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2-Jul-09 | 大千世界 | (136 Reads)

明報家明說他是衝著女主角Megan Fox進場看變形金剛2的。我不同,我是衝著linkin park進場的。所以我坐到最後一個才離場。第一集時,片尾曲響起,聽得我熱血沸騰。我就為了尋找這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所以,我也不批評這部電影劇情多幼稚。尤其是,一件事若是眾所周知的事實,我會覺得那是不值一提的。

電影的笑料有些真的比較幼稚(幼稚的成人笑話),這大概才是家明和石琪異口同聲說電影劇情兒戲的真正所指(就這一點石琪都可以寫兩篇影評出來登在專欄,我實在服了)。坐在電影院最猜不透的往往不是劇情,而是觀眾的笑聲。既然我認為不好笑的別人都覺得好笑,那就是說這不是眾所周知的事實,所以我就在這裡提一提。但同是這一群看得不時哈哈笑的觀眾,總是在片尾演員表一出,他們馬上就起身離開的,彷彿痔瘡發作,一秒也無法停留。

變形金剛並非完全言之無物的,至少它講了一個題目,就是友誼。這一集講的是柯柏文和Sam的友誼,其實上一集也是講友誼,是大黃蜂和sam--所以第一集大黃蜂更像是主角,到了第二集老大柯柏文的地位總算提高了,但也是有代價的,就是要死一次--話說上一回大黃蜂也差點掛掉了。

友誼引申而來的就是犧牲。柯柏文為sam犧牲一次,然後sam也為柯柏文犧牲一次,真正的友誼都是能夠犧牲自己的,真正的愛情都是經歷過考驗的,不過最後他倆都復活了。說劇情老套並不為過,因為關於重生,我們在很多西方電影中已經看過,比如《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的甘道夫,《魔幻王國:獅子‧女巫‧魔衣櫥》(Narnia)的獅王,後兩者可都是文學名著改編。不管是柯柏文,還是甘道夫或獅王,他們都是leader,然後他們重生後都變得更加強大。別忘了,西方的鳳凰是會浴火重生的,而中國人說死就是死(當然共產黨的電影角色通常都是要死很久的,死之前還婆婆媽媽說要交黨費的),基本上不會有重生,頂多借屍還魂,可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同樣的,輪迴也不是同一個概念。這是中西兩種不同的生死態度。

看完這第二集我有一個想法:變形金剛其實不能算是科幻。這群看上去是高科技成品的機器人,其實都是遠古文明。他們對Allspark的崇拜,等同於原始人對火種的崇拜,所以Allspark也被翻譯成「火種源」。這個allspark可以給本無生命的電器賦予生命,也可以令已死的機器人重生。這是上帝才有的力量,是超自然的力量。再看看至尊金剛之一的科倫,他手裡拿著的正是人類巫師用的權杖。再看看最後令sam復活的是甚麼,是已死的幾位至尊金剛殘留的精神力量。

其實電影裡也出現了一個具有科幻性質的機器人,就是那個會真正變幻成人形的女狂派--這是《未來戰士》裡面的設定啊。在變成汽車變成飛機的變形金剛裡,這種會變成人形的機器人真是不倫不類。不過如果有,我也想要一隻。

電影雖然以炫耀逼真的特技作為主打,然而其故事也有一個骨架:機器文明的起源,以及這種文明和人類文明究竟有何種關係。這樣,這部電影也有了現實意義,人類就算種族再不同宗教再不同,也至少還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類,你看連機器和人類兩種這麼不同的文明都可以融合在一起,那人和人之間為何要搞得那麼多仇恨。

家明還說到變形金剛都很醜,這可真是見仁見智了。要說醜,我倒覺得線條太過分明的動畫版變形金剛比較醜。變形金剛的真正賣點不是他們長得好不好看,而是可以在兩種型態間變化。要看好看的人物造型,還是看美少女戰士看綠壩娘去吧,那些完美得不合比例的過分可愛的人物,日本漫畫裡一大把。在變形金剛真人版未拍之前,很多人都在猜測電影會怎麼設計這些機器人,甚至冒出一些和原作極像的贗品,後來真正的設計大家都在電影裡見到了,和動畫版的形象很不同,我個人認為是一個驚喜,因為很酷。我覺得電影版的設計最大的毛病是各個機器人之間的差別不夠突出,造成觀眾不知道誰是誰,尤其是在打鬥時就變得眼花撩亂了。最好辨認的就只有兩個,一個是大黃蜂,因為他全身都是黃色,另一個是柯柏文,因為他的口罩和胸罩都很特別,其他的就連大反派麥加登也是難以辨認的。

第二集狂派的戰鬥力相當差,柯柏文一個人可以對付包括麥加登在內的三個狂派。後面出現的合體機器人大力神看上去很厲害,好像甚麼都能吸走,最後丫居然被人類的砲幹掉了,所以大力神出場的唯一貢獻是展示他那兩個巨大撞到一起會「哐噹哐噹」的睪丸--連小孩子看了都會笑,現在的孩子真不單純啊,我和他們那麼小的時候就看不明白。最後只好把希望放在最終boss科倫身上,來一場華麗的戰鬥,結果吧,在重生的柯柏文面前也是不堪一擊。真不知道第三集狂派還會有甚麼新的機器人登場能和博派抗衡,難道是麥加登有奇遇練得神功?是葵花寶典還是萬佛朝宗?

