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6-Oct-08 | 大千世界 | (144 Reads)

武林大會又將舉行,今年地點在廣州,離我最近的一次。除了近,我還不用擔心預算不足回不了家,因為廣州有好幾個親戚在,還有朋友,沒錢了可以去討個飯吃再討些回家的盤纏。

所謂武林大會,說的是中文網誌年會。

算起來,今年已是第四屆,但真正讓我有興趣去是第三屆,吸引我的是現場的氣氛。去年地點在北京,一國之都,可能多點人關注,而且2007年也應該是中國網誌數量爆增的一年,所以氣氛好也可能是一種錯覺。

但我是莫名其妙地喜歡上了那種氣氛,因為說起來我和那個圈子相距太遠。我寫網誌已有幾年,別說國內那群blogger,就連香港的blogger也很少與我交流,寫得不好我也沒辦法。所以我就想,如果我去了,也難以融入那種氣氛,只變成一名在現場的看客。沒有人千里迢迢趕去參加武林大會只為了聽別人說話,總想動一下拳腳,喊兩嗓子。

事實上,去年的年會就有人指出普通參與者幾乎沒有發言的機會,只聽名人發言很悶,也有違年會彰顯草根聲音的本意。而我想要的其實並不是在會上發言(倒不是資格的問題,事實上是想不到甚麼好說),而是能和那些參加的人進行交流。從網誌走到現實世界,若網誌上都沒交流過,到了現實世界就會顯得更加疏遠。

還有人說,去年的年會商業味太重。我對商業化並不反感,網誌年會畢竟不是學術或公益活動。我倒是很反感年會的入場費。blogger從四面八方趕來,齊聚一堂,已經是對年會最大的支持,而且也不太容易,但主辦方卻竟然要求收費(當然也有另一種邏輯就是,既然都能破費這麼遠趕來,也不差那一百多塊錢)。在商業味很重的情況下,還要收費,也難怪有人不滿。難道年會真的是經費緊張?我不太相信,而且籌募資金有別的方法,收費並不是唯一的解決之道。這入場費給人感覺就好像入場看馬戲一樣,主要是感覺的問題。

還有一個月時間,今年的年會終於展開了報名,但日程表還沒出。

我還在考慮去還是不去,考慮因素之一是我去了能幹甚麼,因素之二是去兩天廣州需要花費多少。今年可能會參加的香港blogger比較多,而且他們多是我認識的,所以就算國內blogger都不帶我玩,至少還有香港blogger。不過對香港blogger而言,多一項煩惱是沒有支付寶,很難交錢。

報名地址:http://cnbloggercon.org/register/2008/

[tags]中文網誌年會,blog,cnbloggercon[/tags]

Technorati : , ,


陳牛 | 13-Oct-08 | 純屬瞎掰 | (229 Reads)

一,正義可以讓步?

TVB電視劇《少年四大名捕》第16集,劇中奸臣蔡京因其子被揭發開採黑礦,而對神補司領袖諸葛正我進行說服。他說,懲處了他的兒子,只會令他一個人痛苦而已,百姓得不到任何好處;但是如果放過他兒子,他可以撥款救濟百姓。

這話說得就和余秋雨的「含淚體」一樣圓滑蠱惑,乍聽起來好像挺有道理,但仔細想想就知道其實不是那麼回事。從劇情可見,蔡京就是百姓受苦的根源,現在撥多少款出去,以後還可以加倍搶回來。姑息只會養奸,正義就是在一次次讓步下不見的。

二,勾結外國勢力?

還是少年四大名捕。蔡京殺人滅口,神補司拿他沒辦法,諸葛正我只好讓步。

可諸葛正我大徒弟無情想了個辦法,叫了金國太子來。金國太子之子之前被蔡京之子拐了去做黑工,所以在金國太子的施壓下,宋徽宗才決定不顧重臣蔡京的反對,重罰其子。

這在余秋雨之流看來,大概也就叫做勾結國際反華勢力了。可你看,要伸張正義還非得「勾結外國勢力」不可。

[tags]少年四大名捕,余秋雨[/tags]

Technorati : 余秋雨, 少年四大名捕


陳牛 | 13-Oct-08 | 抽刀斷水 | (221 Reads)

多年前,有一位同學跟我說:你的朋友都是怪人。你也是怪人。

最初我理解,我的怪人朋友是臀叔,因為臀叔的臀真不是一般人的大,是非常大。看到他的屁股,大家都會產生吟詩的感性。在他的屁股後面讀「此事股難全,千里共嬋娟」特別有味道。

如果這樣理解「怪人」,就解釋不了我為甚麼是怪人。我既無大屁股,亦無大胸,從外表上看,我比任何正常人都要正常。所以這個「怪人」說的應該是行為舉止或性格之怪。臀叔之所以是怪人,不是因為屁股大,而是因為經常有「特別有味道」的氣體從他的屁股湧出來,我猜。

