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1-Nov-08 | 大千世界 | (189 Reads)

[2008/09/18 - 2008/11/01]

  • 引述 :『难道,你能跑得过,

    追赶者手中的权力?』

  • 引述 :『俄罗斯军队留给格鲁吉亚人的标语:

    "格鲁吉亚的同志们,请认真学习现代军事理论,我们还会来考你们的。"』

  • 引述 :『深圳一名中年男子在酒楼内借着向11岁女生问路之机,将其强行拖进洗手间内猥亵。当女孩父母回头找该男子讲理时,男子竟叫嚣"我是交通部派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酒楼内的摄像机将这一幕录制下来。 』
  • 引述 :『民族性論述的誘惑,在於它的輕省方便。我依然尊重柏楊的勇氣,感念他的啟蒙,但是我必須逃離他的誘惑。』
  • 引述 :『蘋果批真正的動機,只是那老掉牙的問題:真正的「因材施教」(蘋果批眼中的「有教無類」)是屬「民粹派」的,與蘋果信奉的「死硬市場主義」不符,所以要批。』
  • 引述 :『中國共產黨是長期掌握政權的政黨,但是礙於各種技術及法律問題,它卻不能坦蕩示人。所以香港社會就出現了「阿爺」無處不在,但又沒有人看得清它廬山真面目的詭異局面了。』
  • 引述 :『本座實在很努力的想找出任志剛在位期間對市民真正有益的一功半績;但結論是除了甚麼都不做比破壞好外,真的沒有──要找個甚麼都不做、投資一味保守的央行官員,找個白痴來做就可以了,用得著年薪千萬的任志剛嗎?』
  • 引述 :『不過,我也讚成將消息傳給其他人,甚至向雅虎問個清楚明白,讓社會/傳媒/政府知道我們對於這些事,其實是很敏感的。』
  • 引述 :『我們從歷史中得到的教訓是,我們從來都不會從歷史中學習到甚麼教訓。』
  • 引述 :『真的要害,是我们几代人早已被塑造为另一群物种。我们的思维模式、话语习惯、价值判断及无数生存细节,几乎无法与鲁迅及他的同代人衔接对应。我们的困难不是不认识鲁迅,而是不认识我们自己。要还原鲁迅,恐怕先得借助鲁迅的生存经验,做一番自我还原。』
  • 引述 :『所谓"公民记者",应该是偶然的、非职业的。那个偶然拍到伦敦地铁爆炸的人,不可能总能拍到地铁爆炸。』
  • 引述 :『齐泽克对哈维尔这个故事的阐析很精到,他说:「对官方意识型态的那种玩世不恭的态度正是政权真正希望的----对于该政权来说,其灭顶之灾是它的臣民把它的意识型态太当真了,并且将其付诸实施」。
  • 引述 :『网络和Google确实很好地解决了信息获取问题,但是充足的信息并不等于全部,信息处理能力会越来越重要--处理信息需要的是你的分析系统,逻辑,认识和方法。』
    連這篇文章我也是跳躍性閱讀的
  • 引述 :『有同學問及其座駕的耗油量,他卻指這問題帶「針對性」、「同學一來到就攻擊曾蔭權」。會後有學生表示,不覺得該提問是有意攻擊特首。』
    曾特首真是風度全失
  • 引述 :『火星文一點兒也不可怕,它們只是會被下一代的火星文驅逐而已。至於長者,請容我不客氣地說:無論長者可敬與否,憂心都不利於餘年,而長者若有可觀可仿可摹寫之文字流傳,也不至於因為年輕人太「鍅」而磨滅。』
    火星文有趣,腦殘體是真腦殘
  • 創建多種實用的widget
  • 給blog增加社會化分享的一個工具
  • 引述 :『從而今二十多個品牌均含三聚氰胺看來,那根本就已成了中國奶粉的行規。不過,僅止於奶粉嗎?』
  • 引述 :『記得沙士後,訪問大醫生,他們說痛定反省,覺得態度上應重新認定病人是人,不是一個潰瘍的胃坐在對面,一隻燒傷的腿推門進來.......那時,是香港人最憂愁的歲月,卻看到人性光輝。』
  • 引述 :『纵观这5起洋奶事件,其波及范围均极为有限,而且从记者描述上可以基本认定属于食品意外污染超标,与这次国内发生的大规模地以盈利为目的、不顾消费者健康的有意造假行为,无论是在质、量上都不可同日而语。退一步说,即便老外们也是黑心造假坑人,证明他们外国人也是坏蛋以后,就能反证自己的行为其实可以理解吗?』
  • 引述 :『餓死事小,失節事大,發展到今天,已是腎虧事小,丟臉事大。』
  • 世界工廠!
  • 引述 :『我们的口号是:让认识字和不认识字的人都一起抵制三鹿!』

陳牛 | 01-Nov-08 | 抽刀斷水 | (1171 Reads)

重慶和重慶大厦還是有共同點的,就是兩個地方都能吃到辣東西,重慶是辣椒,重慶大厦是咖哩。

幾個星期前,朋友剛說起一塊兒去重慶大厦吃咖哩,我還以為他們是開玩笑。後來我們果然去了,她們帶著惴惴不安的心情。

重慶大厦是名聲在外,香港本地人恐怕都很少進去過,我也沒有進去過。不過由於豆腐最近在尖沙嘴某酒店實習,我去尖沙嘴吃了幾次飯後,竟也十分熟悉重慶大厦的方位,知道地鐵站哪個出口離它最近。不出意外,一到重慶大厦,我們就眼前一黑。這個地方是名副其實的黑色世界,很適合唱Beyond的《光輝歲月》。其實要找重慶大厦實在不難,看到門口有一群黑人兄弟,就對了。

進去重慶大厦也不用擔心找不到吃咖哩的地方,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去哪一家才好--選擇著實不少。我的那些女性朋友之所以惴惴不安,就是聽說重慶大厦拉客情況很嚴重。事實證明,只是聽說而已。那裡的確站著很多人,隨時準備為你服務,但也很安份。有趣的是,樓下擺著很多不同餐館的vip卡,看來來這裡做貴賓挺容易的。

我們選好了一家,拿了張vip卡,就上去了。到了那家印度餐館的門口,門口寫著「只招待會員」,就是說上去之前別忘了拿張vip卡。出乎我意料的是,那家餐館還挺受歡迎。我們等了一個多小時才能進去。等了這麼久,其實還另有原因。

在等待的過程中,老闆出來三四次,問我朋友同一個問題:「你貴姓?」對了,這位印度裔老闆是會講粵語的。這家餐館主要不是做印度人生意的。我觀察了一整晚,中西皆有,就是無印度人光顧。裡面的裝飾雖然有印度風味,但放的音樂卻不是印度的。之前我還以為有機會聽到印度Michael的歌,搞得很興奮。

後來終於有座位,但我們進去坐著還是要等。他們製作食物很慢,是我們需要等一個多小時才有座位的另一個原因。如果有一天印度發生饑荒,我相信一定與他們製作食物的速度有關。而他們製作食物慢,我又感覺可能與印度神油有關。

我們雖然好像點了不少東西,但是永遠處於飢餓狀態,這也算是體會了住在大厦的黑人兄弟遠在非洲的同胞一樣的痛苦了。同在一個屋簷下,也就得到了詮釋。

那次是城大的朋友們給我補祝生日。衷心感謝他們給我一次如此特別的體驗。其實咖哩有很多的做法。

[tags]重慶大厦,咖哩,印度[/tags]

Technorati : 印度, 咖哩, 重慶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