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2-Sep-08 | 大千世界 | (892 Reads)

太多選擇的時候,人們反而不知如何選擇。所以在網誌界,「最XX」之類的文章是最受歡迎的。

今天一連看到幾篇轉載lifehacker的文章,<Best of the Best: The Hive Five Winners>,裡面列出了26個不同類別的最佳軟件,是lifehacker的讀者投票選出來的,老實說結果沒什麼新意。其實在使用軟件方面,各有各的喜好,只是我太無聊,覺得在文本編輯器和檔案瀏覽器兩個類別,我的選擇比lifehacker的大部分讀者更好。

首先在文本編輯器方面,我的最佳選擇是Madedit。名字雖然浮夸了點,但絕對實用。

lifehacker讀者選出來的是Notepad++。Notepad++和Madedit同是開源軟件,而前者卻要知名得多。老實說,我以前也衝著名字用過Notepad++,但後來放棄了,因為它不支持unicode。我之所以不用windows自帶的文本編輯器,而要另找一個,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需要一個既能看繁體中文又能看簡體中文的文本編輯器,那麼我便沒有任何理由再用Notepad++。事實上我是被騙了,因為很多介紹都說Notepad++是支持unicode的,於是,當我用Notepad++打開一個簡體中文文本卻顯示為亂碼時,我不知道究竟是誰出了問題。

其實有一款比Notepad++更出名的軟件是真正支持unicode的,她的名字叫做emeditor。但是對不起,她是收費的。Madedit其實是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因為她的名氣實在太小。Notepad++和emeditor抗衡的優點不是更強大,而是更輕巧;同樣的,我不敢說Madedit比Notepad++強大,但前者一定比後者輕巧,基本該有的功能也都一個不缺。Madedit不僅支持unicode,解決了亂碼的煩惱,而且自帶編碼轉換功能,可以在大五碼、大六碼(又稱雞巴碼,簡稱GB)或者UFO8之間轉換。如果你不是用來編程,而只是基本的文本編輯,windows自帶的文本編輯器已經足夠;但是如果你也有我一樣的煩惱,那麼無疑,Madedit才是你的最佳選擇。

既然說到Notepad++,那就說一點關於它的八卦事。奧運前,這款軟件的作者因為在其主頁上公開宣揚杯葛北京奧運,而被某些國人反過來抵制掉了。當然,那只是一小撮人,很多人還是很固執地以為Notepad++永遠是最好的。

此外,在檔案瀏覽器方面,lifehacker的讀者選出來的Total Commander也絕非我的最佳。

Total Commander是收費的,要價38美金,換成港幣是兩百幾了,當然你也可以用盜版的,我沒有意見。後來出了一款免費的,叫freeCommander,看名字很明顯是衝著Total Commander去的。freeCommander我用過,但它的致命弱點又是不支持unicode。那些生活在英語國家的程式員似乎都不知道我們的痛苦(其實國內也有很多程式員不知道我們的痛苦,連網頁都還在用雞巴碼)。我又找啊找,找到一個叫MDIE的檔案管理工具,是日本人做的,有個好心的台灣人做了漢化版

你可能有個疑問,windows自帶的檔案總管不就支持unicode的嗎,何必另找一個?那你是有所不知,那些強化版的檔案總管有一個windows檔案總管沒有的功能,那就是多分頁瀏覽。不要告訴我你還在用IE 6,不知道甚麼是分頁瀏覽。

其實我懷疑,windows的檔案總管本身並不多人使用(使用率可能比IE低),很多人應該還是習慣左鍵雙擊一個個檔案慢慢點進去。好吧,那我順便告訴你,右鍵點擊「我的電腦」,選檔案總管,就可以用樹形目錄快速到達任何檔案夾了。

本人所薦的以上兩款軟件在lifehacker是前五都不入的。在下以為,網絡上就是太多這種「最XX」的重重復復的文章,讓很多不太知名但非常好用的軟件被忽視了。向那些免費軟件的作者致敬。

[tags]軟件,Madedit,MDIE[/tags]

