樣的不安?她開演唱會為甚麼沒有因為引起台下上萬人注視而感到不安從而取消演唱會?受人關注什麼時候成了分享的對立面?說起來,真是奇怪。梁詠琪的經理人說刪文是順應民意,此說更是好笑得很。

「好,我刪!」還透露出一件事,那就是微博是她自己刪的。不過,究竟是誰要求她刪,就不太好說,新浪還是她的公司?如果是新浪,那就說明梁詠琪和我們終究不是同一類人,因為我們這一類人是沒有機會說「好,我刪」的,新浪要刪我們不會跟我們商量,事前也不會通知,事後最多也只是發個短信通知。

最後順便說說蘋果新聞裡的那個學者,不知是蘋果有心陷害還是該學者本來就這麼廢,說了一堆我用屁股思考都能想出來的話,「老母是女人」這樣的常識用得著學者開口來告訴我嗎?

[tags]梁詠琪,趙連海[/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