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8-Feb-10 | 純屬瞎掰 | (509 Reads)

我喜歡導演講故事的方式,從一開頭就喜歡。

紅色是導演艾慕杜華的至愛,這種顏色幾乎充斥著整個電影。紅色包含著太多的含意,火的紅是熱烈,太陽的紅是希望,果實的紅是成熟(月經的紅也是),警報的紅是危險,美酒的紅是誘惑,因此它難以詮釋,在艾慕杜華眼中,紅色究竟代表什麼呢?也許甚麼都有,也許甚麼都沒有,僅僅是感官上的刺激--因為紅色是所有的顏色中最醒目的,甚至是刺眼的,往往有標示的作用,很多人用紅色的螢光筆就是因為紅色可以加強記憶。女主角彭妮露古絲已足夠耀眼,再套上紅色,就成了一個印在觀眾腦海裡的強烈的符號,揮之不去。

情婦的情夫6

電影的紅色,集中在女主角身上。女主角被老富豪從樓梯上推下來時,穿得一身紅,嘴上還有口紅,在黑色樓梯的襯托下,紅色更加鮮豔;女主角喪命時是在一輛紅色的車子中,夜是黑的,公路是黑的,連撞過來的車也是黑的。

導演也喜歡樓梯,他說:「樓梯象徵著移動,而動作正正是電影有別於相片的地方。《情婦的情夫》的『樓梯』是故事的骨幹,我為那場戲感到自豪。」他還舉了很多例子來說明樓梯的驚險--樓梯幾乎就是謀殺的道具。

更確切來說,樓梯所象徵的是空間的轉換。樓梯還變化多端,表現出來的動態也就多種多樣,最簡單的是直樓梯,稍為複雜的有圓形迴旋、方形迴旋。這三種樓梯都在電影出現了,老富豪家中的樓梯是圓形迴旋,戲中戲的樓梯是直的,男主角聽到女主角從老富豪家逃了出來後從工作室跑下來,那是方形迴旋的樓梯。老富豪把女主角從樓梯上推下去,男主角從樓梯跑下去,這兩人可能注定了只能在樓梯下相見,因為如果往上,樓梯是通往天國的道路(天國的階梯)。

情婦的情夫7

同樣象徵移動的是公路,不同的是,樓梯是上下的移動,公路是水平的移動。電影裡那條黑色的公路很重要,一邊是通向現實,一邊是離開現實;一邊是Mateo Blanco,一邊是Harry Caine。

對於一個電影導演來說,最大的打擊應該是眼睛瞎了,Mateo在車禍後失去了愛人Lena,也失去了雙目的光明,從此Mateo就徹底成了Harry。豆瓣上有人懷疑Harry是裝盲,此人的懷疑是基於兩個場景:一,Ray-x登門拜訪時,Harry居然對著門上的貓眼看了一下,然後沒有開門;二,三人晚餐時,Harry對Diego說不要那樣望著他。

我認為Harry是真的盲了,那兩個場景只是艾慕杜華的幽默。與其說Harry在裝盲,不如說他在裝不盲,尤其是第二個場景,Harry的言下之意其實就是:小子,別以為我盲了就不知道你在幹嘛。盲人都是敏感的,他不用看也知道Diego那個時候應該正在望著他。

Harry對於Lena的死應該一直都是內疚的,當他知道真相後,他對自己釋懷了,他決定將他和Lena合作的唯一作品《少女與旅行箱》重新剪輯--當年作為該電影投資人和製片人的老富豪為了把私奔的Harry和Lena引出來,故意把電影剪成了爛片。顯然,把電影復原是對死去的愛人最好的紀念了。復原的不僅是電影,也是過去的回憶,從此Harry又重新回復Mateo的身分。我聽到瞎了的Mateo說「瞎了也要把電影剪好」,我想起的是貝多芬。