Technorati : MDIE, Madedit, 軟件


陳牛 | 21-Sep-08 | 大千世界 | (242 Reads)

家好月圓裡,你最討厭哪個角色?
( polls)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最討厭的不是紅姨,也不是Sa姨,而是路嘉美。我向朋友講述我多麼討厭這個角色時,朋友說,那不就證明她表演得很成功嗎?不對,因為我一看到她的表演,就立即轉台,以收視率作為考量,她的表演是失敗的。

按理說,她不算是劇中最壞的女人,根據預告,她最後懸涯勒馬了。

在我的生活中,我並沒有遇到過像路嘉美那樣的女人,更不可能受過這種人的傷害,所以從心理陰影來解釋是不對的。如果我有心理陰影,它應該表現為,一個缺乏家庭幸福的人不應該看這套電視劇。

[tags]家好月圓,投票[/tags]

Technorati : ,


陳牛 | 16-Sep-08 | 純屬瞎掰 | (283 Reads)

我很不喜歡那些寫文章罵人又不指名道姓的。

如果你寫私生活,顧及隱私,因而不寫人家的名字或者給人一個化名,那可以理解。如果你寫評論,罵人是因為看了人家寫的文章,大家都是公開的,可你又遮遮掩掩,我就覺得你這人真他媽操蛋。事實上這是弱者所為。

你說你這樣是禮貌吧,你都擺明在罵人了,就別他媽偽君子了。罵人唯一要堅持的禮貌是,別傷及無辜,比如對方的媽媽,對方的全家。

但是如果一個人明擺著罵你又故意不指名道姓,你連他全家一起罵那就情有可原了。罵人具名這應該是最基本的職業罵德,對那種缺德之人,你還要堅持甚麼基本禮貌,未免做人做得太厚道。

被人罵得無名無姓的人真是可憐。他要是回應吧,人家叫他別對號入座(可瞎子都看得出罵的就是他);他要是不回應吧,人家就自以為功力深厚罵得對方無法招架。

寫這篇文字倒不是我遇到了這類問題,而是我看了不少這樣的文章,有感而發。本文所針對的當然也不是某個人。如果你做過這種事,那麼對了,說的就是你!


陳牛 | 15-Sep-08 | 抽刀斷水 | (196 Reads)

暑假回了趟老家,幫祖父祖母搬家。三個月前的事,現在才寫,真考驗我的記憶力。

快兩年沒回家鄉,那裡的一起都開始變得新鮮起來。

表弟玩魚

兩歲多的表弟已經能走能跳了,而且身材像他爹,是個小胖子了,想當年剛生下來是多麼瘦小的一個小不點啊。他生於香港,當時我給他起了一個好名字「何方仁」,可他媽說怕他以後被人笑,於是改了另一個。可我矢志不移,堅持叫他「何方仁」,連他姐姐也跟著這樣叫他。這小傢伙現在會說話了,不過叫我就叫成了「多多」。我說,「多多」給你買雪糕吃。他對我一點也不見外,拿了「超市」的會員卡就拉著我去買雪糕。那家「超市」我也不知道在哪,要小傢伙帶路才行。

給超市加個引號,是因為我到了超市,發現它實在太小。那家超市的舊址原是豬肉行,好了,現在知道超市就在這裡,可如果我要找豬肉榮聊天又不知道去哪找了。

跟表弟吃完雪糕,二叔出現在了外婆家門口,載我回老家去做正經事。

老家的木樓據說快要倒了,有村人還特意在旁邊種了樹搞破壞,想把地兒占了去。那是咱祖先傳下來的地方,我的父輩除了祖父跟另一個老婆所生,全都在那裏出生長大,只是到了我這一代,連我都基本上沒怎麼住過,更別說那幾個出生在廣州、深圳這些大城市的堂弟堂妹們。我對老家的記憶非常少,只記得小時候回去把二叔兒時看過的漫畫都拿走了,現在那些漫畫也不知道丟了去哪。這次回老家沒去看那座木樓,我和二叔,還有一個堂叔公在一個路口等三叔來。從那個路口進去,就能到達祖父的住處,他在那裡住了快六年了。

