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1-Jul-08 | 風花雪月 | (192 Reads)

我知道我和你未婚夫的分別。他是坐頭等艙的,有屬於自己的甲板,而我是坐三等艙的,而且就這三等艙船票還是賭來的。我除了有一本沒人欣賞的爛畫冊和幾塊錢之外,一無所有。哦,對了,其實我不會畫畫,那些畫應該是別的甚麼。

我雖然不會畫畫,而我說的畫其實是別的甚麼,它們同樣一錢不值。但至少話兒我還是有的,而且我總是把它擦拭得閃亮閃亮的。

我能給你的,就是一句話「you jump,I jump」,就是讓你站在船頭放心地張開雙臂然後有了飛的感覺,就是在你說出「把你的手放在我身上」前把手放在你身上。除此之外,也許還能給你畫一幅裸畫。當然在此之前,我應該找些裸女好好練習一下,好直到有一天,你真的一絲不掛坐在我面前,我不會把你畫成一頭母豬或者一隻妖怪--我知道你會報復,把我打成豬頭。顯然,被人打成豬頭的代價比被人畫成母豬要嚴重得多。

然而,我想知道的是,當你的未婚夫或者別的甚麼人把我困在一個房間等死時,你會否來救我?而一旦船靠了岸,你又是否會跟我這個窮小子走?還有一個問題,但我不問,因為無論答案如何,我都不會讓你與我一同……

所以,把那塊木板讓給你,並給你生存的勇氣,是我最後能給你的。如你所知,那艘據稱永不沉沒的船靠不了岸了。你睡得正香,但我要走了。來生我還會愛你,但再也不信船不會沉的鬼話了。

最後我得告訴你,我不是杰克,而是杰克的兒子,Jackson,Michael Jackson.


陳牛 | 20-Jul-08 | 大千世界 | (210 Reads)

我沒收到mysinablog官方的blog tag email,民間的也沒有。但我也想寫點東西。

1,我的blog網址是cow.hkbloggers.org,與mysinablog有何關係?

我從2006年夏天開始在mysinablog寫blog,大概一年後,我又在hkbloggers.org另開了一個,相去也又大概一年了。前者叫「主治楊偉」,後者是「公牛擠奶」,兩者的主要分別是,後者自由得多。域名和網絡空間都是hkbloggers提供的,但我是獨立和自由的,當然代價就是比mysinablog要清淨得多。

雖然「公牛擠奶」建立在後,但「主治楊偉」才是我的二奶。我要說的是,雖然我把大部分時間放在大婆身上,但對二奶也是有感情的。這就是我和mysinablog的關係。

2,我最討厭mysinablog甚麼?

我最討厭mysinablog不推介我的blog。自從那次上新浪領獎暴露了我的真面目後,mysinablog就再也沒有推介過我的blog了,因為我曾經說過,為了報答mysinablog編輯的厚愛,要給她或他一吻。試想當時,mysinablog眾美女編輯,一心以為我是一個貌似潘安的英俊少年,怎知……是一個豬頭。其實,貌似潘安是沒錯的,根據最權威的史書《屎記》記載,潘安實際上是個豬頭。

上面的只是玩笑。其實我最討厭mysinablog一百年也不升級一次,在很久以前就有不少人提出的功能,到現在也沒有加上去。雖然mysinablog的功能比yahoo blog完善,而且yahoo blog升級一次就被人屌一次(yahoo blog升級事件也因此被列入2007年blog大事表中),但不能因此故步不前啊。最起碼也應該和google的blogspot比。

最後祝mysinablog百年不倒,越來越繁榮昌盛,還有,一百年內至少能升級一次。

[tags]mysinablog,blog[/tags]

Technorati : blog, mysinablog


陳牛 | 20-Jul-08 | 抽刀斷水 | (236 Reads)

又過了一年,電腦又開始承受不住這樣的夏天。

今天上午,開機到windows,畫面定住不動,然後重開,問題重複。估計是顯卡的問題。

打遊戲是必死的,所以我痛下決心這個夏天不玩遊戲了,要玩就玩自己的小雞雞,開電腦就只是聽聽歌看看書,可他媽的現在連機也開不了。這顯卡有個風扇,還自帶八個散熱片,居然就受不了了。你看吧,又跟八字有關,這個不平凡的2008年。

決定拆下顯卡來看看。當然我能做的就只是清潔,而不會變魔法把它變好。那風扇是積了不少污垢,但仍運轉順暢,於是想把風扇拆下來看看GPU有沒有塵,或者加點散熱膏也好,可是那風扇很難拆,有兩個扣穩穩扣在顯卡上。經歷一番艱難的解扣動作而不成之後,我一怒之下把其中一個扣給剪掉了,這不像解女朋友的胸圍,你解不開時,女朋友會自解--如果女友撒嬌說非要由我解不可,我同樣會一怒之下把胸圍溫柔地減開的。回頭根據她的胸部大小,我再縫製一個胸圍給她,把扣設計成只有我才能解開。

一開始覺得這倆扣是無關緊要的,因為還有四顆螺絲釘。但當我把塑料扣剪掉後才發現,這風扇就靠這倆扣固定,那四個螺絲釘都不是連接顯卡和風扇的。還好,我把塑料扣上的彈簧拿掉,扣回去依然能起到固定作用。

