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3-May-09 | 大千世界 | (86 Reads)

香港出現了首宗「豬流感」確診病例,是天上飛過來的一名墨西哥人。本來墨西哥遠在北美,香港人對它的認識,恐怕僅止於謝賢曾經「向世界出發」到那裡走了一趟,以及美國電視電影的角色常常流落至那理。除了仙人掌,現在香港人終於知道那裡還有豬。但墨西哥卻突然成為了香港的敵人,我不僅聽到一些朋友在罵「墨西哥人死遠點」,甚至連傳媒也在罵墨西哥人玩殘中港台

老實說,對於這種流行疫癥的恐懼,我難以和其他香港人身同感受。2003年,我本來也應該在香港,sars剛出現時我還在香港,在它爆發之前我回鄉下去了,回到原來那所中學讀完了最後半年。我鄉下對sars也很緊張,只是沒有停課,那年五一假期有一名同校的學生未經批准跑去珠三角地區度假,被學校知道了,回來後遭到嚴處,「開除學籍,留校察看」。

那名墨西哥人是不是在「豬流感」爆發後出行的,我無法確認。但我確定的一點是,許多香港人其實和該名墨西哥人差不多,不管有病沒病,喜歡到處走,而且行程其實通常很早定下來,除非天塌下來,否則絕不取消,之前泰國出事還當去體驗當地文化。說回當年,不正是香港人把sars帶到加拿大、美國的嗎?多謝香港人「玩殘全世界」--有人可能辯解說源頭在中國,而這次豬流感病毒據說源頭也不在墨西哥而在美國。其實香港人雖然每年的新年願望都是「世界和平」,但對世界的責任感其實和那名墨西哥人不相上下,誰是「五十步」誰是「百步」還不好說。如果sars當年某個在加美的香港人感染sars住了院,本來已生死懸乎一線,耳朵還要塞滿異國「Hong Kong people die farther a little」的罵聲(別誇我,我知道我的英文實在太好了),你們受得了嗎?說香港是中西文化的交融點,可是香港人有時候既失去了中國人本應有的人情味,也沒有學會西方的人道精神。其實在這件事上,也不需要太多的人情味和人道精神,香港人只要把對方置換成自己再想一想就可以明白是否做得過份了。

當然,如果真有人因為自己或者親友被該名墨西哥傳染而重病,那罵他幾句我也實在沒什麼好說,儘管他是無辜的(注1),除非你有證據證明他是墨西哥派來的生化武器,但目前大家都還沒事,就開始罵了,反映出來的就好像大家關心的其實是因為這個墨西哥人而少了許多娛樂節目。恐懼最可怕的不是恐懼的對象,而是恐懼本身。這和大陸一些磚家說豬流感「可防可治」所表現出來的「大無畏」樂觀精神真是相映成趣。

從墨西哥回來的香港交流生真該慶幸一下自己沒帶病,就算帶病了也該慶幸有個墨西哥倒楣鬼在前面頂著,不用帶著「玩殘中港台」的罪名。

注1:該名墨西哥人入境檢疫時體溫正常

[tags]豬流感,H1N1,墨西哥[/tags]

Technorati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