在等三叔來的空檔,我就四處看看花花草草。

芭蕉樹

芭蕉

(芭蕉還沒熟。)

圍欄

(鄉下沒有鐵絲網,就用這些東西防止動物進去蹧蹋菜田,主要是防雞。所以,有機蔬菜絕不等於有雞吃過的蔬菜)

祖父住的那個地方也住著曾祖父和曾祖母。祖父還在世時,曾率家人去祭祀過幾次。現在他已與他的父母同眠於此。但是祖父還沒有正式的墓地,這次回鄉就是為了給他搬個正式長眠的地方。祖父生前的意願是葬在他的父母旁邊,然而那裡地方不夠大,而且據說找不到風水好的地方。所以只好逆他的意,選了對面山的一個地方。

因為下過雨,濕土很結實,堂叔公費了好大勁兒才把祖父的骨灰缸從他暫住的地方挖出來。然後由堂叔公和二叔把祖父的骨灰缸扛到對面山上。我們要經過一座小木橋。那木橋看上去都是將朽之木,卻能夠支撐堂叔公、二叔和祖父三個人的重量。

木橋

對面山是當地聞名的萬畝沙田柚基地,柚子樹多得一眼望不完。我發現地上掉了不少沙田柚,問堂叔公是不是雨打的。他說不是,一棵樹不能掛太多的果實,所以有些發育不良的就要摘掉。

柚樹 柚田小路

柚子

祖母自前年離世後暫時安葬在此處,還沒有墓地。現在祖父和祖母會葬在一起。三叔不是祖母生的,他對將他們兩人安葬在一起有意見。於是祖母的墳墓要建得再低一點,以顯示出他們之間的距離。但至少,這個中秋他們倆可以一塊賞月吃沙田柚了。

上午只是準備,下午才會有正式的儀式把他們放入墳中。

很可惜的是,上午的好天氣沒有持續到下午,直到吉時就要到時,天空開始下起了大雨。大人們剛才還在感謝上天給了個這麼好的天氣,眼見下起了雨,就改口說風調雨順。由於祖父母的長子,也就是我的父親,逃避責任沒有回來老家,我只好代他完成本該由他來做的事。祖父祖母的骨灰缸都是由我放進去的,我很怕鞭炮聲,一放進去就趕緊捂住耳朵。幸好現在是和平年代,不然我上戰場肯定會被槍炮聲嚇死的。母親說我今年犯太歲,不宜祭拜,在我回鄉前給了一袋東西讓我帶在身上。儀式開始前,姑母還提醒我有沒有把東西帶在身上。

我不迷信,而母親卻迷信得很。以前她會在我枕頭底下放東西,讓我發現了我會把它丟掉。這次我沒有這樣做。但是如你所知,這個暑假我過得並不怎麼好,這說明我媽給的東西效果不太好。

完成了儀式,堂叔公提起捐款建路的事。我問了一個很傻的問題:如果最後有錢剩下怎麼辦。大人都笑了笑,說不會有可能剩下的。然後就坐三叔開的車回到鎮上。外婆家離我家是很近的,我又去了外婆家。吃了外婆的咸水煮花生,好吃得令人回味,可惜只剩下最後一點了。我媽回鄉經常會帶花生出來給我吃,但那些和外婆的咸水煮花生都沒得比。我口讒,又叫外婆煮黃豆給我吃,但外婆說沒有生黃豆。舅母知道我喜歡吃李子和西瓜,就買了來給我吃。因為時間不多,晚上就要坐車離開,所以很多想吃的都沒吃著。


陳牛 | 13-Sep-08 | 純屬瞎掰 | (279 Reads)

有一位剛到香港中文大學讀書的內地生,給閭丘露薇寫了一封信。信中說,他的老師要求寫一份立法會選舉的報導。但是他不瞭解香港的選舉,所以向老師提出可否以內地人的視角寫。他的老師同意了,但說了一句話令這位中大高材生很不滿意。

這句話是:你從一個完全沒有民主的地方來,來看一看香港的民主選舉,寫下你的看法,這個視角,也是很獨特的。

大概是「沒有民主」四個字大大傷害了這位高材生的感情,但是他保留了內地學生的「優良品德」,那就是,就算不認同老師的看法,也不反駁老師。正如他信中所言:「不想第一節課就給老師留下刁蠻的印象」。然而我所懷疑的是,他究竟是真的為了形象還是根本無法反駁?

