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03-Sep-08 | 風花雪月 | (211 Reads)

一,

我問嘻嘻:你記得上次我看到你穿這身衣服的時候,我們幹過甚麼嗎?

嘻嘻別過頭去,不說話。

這和我期望的劇情不太相同。她應該說著「壞蛋」,倒在我的懷裡。

她也許忘了,但我沒有,因為那一次我差點融化在她的唾液裡。

二,

上一學年我們一群男人談論過不少的女生,其中一個這個學年和我同班。

我這才發現,這個姑娘原來真的不錯,有點像丁貝莉。她暑假前還戴著牙套,但應該與我之前沒能欣賞到她的美麗沒有太大的關係。因為同樣戴牙套的豆腐,我沒有感覺到她因為牙套而失去了光彩。


陳牛 | 03-Sep-08 | 有病呻吟 | (213 Reads)

他每天到那條小溪

打撈已沉沒的歲月

直到水桶裝滿了魚


那條小溪一到夜晚

就變得深不見底


種種的往事

以夢的形式

浮起


入睡前

他吃掉打來的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