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6-Oct-08 | 抽刀斷水 | (190 Reads)

去年申請學生資助,辦事處叫我媽去會面,問清我家的情況。我媽演技好,流了一桶的眼淚,最終換來了不到兩萬元的資助。據說,當時有個地方鬧水災就是我媽幹的。

今年辦事處又問我有無父親的資料。我如實照答沒有。我也希望我的父親能提供他的資料,因為他一屁股還不清的債應該有助於我申請到資助。他們又問父母有無離婚,我如實照答,沒有。

這次沒有叫我媽去會面了,所以最後審批下來,零資助,但有三萬多的生活費貸款。一年三萬多的生活費,撐死我啊。如果我需要的是貸款,找親戚藉顯然比向政府借要方便得多,我為何要捨易求難呢?對於審批結果我沒什麼好說的,政府沒有非要資助我不可的理由。何況嚴格說來,我還不算是香港人,還要兩年才是永久居民呢。而且我也沒為這個城市做過什麼貢獻,沒有貢獻就向這個社會伸手索取,我也實在太無恥了。

沒有了資助,我其實也不至於面臨退學。錢的問題,我媽總有辦法搞掂。不過這令我更加堅定了明年不能再讀下去的想法。我欠她的已太多了,而我卻一直一事無成。退學的想法其實早就有了,只是我沒有Steve Jobs的勇氣(當然更沒有他的才能),而且我若中途退學還要交還去年那一萬多的資助款。之所以說起Steve Jobs,是因為他也曾經面臨昂貴的學費,而最終他退學了,只到自己喜歡的課堂上去旁聽。

真正的問題是,花那麼多的錢上的課是否對自己真的有用?當然,如果能爭取到往上升的機會,那應該是有點用處的,畢竟千金難買一學位。不過,以我現在的GPA是不足以跟人搶一個政府資助的degree學位,我沒有資格說退學。只好當在大學遊了一趟,體驗了生活,但這種說法又實在對不起含辛茹苦供我讀書的母親。錢的債能還清,有些債卻永遠還不清。

對了,誰想學普通話的請找我(本人有國家語委普通話測試二級甲等證書),誰想補一補中文、歷史的也可找我。掙點錢過日子。

離副學士畢業不遠了,先跟大學說聲拜拜。

[tags]學生資助[/tags]

Technorati : 學生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