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2-Jul-08 | 抽刀斷水 | (212 Reads)

某天,我坐在椅子上沉睡。

我之所以要在椅子上睡覺,其中一個原因是我隨時準備著死,而毫無徵兆地死在椅子上無疑是最浪漫的。

但是,我坐在椅子上沉睡時,卻夢見自己叼著數支煙在吞雲吐霧,煙霧通過我的口腔慢慢從我的鼻子出來,我不得不說,那種感覺奇妙無比,比進入女性的私密領地還要讓人振奮。

也許那就是死的感覺,死不一定是痛苦的。說不定死就只不過是一股煙霧從你鼻孔中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