一個讀記者專業的學生,因為怕給老師留下刁蠻印象而不敢提出自己的看法,他的老師對他應該會很失望。最要命的是,這位看上去好像很尊師的學生,卻反過頭來去請教別的人,這是對自己的老師多大的不尊重啊!

他的看法是:「民主是一回事,一黨執政或者多黨執政,是另外一回事,這二者之間,並沒有必然的關聯。」

如果我是閭丘露薇,我會建議這位同學好好讀一下有關民主方面的書,先建立好民主的概念,再來討論這個問題。一個能入讀中大的高材生,居然認為在一黨執政的情況下也可以是民主,大陸的教育真是功德無量啊。事實是,一黨專政既是無民主之因,也是無民主之果。一黨獨大,沒有其他在野黨或壓力團體的制衡,民主無從談起;人民沒有選擇,一黨也就能繼續獨大。這怎麼可能沒有關聯呢?這位同學犯了一個大毛病,就是只有看法,沒有論述。如果他就拿這句話來反駁他的老師,證明大陸也有民主,那他也實在不要反駁比較好。倒不是刁不刁蠻的問題,而是自暴其短。要說刁蠻,香港的學生實在要刁蠻多了,香港的老師最怕的應該不是會反駁自己的學生,而是不會思考卻自以為是的學生。

閭丘露薇非但沒有糾正這位同學初到香港所產生的無聊的民主自卑感,反倒與他一同生出了一番感慨。她說「對於成長於這樣的社會的人來說,總是會抱著一種優越感來看待那些沒有這種同等的權利的人們」,「香港在我看來,正存在這樣的悲哀,唯我獨尊和優越感,讓很多香港人看不到內地在過去四十年發生的深刻變化」。

老實說,我也見識過某些香港人對大陸的優越感,他們逢大陸必踩,極盡侮辱之能事;作為一個大陸移民,我甚至曾被中學的一位體育老師罵過「大陸仔」。但那位同學的老師說「你從一個完全沒有民主的地方來」,我實在看不出這句話有甚麼居高臨下的優越感。當然,如果一個人會為自己的國家沒有民主而感到不好意思,這不算太壞。但如果因為這樣,就要幻想自己的國家也有民主,那就太過愚昧了。

事實上,閭丘露薇老師也無法反駁大陸沒有民主。她只是說,「很多香港人看不到內地在過去四十年發生的深刻變化」;她只是說,「不單單是經濟上的發展,還有社會和個人價值觀的變化」;她只是說,「內地有無數的人,為了民主政治的發展,所進行的思考和努力」。這些都無法證明大陸有民主。「四十年的深刻變化」不知是不是閭丘老師的筆誤,因為就算從上世紀76年文化大革命結束算起,也不過三十年多一點罷了。內地有無數人在為民主努力奮鬥,香港人也肯定看到了。1989年,香港人看得很清楚,所以每年維園都有燭光晚會。反而很多大陸的年輕人沒有看到,甚至因為不知道6‧4而不知者無畏(這個詞可能也會被人理解為是優越感作祟)。

最後閭丘老師用大篇筆墨證明香港不是民主示範區,但依然無法證明大陸有民主。香港的確不是民主示範區,小圈子選舉聞名天下。但閭丘老師卻只說香港政客的問題,而不說制度的問題,實在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十分膚淺,也就只能在大陸網民面前耍兩把而已。

