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30-Sep-09 | 電影有讀 | (113 Reads)

1,殺手原是獨來獨往的職業,到了這個工業時代,殺手也變成了group project,分工作業,還要講究他媽的團隊精神。為客戶設計一套意外死亡的方法,其實就是一種小作坊式的創意工業,政府應該大力支持。

2,在過去的野蠻時代,每個殺手都有自己的一套殺人方法--鑑定一個殺手是否足夠出名就靠這個,甚者還有在現場留下玫瑰的癖好,而我們熟知的小丑,他喜歡幫人做個小手術--割一個笑口常開。這些特立獨行的殺手從來不怕別人知道人就是他們殺的。但是現在出現了一群不同的殺手,他們要讓目標死得猶如是一場意外。這是一群不需要武器的殺手,無論是飛鏢、手裡劍還是火槍、引爆符,所有冷武器和熱武器在他們的暗殺中都一同失去了意義。在死者身上留下任何武器傷害的痕跡,等同行動失敗。

3,鄭保瑞拍《意外》並不在於講述這樣一群殺手如何去製造意外殺人--如果他那樣做,那麼這電影該改名叫《死神來了》,然後我們就會知道原來死神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正如「曹仁超」這個名字背後其實是一群人一樣。事實上,導演並不擅於通過製造意外來殺人,一個坐輪椅的老人雨天在電車軌上被電死,一個坐在車中的女人被消防栓突然射出的水射中而死,這些能叫做意外嗎?

4,或許應該這樣解釋意外:凡是警方找不到兇手的死亡都是意外。你會相信幾天前北京一家新疆飯館爆炸也只是意外那麼簡單嗎?

5,主角「大腦」相信所有意外都有可能是人製造出來的。殺手不相信有意外,正如雞不相信真愛,其實都屬於職業病。

6,從《意外》看來,鄭保瑞對女上男下體位情有獨鍾,要不然怎麼會把兩場床上戲都安排女人騎在上面。

7,如果你打算看這部電影,下面第八點就不要看了。

8,任賢齊刺向古天樂的那一刀,證明任賢齊確實不是會通過製造意外來殺人的殺手。他的方式直接了當。

[tags]電影,殺手[/tags]


陳牛 | 19-Sep-09 | 大千世界 | (142 Reads)

大陸的一位朋友叫我幫他買本書,還隆重推介給我看,說能帶給我久違的閱讀快感。那本書的書名是《惡搞研習營》(《Haunted》),作者 Chuck的成名作《搏擊俱樂部》(《Fight Club》)曾改編成電影。《惡搞研習營》不是禁書,恐怕也接近禁書了,大陸還買不到,因為尚未有引進,所以他只能托我幫他買,台灣出版的。

那位朋友是我在興寧一中的學弟,姓袁,才華橫溢得讓人喜愛,曾千里迢迢跑去西安讀大學,現在深圳工作。我們雖曾在同一所中學就讀,但從沒見過面,這次幫他買書,總該有機會見上面了。我得先去辦個回鄉證。

說說這本書吧,它的封面上除了有一個大大的紅色"shit",還寫著這樣的一句:據統計,到目前為止,已有73人在本書的朗誦會裡昏倒,人數仍在持續增加中‥‥‥(我想,後面應該再加一句--下一個可能是你!)作者在後記中也寫到了他在不同場合朗誦本書某些篇章時導致聽者昏倒的事件。但我對這種事始終半信半疑,我更相信是朗誦會的空氣流通不佳、朗誦太長聽眾體力不支之類的原因。多年之前傳說有一首叫作《黑色星期五》的歌曾導致很多人自殺,我的看法是:不要迷信歌,歌只是一個傳說。

事實上,作者大概也不期望讀者相信那種事情,因為懷疑是買書更大的誘因,懷疑的人總想親自驗證一下傳言的真偽。

書是給朋友買的,我不便翻來看。每一個愛書的人對新買的書就像對待女人一樣,無不希望自己是第一個碰它的人,翻開來看就更不應該了。但我還是偷偷翻開,瀏覽了後記和其中的一篇《腸子》--據作者所講,正是《腸子》這篇的朗誦導致了大部分的暈倒事件。《腸子》一文所講的三個故事確實夠讓人惡心,看完之後我猜測昏倒的應該都是男人,因為女人聽了之後比較難有身同感受的效果,比如她們怎能感受到拿東西插入小雞雞尿道的感覺。