最後推薦一篇挺有意思的分析文章:用等級系統的概念去理解《變形金剛2》

[tags]變形金剛,電影[/tags]


陳牛 | 09-Jul-09 | 大千世界 | (115 Reads)

web2.0讓網民具有了製造輿論的力量,其中Youtube已漸漸變成報復的工具,似乎誰也逃不過網絡。

到了網絡時代,復仇已不需要用劍,用Youtube就行了。皮肉之痛算甚麼,讓你身敗名裂、生不如死、心靈受創才過癮。「信不信我放你上Youtube」比「信不信我打你」或「信不信我搞你菊花」更有恐嚇力。「才子」倪震在很多年前已經示範過如何運用媒體唱衰情敵並將對方趕盡殺絕,人家辦雜誌還要成本,現在用Youtube,其成本幾乎為零而圍觀效果卻可能比前者更佳。

這種手機錄製的具有報復意味的短片在Youtube上並不少見。「香港之恥」一詞顯得十分公義,背後真正的動機卻是私仇。這一招確實狠,就這麼一個詞已把片中女主角打成了「香港公敵」,但看完此片,大家不免懷疑,這個詞的真正所指似乎應該是藏在鏡頭背後的拍片者,所謂自取其辱正是如此。與阿嬸對罵一起為其他乘客製造噪音已是無聊,但是如小奧發現得那樣:「最震驚係到尾應該係拍片者畫花架巴士!」

在網絡進入2.0時代後,網絡暴民的問題開始出現,支持他們施暴的最充足的理由往往就是所謂的公義,而上面提到的以「放你上Youtube」為代表的個人性復仇行為,本質上也該劃入網絡暴力的一種。

[tags]Youtube,網絡暴民[/tags]


陳牛 | 04-Jul-09 | 大千世界 | (6156 Reads)

別看這位大叔舉止怪異,但他說得一點也沒錯。郭富城憑甚麼向MJ致敬!

MJ之死在全世界吹起一陣致敬風。之前CCTVB隨便在勁歌金曲安排幾個歌手唱幾首MJ的歌就叫致敬,現在郭富城開個演唱會都說要向MJ致敬。這他媽哪裡是致敬,擺明是拿死人的光環往自己臉上貼金。我不認為某個人不夠資格向MJ致敬,誰都可以向他致敬,但致敬要有誠意,而不是藉機宣傳發死人財。郭富城演唱會要向MJ致敬可以,請以MJ的名義將演唱會收入全部捐給兒童慈善機構。

剛好昨天的東張西望採訪郭富城。郭富城提到自己演《殺人犯》太入戲,有一次開車時還在角色中難以自拔,差點發生意外。估計郭老師又想向Heath Ledger致敬了吧。有一種現象,現在的演員不管自己演得好不好,都喜歡說自己演得太入戲難以自拔,AV男優都還沒說女優逼太緊難以自拔,他們有甚麼難以自拔的。

入戲不代表已經進入演技的最高境界,反而真正在最高境界的都知道自己在演甚麼並能適時地抽離出來。我向來都懷疑Heath Ledger之死是因為他太入戲--這只不過是傳媒的煽情技巧而已。同時,我們卻忽略了Heath Ledger真正面對的精神困境。

[tags]郭富城,Michael Jackson[/tags]

Technorati : ,


陳牛 | 01-Jul-09 | 大千世界 | (730 Reads)

今天在facebook上看到一段短片,講述陳柏宇老師「不為人知」的祕密。

這件事至少說明了三點:

1,音樂是有生命力的。

2,陳柏宇還很年輕,年輕才情不自禁。

3,人生要做到收放自如是困難的,有時想收收不了,有時想放放不了。

其實我覺得不太明顯。但我真正想說的是,為甚麼要對別人情不自禁扯旗加以恥笑?我們的社會向來對扯旗、飛釘都非常敏感。有女權主義者說,女性戴胸圍是女性被壓迫的表現。那麼,男性不準公然扯旗又是誰的壓迫?

扯旗不等於淫蕩,淫蕩不代表罪惡。希望大家以後都能坦然面對別人扯旗和飛釘,做到臨危不亂,生理反應除外--因為我覺得一個正常人看到自己喜歡的人扯旗或者飛釘都應該有所反應的。我是認真的,別當我開玩笑。

[tags]陳柏宇[/tags]

Technorati :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