風扇難拆,而相反的是,在我把顯卡裝回主板時,有一塊散熱片居然輕易掉落了。命運弄人莫過於此。

到街上買了散熱膏,加了點到GPU上,能開機了,但也不知道能挺多久。那顯卡真是熱得要命,歡迎各位朋友拿一藍雞蛋上我家煮雞蛋。咱煮蛋論英雄。

這悶熱的夏天,只有裸體的電腦主機,沒有裸體的女人。

順便一說:今天薯麥同學放我飛機。

[tags]顯示卡,電腦[/tags]

Technorati : 電腦, 顯示卡


陳牛 | 19-Jul-08 | 風花雪月 | (335 Reads)

看了兩次<走佬俏公主>(The Princess Diaries),都覺得裡面的公主挺像豆腐。除了胸脯之外,甚麼都像。都不是絕色佳人,都不是魔鬼身材,都有點那麼魯莽,都那麼青春活潑。

說不定哪一天真有群外星人跑來說,豆腐是他們國家的公主,然後嗖一聲把我親愛的豆腐帶走了--鑒於目前地球的科技,那應該就是永別了。當然,她是甚麼身分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是一個女人。

我倒不希望我吻她的時候,她的腳會翹起來--更有可能翹起來的是我的某部位。我只希望她不會一巴掌扇過來,然後掩面痛哭跑開了,留下三個字,「流氓」。


陳牛 | 18-Jul-08 | 純屬瞎掰 | (229 Reads)

文字的力量

文字的力量不僅僅在於它可以成為匕首。

文字能給人精神上的家園,如果不是,那它至少也是如圖所示的精神上的擁抱,而這不局限於對女性而言。那些文字,可能出自陌生人之手,也可能是你的愛人從遠方寄來的信。

當然,有些時候,其實只是你的意淫。當你意識到一切都是你的意淫,而不是所謂的精神家園時,你會更加痛苦。

如果是生理上的需要,還是去叫雞或者使用自己的雙手DIY比較方便。


陳牛 | 17-Jul-08 | 娛樂至死 | (233 Reads)

要說左小祖咒是獨一無二的,至少先得把崔健給人間蒸發了,我剛聽左小祖咒就感覺這兩人的歌有點像,當然,嗓音除外。左小祖咒的歌,旋律還是很不錯的,但是他一開口唱,你就非崩潰不可。如果一個中年男人喝了酒後吼歌能嚇死一頭牛,那左小至少能嚇死兩頭(其實我想寫一頭牛加一隻狗的,嘻嘻知道此話奧妙所在)。

既然如此,我們便來看看他的歌詞。擁有如此得天獨厚的嗓音的他仍能深受文藝青年的愛戴,原因應該主要歸於他的歌詞寫得很好玩。比如在<你知道東方在哪一邊>這張專輯裡。

大話噴子:


紅軍渡赤水
是我搭的橋
主席在陝西
吃的麥當勞

金牌鼻祖:


特大暴雨接踵而至
國務院急令加強汛期安全
我在積水中撈起十塊金牌
我在積水中撈起十塊金牌

偶像:


無盡的天空
無盡的天空
沒有人聽見天使
在說了什麼

禿頂同志:


我怎麼找都找不著你的頭髮
無聊的歲月能做啥事兒?
整日找你的頭髮
整日找你的頭髮

方法論(這個就不摘了,整一個是江澤民作詞)

野合百事興(非常感人的情歌):


高坡砍柴要留樁
平地起房要留窗
請個木匠好好裝
留個花窗來望郎
清早起來把門開
一陣狂風撩起來
頭上青絲風裏亂
八幅羅裙兩揭開
  
姐脫衣衫白如雪
郎脫衣衫白似霜
姐做獅子先睡倒
郎做繡球滾身上
新出大船打大浪
大蕩河裏好風光
姐要風光識兩郎
船要風光支雙橹
  
天上星多月不明
地下山多路不平
河小魚多鬧渾水
城裏錢多亂了情
春天三月風暖和
百鳥銜柴修舊窩
阿姐有窩無鳥宿
阿哥有鳥卻無窩

可忘又不可忘


人世間可忘掉的又不可忘掉的是雞雞
人世間可吃掉的又不可吃掉的是雞雞
  
怎樣地咳嗽才能忘掉你?
怎樣地哼哼才能忘不掉你?

我發現從<你知道東方在哪一邊>聽左小是不正確的,因為我聽了<我不能悲傷地坐在你身旁>,發現他在那張專輯裡還沒那麼嚇人。那張專輯的風格憂傷得有點許巍的味道,當然,嗓音除外。

其實,左小大叔的聲音我感到很親切,因為我唱K也經常用這種調子。我推薦我的朋友們多聽左小祖咒的歌,這樣,他們就會發覺原來聽我唱歌已經算是一種享受了。假如這世界只剩下兩個人會唱歌,一個是左小,一個是我,而你必須從中選擇一個唱歌給你聽,我有信心你會選我。

[tags]左小祖咒,搖滾,山歌[/tags]

Technorati : , , ,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