當我親手把書交給朋友,我會跟他說:哥們,放心,我沒碰過你這本書,你慢慢享用。很明顯,這是我在騙他。

更正:感謝cebi的糾正,那首讓人聽了會自殺的歌應是《黑色星期天》,不是《黑色星期五》。

[tags]惡搞研習營[/tags]


陳牛 | 16-Sep-09 | 大千世界 | (777 Reads)

《The Final Destination》拍到第二集已經是個終結,看過有人爭論第一好看還是第二好看,但似乎從沒人會把第三集納入討論,更沒人料到還敢出第四集。現在藉著3D,這個系列居然復活了。

《死神來了》的精彩之處主要在於死神是一個調皮搗蛋鬼,他喜歡設計出各種花式把人殺死,很注重每一個細節的配合,一點也不嫌過程太過複雜麻煩,其中的巧妙之處就算死者看到大概也覺得自己死得實在不冤。如果你小時候曾經試過用各種方法把小動物弄死,那你可能還會會心而笑。但看完這第四集之後,我敢肯定死神已經累了,儘管我不能肯定導演是否已累--沒人會覺得數鈔票是累活。殺到第四個幸存者黑人保安,死神已經懶得再去設計,來輛大卡車把他撞死了事;到了最後,死神再次用車做道具,而且是一次過殺死了最後三位幸存者,由此看來死神真的很累。幾乎每一次到了最後都是同一個套路,幸存者破解了死亡順序,活了下來,過了一段時間後,正當他們慶祝從死神手中逃脫時,死神再一次光臨。死神的程序既然根本無法破解,那麼為何還要多給幸存者一段苟活的時間,這段時間他幹嘛去了?這明顯是電影的一種技巧(很爛的技巧),但我更願意相信是死神累了,他需要休息之後再來。

死神4來了

《死神來了》的另一看點是人和死神鬥,看人類如何猜出死神的設計,然後將之破解。到第二集,電影還在探討這個問題,第三集的內容我已經忘了,但第四集肯定是沒花心思在這上面,毫無突破可言,男主角很快就想出了方法,就是前幾集說到的那一套--擾亂死神的設計,剩下的只是回憶起正確的順序而已--令人吃驚的是,主角有不凡的預感能力,但記憶力卻非常糟糕。死神殺人的方法不變,破解的方法依舊,因此結局也不會再有新意,幸存者無論做出多少努力,都只有死路一條。黑人保安的選擇是正確的,讓死神用恐怖惡心的方法殺死,還不如自殺來得輕鬆,但他沒有自殺成功,主角後來發現黑人保安沒能自殺成功是因為順序上還沒輪到他。我覺得這個解釋牽強,因為既然能把已該死的人拯救出來,那還沒輪到死的人也能選擇先去死。黑人保安自殺失敗,只是一個笑話而已,不是死神的安排。

一部電影倘若劇情空洞,就只能靠特技來挽救;倘若連特技也沒新意可言,那就只能把特技做得更逼真一點,比如用3D技術。但老實說,3D《死神4來了》沒有想象中令人震撼,我只是看得有點暈,眼睛有點痛。我不排除本人不適合看3D電影,而我只能說:不僅死神累了,我也累了。相信我,死神有一天也會死,肯定是累死的。

世上不少越拍越糟糕的系列電影,但是像死神來了這樣,敢不斷重複自己的,還是很少見,本人給夠二十個「珍」。

[tags]電影[/tags]


陳牛 | 12-Sep-09 | 大千世界 | (64 Reads)

6號那天,旺角又有人潑了鏹水,閭丘露薇老師很快就在twitter上對此事發表了看法

當年香港媒體報道長洲燒炭自殺,結果那年用這個方法自殺的個案激增,香港電子媒體有不成文的規矩,不報道自殺。旺角高空投擲腐蝕液體的人還沒有找到,已經有人效仿,旺角吵架動手,向對方潑硫酸,殃及無辜路人。不知是否又是受媒體之前報道的影響?

