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4-Jul-09 | 大千世界 | (124 Reads)

昨天發現玩聚有幾個人在推薦一篇文章,是寫香港的,題目是《還是我來給大家科普一下香港的問題吧》。標題的口吻相當自信,作者自以為對香港已經非常了解,「科普」一詞更表明作者把自己的表述當成了都是基於事實的陳述,但很可惜,作者雖然裝得很客觀,文中也有一些確是事實,但同時也夾帶了不少私貨,比較片面。

著名的「戰地玫瑰」閭丘露薇老師也不時在她的網誌上談到香港,但也時常犯錯(),大陸的讀者由於缺少了解香港的機會,一般都看不出問題所在,於是信以為真。這篇《還是我來給大家科普一下香港的問題吧》不知是誰寫的,和閭丘露薇寫得差不多。我不敢說我對香港非常了解,我也是大陸移民過來的,走在大街上有時還會迷路,不過我也不會說「給大家科普一下」。文中若有說錯的,還望指教。

1,愛國問題

文章一開始就說到愛國的問題:

50年代,很多人逃难去香港,这里面其实大部分都是在国内有产业的,所以这群人是比较爱国的,60年代又有很多逃难的,这群人受过共产党的罪,后代也很恨共产党。

香港的歷史我讀得不多,不太了解。但這句話表面上就有問題,都是逃難的,怎麼50年代逃過去的就愛國,60年代逃過去的就不愛國?都逃難了還國內有產業?國內有產業所以就會愛國?

在60年代,爱国的和恨国的基本一半对一半,爱国的基本和共产党有联系,很多底层爱国,因为英国人太压迫他们

在香港,「愛國」不是單一的論述。在沒有界定清楚甚麼叫做愛國的情況下,多了一個恨國的說法已經是不知所謂,還要切分成剛好一半就更莫名其妙了。

談到愛國當然不能只說相去甚遠的五六十年代,89年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年份,作者或者不敢談,或者根本沒有相關的認識。

2,二十三條

再接下来就是23条,搞得50万人上街,董建华下台。其实说白了闹23条的只是几个汉奸走狗,大部分人是因为生活水平下降

前面不知道作者的愛國觀如何,看到這裡總算看清楚了,原來反二十三條的就是漢奸走狗,那麼香港還真是滿大街的漢奸。作者不清楚二十三條為何物,故也不知它對香港人所帶來的惶恐,輕率地就把50萬人上街的原因歸於「生活水平下降」--又是共產黨最拿手的經濟論述,就是把人簡化成只要能吃飽飯就能滿足的動物。其實也不太能怪這位作者,因為其實到今天,連香港也有不少人相信民怨都歸因於經濟。不能忽視的事實卻是,許多香港人固然都很現實,而且普遍有政治冷感,但還不至於眼看著最珍貴的自由遭受侵害而無動於衷。

3,商人治港

這位作者對商人懷有極大的敵意,他指出香港政府官商勾結,這一點基本沒錯,但他幾乎把這當成了香港唯一的問題,把商人當作香港所有問題的罪魁禍首。

简单评价就是香港政府被地产商绑架,但香港人最奇怪的就是他们不骂地产商,而把一切怪到共产党头上。其实要不是共产党,香港97金融危机98年久彻底死掉了

多無知啊,這位作者居然沒有聽過香港人罵李嘉誠罵地產商,我懷疑他只是來過香港走馬觀花幾天就覺得可以幫大家「科普」一下了,甚至可能連香港也沒來過,只看過幾本書可能還是閭丘露薇之流寫的。很多香港人不喜歡共產黨是事實--這不能怪香港人,畢竟共產黨的歷史不太光彩,但香港人實際上倒沒有把一切都怪到共產黨頭上。香港人怪共產黨怪得最多的是插手香港事務太多,違背了一國兩制的承諾;香港講法治,共產黨講人治,這是根本矛盾。

共黨治港

近年來,香港經濟的確得了中國政府不少好處,但要說沒有共產黨香港早在98金融海嘯就已經完蛋,這也太牽強了。那時香港還有相當多的外匯儲備,負責打大鱷的也是港英餘孽曾蔭權是也,不是共產黨派來的天兵神將。而且這論調也實在太像有首歌唱的: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新中國就沒有性生活。(新聞回顧: 要不是中央政府照顧你們香港,完蛋了 。)

这方面就的确要怪中共,因为地产商也把中共收买了,所以香港保皇党由两部分人组成,一是富商,二是67年前的地下党,前者都不干好事(不过没他们,香港经济只会更差),后者还干点实事,所以选举的时候后者还能被选上不少,而前者呢,大多是自动当选,因为香港立法会60个人只有30个位置是选举产生,另外30个都是富人轮流坐。