情婦的情夫4

《情婦的情夫》講的是男導演和女演員相愛的故事,看上去和影壇潛規則有點相似,其實不是,影壇潛規則下,女演員只會和導演上床,不會愛上導演,更不會在已和富豪勾搭上的情況下放棄一切與導演私奔。《情婦的情夫》中的老富豪是可惡的,但女主角在男主角面前把老富豪形容成惡魔,她說她對被一個惡魔騎在身上已忍無可忍,這也並不公道,那時老富豪還沒有發惡,而被他騎在身上也是她的選擇--她也因此得到了她需要的,當她厭惡的時候大可以一走了之便是。就算說前度情人的壞話,也不要在現任情人面前說。

情婦的情夫1

Lena的現實是一場悲劇,為了籌錢醫治父親,她只好成了老富豪的情人,為了愛人獲得更多自由度完成電影,她只好在摔斷腿後繼續留在老富豪身邊,為了陪愛人回去馬德里拯救他們的電影,她死在了路上。但她參演的電影,《少女與旅行箱》,卻是一部喜劇。

[tags]電影[/tags]


陳牛 | 15-Feb-10 | 純屬瞎掰 | (234 Reads)

求籤這件事的有趣之處在於不僅可為己求,還能為他人求--最重要的是不必徵求對方同意,比如說我要給那位叫做妹妹的人求個籤,她就拿我沒辦法,跑來我屋外抗議示威也沒用。算命還得拿著那人的生辰八字去,求籤只要心裡想著他就夠了。我這輩子從未求過籤,倒是別人幫我求過不少,「別人」包括我媽、去年的有一個人,還有一個人說出來你未必信,劉皇發!

劉皇發求籤

(圖片是去年的。來源:香港新浪)

劉皇發每年都要為香港求籤,本人作為香港的一份子,這籤當然也就有我的份。所以說劉皇發為我求籤並不為過。和曾特首的代表全港論不同,我對劉皇發為港求籤是沒有意見的,因為他沒有說他代表了香港。我只是懷疑,大家都跑去為香港求籤,求出來的籤文是否一樣,若不一樣那又該以誰為準。

我對我媽為我求籤也是沒有意見的,只是討厭她求了之後走來告訴我今年我會如何如何,要怎麼怎麼做。試想如果我偷偷幫妹妹求了籤,之後又跑去她面前告訴她要怎麼做,估計她會一腳把我踢到爪哇島去,但是我媽是我親媽,我不能這麼幹,我唯一能做的是拒絕她給我的安排--確切來說是算命佬給我的安排。劉皇發做的和我媽做的其實相差無幾,所以他為香港求籤本沒什麼,但一想到他藉著籤文來安排香港和香港人的命運,我就覺得這傢伙還真操蛋。

老劉今年為香港求來一中籤,籤文喻有求必應。向誰求求甚麼,這可真是大有文章可做。向老天求還是向中央求?向google求還是向百度求?求經濟還是求民主?求骨頭還是求尊嚴?

生活在一個人民不能決定誰做領袖不能參與決策,甚至領袖也說不了事的城市,我們大概也只能自求多福了:別指望能得到更多,只祈求不會失去更多。其實求不如爭,因為求往往意味著要跪下。

[tags]求籤,劉皇發[/tags]


陳牛 | 09-Feb-10 | 純屬瞎掰 | (102 Reads)

石丹理,別以為你批上林燕妮的馬甲我就認不出你來。以前你說上網只要56k就夠了,現在你又說要考了牌才能上網。一個人姓甚麼甚麼常常是因為他祖先姓甚麼甚麼,但我認為石丹理姓石卻不一樣,這個姓有重要的意義隱藏其中--暗示他是生活在石器時代的人。所有生活在石器時代的人,都可統稱為石氏。