閭丘老師的意思是:媒體的影響力巨大,對負面事件的報導會催生更多的負面事件。我覺得這種看法很有問題。如果媒體報導的負面事件都會導致別人效仿,那是不是從此媒體都不要報導負面事件了?從此社會就一片安祥了?媒體報導和自殺激增可能有一定的關係,但將媒體報導和自殺激增簡單聯繫起來,會讓人忽略自殺背後更重要更真實的原因。

由於不知閭丘老師所說的「當年」究竟哪一年,也就無從知道「當年」香港媒體如何報導燒炭自殺,以及「當年」燒炭自殺的個案如何激增,更無從研究兩者的關係。但是可以研究的是,香港電子媒體是否有不報導自殺的不成文規矩--香港的媒體人大概可以對此作答,但閭丘露薇所在的鳳凰衛視可不能算是香港媒體,鳳凰衛視如此國際化關心的都是大事,對自殺的新聞自然是瞧不上眼。本人不是媒體人,而且一向孤陋寡聞,對此不成文規定是未曾耳聞,但是我想,同樣是媒體,電子媒體有導人自殺的效果,平面媒體也應該有,那為何強調電子媒體有此不成文規矩?難道平面媒體就比較缺德?就算電子媒體守住了這條「不成文的規矩」,也還有很多人會看到報紙上的報導,看完也應該會跑去自殺吧?

值得思考的是如何處理自殺的新聞,而不是簡單地以不報導處之。不報導反而是一種消極的態度,生命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社會也沒有得到應有的思考。

閭丘老師認為6號發生的潑鏹水事件是對之前幾宗高空潑鏹水的效仿,這顯然並不對。在方式上就有很大不同,一個是從高空往下潑,一個是面對面潑。前者對後者並無借鑑的意義,因為前者的主要特點是隱祕性,目標是樓下每一個過客,在狂徒看來也就沒有所謂「無辜途人」,後者卻是面對面的,有確定的尋仇目標。潑鏹水的復仇方法其實早在鏹水狂徒之前已有之,根本談不上仿效,要說仿效那也該把仿效的對象追溯到更早之前。

希望閭丘露薇老師不要再犯這樣的錯誤,讓我們這些粉絲傷心。

[tags]媒體,自殺[/tags]


陳牛 | 03-Sep-09 | 大千世界 | (735 Reads)

劉德華瞞婚一事可謂沸沸揚揚,我也有話要說,但我無意加入反華或挺華的任何一方。

一年前,阿嬌敞開雙腿向世人宣告:玉女時代就此終結。事實上,玉女時代早該結束,因為世上本無玉女,全是商家為青春少男製造的假象。超塵脫俗冷豔無比的小龍女離開古墓前與世隔絕多年,的確算得上是「很傻很天真」的玉女,但她一出古墓便被道士尹志平污辱了,現實是殘酷的,世人需要假象。

世上不僅沒有玉女,也沒有金童,說開了金童和玉女本就是同一種東西,只有生殖器的分別而已。劉德華這件物品,產於金童時代--那時候金童很多,他們遙遠,並與大眾時時保持一個足夠讓人產生幻想的距離。毋庸置疑,劉德華是金童中的優質產品,難得的是都四十多歲了,他還在刻意經營這種形象;他苦守「單身」多年,一直是各年齡層婦女的性幻想對象,他要是也出攬枕,大賣是必然的事,但是作為一個金童,他是不恥做這種事的。

有朝一日,劉德華已婚的消息不脛而走,這就和阿嬌突然對著陳冠希老師乃至全天下敞開雙腿一樣讓人難以接受。阿嬌放不下,劉德華更放不下。

劉德華是否已婚,我實在沒有興趣知道,我只是替他可憐。當他的同輩一個個淡出領獎台,當他的後輩一個個結婚並依然能保持人氣的時候,他還在不惜一切維護著那千年不變的形象。他怕老,他怕淡出公眾的視線,他怕少女少婦們夢中再也沒有他。事實上,隱瞞比不隱瞞更辛苦,越是隱瞞,媒體追得越緊,可是他卻選擇了隱瞞。就這樣,劉德華究竟有沒有結婚,成為比梁振英究竟是不是共產黨更急需解答的問題;劉德華哪一天結婚,比香港哪一天普選更讓人揪心。

老實說,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說「還能在夢中見嗎?」,我實在有點受不了,但僅此而已。金童時代由他,而不是四大天王的其他三人來宣告結束,劉德華應該欣慰才對。華叔,世界上有一個女人,比其他女人更需要你啊。其他女人就交給我吧,除了楊麗娟。我辦事你放心。

[tags]劉德華,金童[/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