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9-Jun-09 | 大千世界 | (135 Reads)

陶喆唱過:「今天我的心情有一點爛爛的,可是說不出來到底為甚麼。」而當代的偉大哲學家張震嶽老師的答案就是,因為思念是一種病。這個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還不知道的是,非禮原來也是種病。

非禮這種病表現在,病人沒有被非禮而會感覺到被非禮。魯迅就說過,非禮原來不是病,亂喊非禮的人多了就成了一種病。這種病是突發性的,常常發生在衝突對抗的某一方,並且主要發生在女性身上。在男性身上也有類似的病出現,叫受迫害幻想症,不過由於男人的身體比較缺乏性方面的價值,就沒有導致非禮病的氾濫。兩種病雖然相似,但又有所區別,受迫害幻想症患者通常真的是思覺失調,而非禮病患者卻恰好相反,自己沒有思覺失調而常把別人當成思覺失調。

案例:長毛非禮女途人。

事實已經擺在眼前:長毛的品味還不至於如此惡劣,對一個向自己不斷展示中指的女子產生性趣。頭髮長不代表他眼盲。

非禮本來是一項嚴肅而且嚴重的指控,現在被這些動輒控訴別人非禮的人弄得兒戲了。就好像顛覆國家罪一樣,已經被中國政府弄得很兒戲了。此女途人和中國政府對付異見者的手段是一脈相承的,就是給對方一個莫名其妙的罪名。為免有人真的被非禮而沒人願意再相信的那一天到來,請各位親愛的女公民對那位「不幸」被長毛非禮的女途人表示譴責。

本人已含淚致電長毛表達了深切的慰問。

[tags]非禮,長毛[/tags]

Technorati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