石丹理56k

「石氏」燕妮的鴻文《香港將成老人城》說的不是老人,是宅男宅女。他說「現下的宅男宅女」「從十幾歲宅到四十、五十、六十歲仍然是宅男宅女來的」,「大才女」寫文章好幾十年原來還沒有戒掉甚麼甚麼「來的」的毛病。根據一個人年輕時候的生活態度來預測他未來十幾二十年後仍保持相同的生活態度,這已很不合理,可「石氏」就連對當下的宅男宅女也並不了解,他批評「他們不工作,老了要別人養」。事實是,在香港,完全足不出戶、不工作的純正宅男幾乎不存在。

「石氏」對宅男宅女的描述甚為有趣,首先他給宅男宅女一個清晰的年齡界限:「一個人從十七歲起便步不出戶,拒絕工作」。原來一個人非得到了十七歲才有足不出戶的覺悟,那麼這些宅男宅女們在十七歲的時候究竟都遭遇了甚麼重大人生變故?請收看這一集的《走進科學》,我是主持人石燕妮‥‥‥我在《17 again》的影評中提到17歲是許多文人墨客特別喜愛的年齡,當時我舉了不少的例子,而石氏此文給我提供了一個新的例證,所以我不能說他這篇文章一點用處都沒有。然後要說到「拒絕工作」的問題,我認為,在香港年輕人身上發生的,被拒絕工作的機率比拒絕工作的機率要大很多。石氏拿出這樣的文章都能在報紙上混個專欄,恰恰反映了該問題之所在。其實,十七歲是一個甚麼年齡啊?就算不是浪漫的花季,至少也不會是為工作煩惱的年齡,難道‥‥難道不用上學啊!一般人十七歲的時候都還在讀中學,還在為上大學而奮鬥,石氏居然就給了他們一個拒絕工作的罪名,說這些人老了之後還要別人來養,是社會的災難。那我就要問「石氏」17歲的時候在幹甚麼?為了不拒絕工作,他在麥當勞兼職還是援交?

為了表現自己其實跟得上時代,「石氏」居然知道互聯網上的兩大潮物:facebook和twitter,甚至也沒拼錯。但是他說facebook上的都是「見不到面的朋友」,twitter上的都是「胡謅」,卻明顯漏了底,證明他對這兩種事物其實是一無所知。以facebook為代表的新一代社交網站都是以真實做賣點,上面的朋友大多不僅不會見不到面,有些可能見著面還要脫光衣服袒裎相見的;如果twitter上的是胡謅,那石氏那句經典的「10 10,並非10的10次方」算甚麼?twitter上很多真知灼見或者幽默言語豈是石氏這種才女所能寫得出來的!

基於種種謬論,「石氏」提出「電腦實用化」。他所說的「電腦實用化」就是「只用來通電郵、看新聞、儲照片和工作圖文,其他可以一個人玩的遊戲全部取消」,這其實還是一個謬論。一來存照片不算實用,拍照本身就是多餘的,二來通電郵仍然太宅,不利於改造宅男宅女,應該由信鴿取代,三來取消了一個人玩的遊戲,還有大量兩人以上玩的遊戲--其實現在還有出產完全沒有聯網功能的單機遊戲嗎?所謂的電腦實用化,又是極端實用主義在作怪,連電腦都不能用作娛樂,也許香港人是活該累死的,香港在成為老人之城前,已經成為悶死之城。

除了「電腦實用化」,最後「石氏」還自作聰明地提出用電腦要考牌的建議。開車要考牌是因為車開不好會撞死人,電腦要考牌難道是按滑鼠也會導致他人死亡?電腦其實比學單車還要簡單,石氏所謂的電腦要考牌只是表面說法,深層的含意是電腦要管制。甚麼叫做「除了打機及玩之外什麼都應用不上便考不到牌」?這說法說明考牌考的不是技術,考的是你想用電腦來幹嘛--問題是這個能考的嗎,電腦在每個人手中誰知道都用來幹嘛,要想控制別人如何使用電腦,除了裝個「濾爸」別無他法。如果是考技術,本港第一個用不上電腦恐怕是特首,接著是其下諸位高官,我估計石燕妮本人也是完全過不了考試的。如果考車牌也是考「車只可以用來在路上開」,那麼梁榮忠應該是考不到車牌的,因為他在車上做了一些開車之外的事情。