從此,這句話便一直被我視為一種稱讚。因為它的真正意思是,我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顯然,我的獨特絕不在於和臀叔一樣愛放屁,因為如果我也這樣,就造成了雷同。在我看來,被人說像誰,那是一種恥辱。

後來又有一次同朋友探討所謂的人生意義。我說,人最重要的獨特性,如果和別人一樣,那也就沒生存在世的價值。

她說,每個人本來就是獨特的。按照她所說,人就沒有追求自身獨特性的必要。

事實上,這世上只有幾種人,而我們都在努力成為那幾種人。不成為那些人,你就等待著被排斥、被淘汰。這個社會之所以容易讓人迷失,是因為我們的目標是要成為別人。

找回自己,就是做一個怪人。十二星座之外,應該至少還有第十三個星座,讓你們永遠都猜不透。


陳牛 | 09-Oct-08 | 有病呻吟 | (203 Reads)

天涯茫茫

月色蒼蒼

迷途人在等待著希望

而禿鷹等待的是死亡


陳牛 | 06-Oct-08 | 抽刀斷水 | (190 Reads)

去年申請學生資助,辦事處叫我媽去會面,問清我家的情況。我媽演技好,流了一桶的眼淚,最終換來了不到兩萬元的資助。據說,當時有個地方鬧水災就是我媽幹的。

今年辦事處又問我有無父親的資料。我如實照答沒有。我也希望我的父親能提供他的資料,因為他一屁股還不清的債應該有助於我申請到資助。他們又問父母有無離婚,我如實照答,沒有。

這次沒有叫我媽去會面了,所以最後審批下來,零資助,但有三萬多的生活費貸款。一年三萬多的生活費,撐死我啊。如果我需要的是貸款,找親戚藉顯然比向政府借要方便得多,我為何要捨易求難呢?對於審批結果我沒什麼好說的,政府沒有非要資助我不可的理由。何況嚴格說來,我還不算是香港人,還要兩年才是永久居民呢。而且我也沒為這個城市做過什麼貢獻,沒有貢獻就向這個社會伸手索取,我也實在太無恥了。

沒有了資助,我其實也不至於面臨退學。錢的問題,我媽總有辦法搞掂。不過這令我更加堅定了明年不能再讀下去的想法。我欠她的已太多了,而我卻一直一事無成。退學的想法其實早就有了,只是我沒有Steve Jobs的勇氣(當然更沒有他的才能),而且我若中途退學還要交還去年那一萬多的資助款。之所以說起Steve Jobs,是因為他也曾經面臨昂貴的學費,而最終他退學了,只到自己喜歡的課堂上去旁聽。

真正的問題是,花那麼多的錢上的課是否對自己真的有用?當然,如果能爭取到往上升的機會,那應該是有點用處的,畢竟千金難買一學位。不過,以我現在的GPA是不足以跟人搶一個政府資助的degree學位,我沒有資格說退學。只好當在大學遊了一趟,體驗了生活,但這種說法又實在對不起含辛茹苦供我讀書的母親。錢的債能還清,有些債卻永遠還不清。

對了,誰想學普通話的請找我(本人有國家語委普通話測試二級甲等證書),誰想補一補中文、歷史的也可找我。掙點錢過日子。

離副學士畢業不遠了,先跟大學說聲拜拜。

[tags]學生資助[/tags]

Technorati : 學生資助


陳牛 | 05-Oct-08 | 純屬瞎掰 | (443 Reads)

地大物博曾是國人深感自豪的一點,現在大家都知道,作為人口最多的一個國家,中國一點也不地大物博。然後,我們能說得出口的只剩下老祖宗留下來的「一點」文化。

無論地大物博是否真確,其實都不值得自豪,因為生在何處並非我們的選擇。我剛好生在這裡,於是成了中國人,當然這還得益於我還是蝌蚪的時候游泳比較快,否則我連人都不是。我們之所以生下來就享受著文化的榮耀,是因為我們同時背負著榮耀背後的重。或者說,我們之所以生下來就要背負著中華文化之重,是因為我們同時享受著她帶來的榮耀。

換了誰都做得到?

