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2-Sep-08 | 風花雪月 | (246 Reads)

這是一個多麼老掉牙的話題。飽暖不一定思淫慾,有時候想的可能是世界末日這些無聊問題。當然,世界末日其實也是與淫慾有關的,我們太需要通過幻想世界末日的到來來發洩淫慾。如你所知,很多曾被預言的世界末日最終都變成了全球大狂歡。

科學家對哲學的貢獻是,10號啟動的強子對撞實驗,讓我們有機會重提世界末日。我們似乎安逸了太久了。無疑,在眾多浪漫的死法中,世界末日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是,如果說單獨一個人浪漫地死去是為了讓活著的人記著自己,那麼,世界末日的浪漫由誰去記住?上帝嗎?外星人嗎?世界末日也是浪漫的末日,所有看得見看不見的都會消失。你別指望上帝在死機之前把那些東西都備份下來了,然後只需等待重啟。

說起來,應該是人類太害怕孤獨了。於是,就算死,還要構思成全球死亡,讓全世界為自己陪葬。與其要忍受黃泉路上的孤獨,不如放棄浪漫。

如果世界是唯心的,那麼,其實每一個人的死都是世界的末日。當你閉上眼睛,世界便隨之消失在黑洞之中。對於我來說,我在面對世界末日和個人死亡的想法也就差不多了,那就是我要如何告別世界。唯一不同的是,如果真的世界末日,我還要面對的是,世界如何與我告別。

由於最近發生的事情,我不得不提到她,豆腐。那麼,在世界末日到來之前,我如何和她告別,她又如何和我告別。我斷不能說「再見」的,因為「再見不會是永遠」。我想,我還是會像平時一樣沒什麼話好對她說,如果真有「情深說話未曾講」,那其實也只有三個字而已。當然,如果世界末日把豆腐變成了傻婆,我會試著問她,你愛我嗎?我只能祈求她在變成不正常的情況下,給我一個令我滿意的答案。說實在的,我也不能說她那樣就不正常,因為每個人都不只是一個人。如果她說她愛我,她也許只是呈現另一個她。

正如世界末日可能不是真的世界末日,而是世界變成了另一副模樣。

世界末日是一瞬間的事,越是龐大的東西死得越快,所以我會連那三個字也沒來得及說。

如果時間足夠,豆腐也許會跟我說,你能接受世界末日,為何接受不了我不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