香港就是很多這樣的傻逼,對公眾有影響的公事不過問,對私人領域的事情卻多有看法。比如按照石氏「這個世界沒有電腦也可以運作」的觀點,香港沒有高鐵也可以運作,而且建高鐵是公眾的事,但石氏為甚麼不反對,如今卻走出來反對別人用電腦上facebook--只因為他自己用電腦只通電郵。如果「石氏」哪一天突然「完全不感到沒有了做愛不行」,是不是又要走出來提倡禁慾啊,連做愛也要考牌啊?--如果讓我做考官,我同意有這樣一個考試。現在想起黃霑之死,我懷疑也是由石燕妮「完全不感到沒有了黃霑不行」所導致的。

這種將自己的生活態度強加於人的人,說白了就是自己覺得屎好吃,就提議所有人跟他一起吃。這種人一旦發現有人原來和自己不一樣是不吃屎的,就馬上將之異化成妖魔鬼怪,殊不知真正的變態是他自己。

讀完全文,我突然醒悟,原來該文題目一點也沒起錯,有石氏家族這群返祖的人,香港必將成為老人之城,因為排斥新事物拒絕進步的才是真正的老人。

以後的故事書會有這樣一個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個人叫做石丹理,他堅持上網只用56k,後來他就死掉了。

[tags]石丹理,林燕妮,電腦,互聯網[/tags]


陳牛 | 06-Feb-10 | 純屬瞎掰 | (129 Reads)

愛了民建聯這麼多年,一直說不上來究竟愛它的甚麼。後來被黃毓民一語點醒,原來我愛的就是它的無恥。「民建聯最無恥」,這是一個多麼多麼高的評價啊。

民建聯黨旗下的狗

無恥是做大事的必備條件,最無恥更是一種境界。民建聯的最無恥非一日自宮練成,而是千千萬萬個日夜堅持不「洩」不斷自宮所練就的,它把無恥化為自己的理念,並且貫徹到底、始終如一,試問天下幾人能做到?正是本著無恥之心,民建聯做出了許多為人津津樂道的政績:

民建聯成功爭取

當然,最深入民心的政績還是它們為企鵝成功爭取到北極的居留權。就算我不是企鵝,我也能深深地感受到民建聯的無恥,那是一種天地為之動容、板塊為之移動、兩極為之顛倒的力量。假如我是企鵝,受民建聯此種大無恥精神的感召,我也願意有一條高速鐵路穿過南極,輾平我們的家園。到了北極,還能和北極熊大哥一起取暖、釣魚。

民建聯爭取北極居留權

然而,當我仍沉醉在「民建聯最無恥」的綿綿愛意之中時,我看到了一張圖片,我震驚了,一開始我不相信,我根本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原來我一直深愛的民建聯在無恥的道路上終於遇到了勁敵。

民建聯最無恥

雖說民建聯的群組原本有8萬多粉絲(後來因未明的原因被解散),是陳振聰群組的兩倍有餘,但民建聯黨員眾多,立黨多年,8萬多是他們那麼多人那麼多年才積累起來的人氣,陳振聰卻僅憑一人之力就爭取到了3萬多粉絲,他的無恥恐怕連譚耀宗都要自愧不如。因此,我的心有點動搖了,我要繼續愛民建聯,還是改愛陳振聰?

經過內心長久的掙扎,我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我要向民建聯建議:請爭取陳振聰成為貴黨成員吧!如果貴黨能得到陳大師的加入甚至領導,那簡直就是如虎添翼,兩股全港最無恥力量的結合必能戰勝世上一切,打敗金正日,成為宇宙最強!也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對民建聯繼續付出最最徹底的愛。

(以上圖片均來自這個群組: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312300407802 請加入一起愛死民建聯)

[tags]民建聯,陳振聰[/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