「我看到媒體還有政客,當然也包括不少的民衆,把民主變成了非此即彼的一種二元化的概念。支持政府,緊跟中央,就是親北京,是不可以和民主兩個字挂上關聯的,反政府的,就一定是代表民主的」這暴露了閭丘老師對香港時政的無知。為甚麼在香港,親北京會變成反民主?答案是,因為親北京的那幫人是支持小圈子選舉的,請教閭丘老師,支持小圈子選舉並用盡辦法拖延普選的人能跟民主掛上關係嗎?就好像你不會相信殺豬的會是佛教徒一樣。

那位同學若要找一個在香港而沒有優越感的人,找閭丘露薇就實在是找錯對象了。「香港人」這種身分給閭丘露薇帶去的優越感時有顯露,比如年初愛迪生老師那件事,閭丘老師就教訓大陸網民「在香港,這樣做你是犯法的」,但很可惜她還是說錯了。她對香港時事缺乏深入的了解,我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很奇怪的是,很多大陸網民都把她當做了解香港的窗口。只能說,這是功夫網帶來的悲哀。

最後簡單說一下民主是甚麼。閭丘露薇說「這是一個開放的命題」,我怎麼覺得這像是閭丘老師在掩飾自己其實也不知道民主是甚麼。民主的概念不是開放的命題,它已有定論,只有民主的制度才是開放的命題,就是每個地方的民主制度可以不同,但民主精神卻是一致的。民主,簡單來說就是民治(by the people)、民享(for the people)、民有(of the people);香港的學生不用讀到大學就能接觸到這個概念。請問,大陸的政體什麼時候有這三要素了?歡迎閭丘老師或那位中大學生來信反駁我。

[tags]閭丘露薇,民主[/tags]

Technorati : ,


陳牛 | 12-Sep-08 | 風花雪月 | (246 Reads)

這是一個多麼老掉牙的話題。飽暖不一定思淫慾,有時候想的可能是世界末日這些無聊問題。當然,世界末日其實也是與淫慾有關的,我們太需要通過幻想世界末日的到來來發洩淫慾。如你所知,很多曾被預言的世界末日最終都變成了全球大狂歡。

科學家對哲學的貢獻是,10號啟動的強子對撞實驗,讓我們有機會重提世界末日。我們似乎安逸了太久了。無疑,在眾多浪漫的死法中,世界末日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是,如果說單獨一個人浪漫地死去是為了讓活著的人記著自己,那麼,世界末日的浪漫由誰去記住?上帝嗎?外星人嗎?世界末日也是浪漫的末日,所有看得見看不見的都會消失。你別指望上帝在死機之前把那些東西都備份下來了,然後只需等待重啟。

說起來,應該是人類太害怕孤獨了。於是,就算死,還要構思成全球死亡,讓全世界為自己陪葬。與其要忍受黃泉路上的孤獨,不如放棄浪漫。

如果世界是唯心的,那麼,其實每一個人的死都是世界的末日。當你閉上眼睛,世界便隨之消失在黑洞之中。對於我來說,我在面對世界末日和個人死亡的想法也就差不多了,那就是我要如何告別世界。唯一不同的是,如果真的世界末日,我還要面對的是,世界如何與我告別。

由於最近發生的事情,我不得不提到她,豆腐。那麼,在世界末日到來之前,我如何和她告別,她又如何和我告別。我斷不能說「再見」的,因為「再見不會是永遠」。我想,我還是會像平時一樣沒什麼話好對她說,如果真有「情深說話未曾講」,那其實也只有三個字而已。當然,如果世界末日把豆腐變成了傻婆,我會試著問她,你愛我嗎?我只能祈求她在變成不正常的情況下,給我一個令我滿意的答案。說實在的,我也不能說她那樣就不正常,因為每個人都不只是一個人。如果她說她愛我,她也許只是呈現另一個她。

正如世界末日可能不是真的世界末日,而是世界變成了另一副模樣。

世界末日是一瞬間的事,越是龐大的東西死得越快,所以我會連那三個字也沒來得及說。

如果時間足夠,豆腐也許會跟我說,你能接受世界末日,為何接受不了我不喜歡你?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