香港的地產商還沒有強大到可以收買中共,把富商架在中共頭上根本是本末倒置了。天下是中共的,他們要甚麼有甚麼,哪裡輪得到香港地產商來收買,當然富豪對於中共來說還是有可利用之處。中共不願意改革香港的政治,很明顯不是因為富商的收買。反過來是因為富商在國內都有生意,不敢逆中共旨意,控制起來比較容易,所以中共一定要把他們弄進去立法會幾個,這是在招安。其實直接參政的富商並不多,「選」進立法會的富商如李國寶也幾乎從不與會議政。如果說的是有富貴黨之稱的自由黨,那又是另一回事。據說該黨上次立會選舉被共黨拋棄了,因此連正副主席都沒能選上。

4,民主政治

偏偏选举产生的30个人里面有一半是唯英美是从,每年闹六四所以共产党一直不放心(这也是为什么共产党要靠那些富商议员来对抗这些泛民人士),再加上现在30个人里面有几个是草根出身,开口闭口就是革命,在立法会动武,导致整个社会戾气很重,民怨很深,集中表现就是旺角被泼了三次硫酸,伤及上百无辜

在這位「科普」作者看來,民主派都是「唯英美是從」的,這顯然是沒有事實根據的指控。如何叫做唯英美是從呢?民主派紀念六四,紀念的都是死去的中國同胞,怎麼會是唯英美是從呢?社民連三子雖然都比較粗魯,但顯然也都是不會武功的,那些小把式又怎麼算得上是動武?最謬誤的是,這三個人在立法會上表演荒誕劇,怎麼就會導致社會戾氣很重呢?把針對政府無能的民怨轉嫁到三個立法會議員身上,真高招,甚至把旺角潑硫酸事件這筆賬都算到他們頭上了,其邏輯演繹得可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呀,我給十個「珍」。

北京又怕香港直选的人不听话,又怕直选对国内政治造成压力,就把直选特首定位2017,直选立法会定为2020. 这点就搞得香港人很不爽,他们不把矛头对准当年英国人搞的低税高地价,而把一切怪到北京头上。

普選關低稅高地價甚麼事?

5,文化產業

文化产业现在不如以前是很容易理解的,过去很多黑帮片,赌博片,三级片,现在不让拍了,就这么简单。

香港文化產業不如前有很多原因,但絕對不是因為不讓拍了(別冤枉了中共)。此處雖然沒有太多值得說的,但充份表現了作者的無知。甭說黑幫片賭博片,就連三級片都還可以拍,作者難道不知道去年出了部電影《新金瓶梅》就是香港拍的?作者難道不知道蕭若元正在籌拍3D版的肉蒲團?只是這些片子都進不去國內而已,這不是香港的問題了。另外,香港的電影也絕對不只是黑幫片、賭博片和三級片這三種片子。

6,香港人

过去经济好又被英国人洗了脑,觉得民主就是一切,宁愿住那种小得不能在小的房子。过去根本没有去动念头要改善生活质量,现在香港也没反垄断法,消费者保护法,最低工资法,过去不争取,现在觉得共产党好欺负,全部伸手要这要那

英國人有沒有洗香港人的腦我不知道,我來香港時,英國人已經走了。但是我覺得最好不要一百步笑五十步。說香港人「過去根本沒有動念頭要改善生活」,「寧願住那種小得不能再小的房子」,把過去的香港人說得太樂天知命了。香港人要是都不思進取,哪裡有香港的今天?誰不想住大房子?過去也不是不爭取,是爭取不到,現在當家做主了,當然更要爭取。說香港人「覺得共產黨好欺負」,請告訴我,這個不是搞笑吧?這個世界上敢欺負中國共產黨的只有兩個人,一種是恐怖分子,一個是金正日。

处处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给国内捐点钱就更加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看不起大陆这个那个。内地人在香港受到的歧视,比在美国还多些。

港人確實優越感很重,但也不是特別針對大陸,但凡比香港落後的都不太看得起。事實上,內地人也瞧不起港人,這位作者便是其一。所以港人和內地人是互相歧視。自大排外是中國人的通病,內地人還不是常常取笑朝鮮嗎?這方面港人要反省,內地人也要。有時候大陸的朋友把「大陸」、「國內」這些稱呼也視作歧視,就太過敏感了。難道只能說祖國嗎?

總結

我看過不少內地人筆下的香港,很多都離不開偏見,連身為記者並且移民香港多年的閭丘露薇都可以寫成那樣。大陸同胞常常抱怨西方誤解了中國,但他們實際上也常常誤解別的地方,比如香港。香港沒有因為離大陸近而比較少誤解,距離越近,往往產生更多的誤解。

[tags]香港[/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