世界各地的文化因為地理環境的不同而發展成不同的類型,大致可分為三種:大陸農耕型文化、海洋商業型文化和沙草游牧型文化。公道地說,三者並無優劣之分。

眾所周知,中華文化屬於大陸農耕型。我不認為上天有厚此薄彼,不同的環境只是發展出不同的文化而已。我們有的他們可能沒有,他們有的我們也未必有。

一個人在甚麼環境下成長決定了他長大後會什麼樣的人,一個民族在甚麼環境下發展也決定了這個民族的性格。我們承認環境的重要性,也承認中國的環境有利於發展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國人對中華文化的每一次論述似乎都沒有離開過對這塊土地的感恩。這樣一個比別的民族更依賴土地的民族,對土地的熱愛決不會遜於任何一個民族。儘管中華民族一直以世界中心自居,十分自大,直到國門被人轟開了還抱著「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觀點,但這個民族對土地一直保持著足夠的尊重。

但是僅僅因為生活在這樣的地理環境下,就能創造出像華夏文化這樣的文化嗎?世界之大,和中國的環境一樣好的有之,更好的也有之,但只有一個五千年的中華文化。的確,我們在忍不住讚頌自己的文化(實際上是老祖宗的文化)時,應該針對的是其獨特性,而不是優劣性。

我們應該保持謙遜,但星屑說換任何一個民族到中國這塊土地上都能發展出一樣的文化,甚至更好的文化。這對創造我們文化的祖宗來說,一點也不公道。我不認為,蘇格拉底到了中國就會變成孔子,柏拉圖來到中國就會變成孟子。同樣的,如果有人說,任何一個民族到了希臘那塊土地上,都能發展出和希臘文化媲美的文化出來,我也會說,孔子到了希臘也不會成為蘇格拉底。歷史有必然性,也有偶然性。如果歷史只有必然性,可以想像這個世界有多麼單調沉悶。

在我看來,換了誰都能做到是基於一種無聊的假設得出來的結論,因為這種假設永遠無法驗證,和假設魯迅活到今天能否保持他的戰鬥性一樣。事實上,當我們眼紅別人的時候,也常常會說,如果我有他那樣的條件,一定能做得比他更好。把「一定」換成「也許」也一樣。所以,西方沒有一名學者接觸到中國文化時會說:「換成我們,也能發展出這樣的文化」。那樣會顯得他們小氣、自卑。而這句話如果從我們自己口中說出,那就是妄自菲薄。

不需要假設的是,歷史上曾不只一個民族統治過中原,最後他們都變成中華文化的一部分。並不是中華文化太霸道,因為同化是他們的主動選擇。基於這一點,老祖宗是值得驕傲的,但不是我們,因為作為他們的子孫,我們不僅沒有好好守住他們的遺產,也沒有創造新的價值出來,而且我們正在被別的文化同化。

除了恩惠,還有詛咒

事實上這塊土地除了給了我們好的,也給了我們壞的。

正是因為中國的環境太過於安逸,能自給自足,所以中華民族不具有大不列顛人的冒險性格去探索甚至征服外面的世界,也沒有大和民族的那種強烈的危機感。那些天然屏障除了帶給中華民族安定和平的環境,也讓中華民族幾千年來只看到自己的世界,當八國聯軍(圓明園不是他們燒的)打進來了還是一群井底蛙,沉醉在天朝的意淫當中。也正是那些屏障,讓中國人出不去,只能窩裡鬥。總之,壞的並不比好的少。

每一種文化都有優點和缺點,農耕型文化當然也有其優缺點,說起來民主制度在中國難以生根發芽也與農耕型文化有關。如果說中華文化所有優點都是土地的恩賜,那麼毫無疑問,中華文化的缺點也就是土地的詛咒。這並不是一種積極的態度,積極的態度是:該驕傲的驕傲,該批評則批評。

人性的通病

說到中國人的惡,很難不說到中國人的貪婪。當我們看到世界上充斥著中國製造的廉價有毒食品時,似乎只能承認中國人是最貪婪的,貪婪到連小孩子的性命也不顧了。

但貪婪是人的共性。別忘了,一百多年前的印度洋上,英國人的艦艇正把一箱箱的鴉片運往中國進行傾銷;今天,貪婪的華爾街人也讓這個世界付出巨大的代價。我不是要為中國人開脫罪名。我只是想說,中國人並不是最壞的,我們只是走得太慢了點,而中國人並不總是如此邪惡。

現在的中國人的確是有史以來最壞的中國人。但嚴格來說,現在的中國人還能算是中國人嗎?中國正在成為世界的一部分,但恐怕中國人也正在忘記自己是中國人,「仁義禮智信」,古人訓言早已拋諸腦後埋入黃土。從五四以來,中國人就越來越不想做中國人了,一切要向西方看齊。「洋裝雖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國心」,中國人唱這首歌比紅老外唱更有搞笑的效果。反而我們的祖宗、我們的文化一個個被韓國人竊了去。而日本人其實比中國人更中國。

現代的中國為何特別喜歡強調民族自豪感,因為中國人自卑了很久了。(當然民族自豪感這東西有時也是統治者用以凝聚民心的工具)。當一個民族真正為自己感到驕傲時,民族自豪感這東西也就不必掛在口邊。我只是希望,從自卑到自豪,不要反彈得太厲害,以免這個民族最後又變成盲目自大的民族。目前,有這種趨勢。

[tags]中華文化[/tags]

Technorati : 中華文化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