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30-Apr-08 | 咬文嚼字 | (505 Reads)

看得出,考評局是嘗試用詞彙學的方法來解釋潮語的,但他們忘了詞義並不總是等於語素義相加,有時難免出錯。我對潮語也略知一二,看了會考試卷上的那道題目後卻並不覺得他們錯得離譜。

1,

」:與「躲避」相近,例如「快閃」指快離開。(「閃」的真正解釋是指「逃走」,與「潛水」近義。)

「躲避」和「逃走」近義,反而「躲避」一詞較中性,符合「閃」的感情色彩。其實就連「香港網絡大典」對「」一詞的解釋也說是「閃避」之意。再看看網絡大典提供的例句:

怎麼閃,同學始終都會遇見。

例句中的「閃」解為「躲避」比解為「逃走」更佳。

反而,「閃」和「潛水」的詞義相差得遠了點。

2,

」:意思是「合乎潮流」。例如,你好「潮」即是你好「yeah」、你好「in」的意思。今年此詞風靡年青一族,已取代2006年的「yeah」和「in」。(「潮」的真正解釋是指「十分入時,追得上潮流」;另一意思則作反語,帶有貶義,指「與時代脫節」。)

「合乎潮流」不就是「追得上潮流」嗎?

3,

O嘴」:指嘴部因驚訝而變成圓形,近似英文的O字,與「目瞪口呆」、「張口結舌」意義相近。(「O嘴」的真正解釋是指驚訝得嘴唇張大如英文字母O字的形狀。)

請問,試卷的解釋和所謂的「真正解釋」有甚麼分別?

4,

屈機」:「屈」指屈服,「機」是電子遊戲機。「屈機」指玩遊戲者因無力取勝而屈服。(「屈機」的真正解釋是指任何使用建制上的漏洞而使事件得以達成的手段,後來引申一方用某種方法迫使對方無力反抗,而非試卷中所指的「玩家因無力取勝而屈服」。)

這個詞的解釋大概是卷中唯一解釋錯誤的地方。試卷的解釋只說出了詞的本義,而沒有說出引申義。但「屈機」最常用的是其引申義,也就是說其本義並非其基本義。本義是詞的最初的義項,基本義是詞的最常用義項。不提供基本義的釋疑是不完整的釋義。

另外,試卷對「屈機」本義的解釋也不太準確。「屈」應改是主動態的「使屈服」而不是被動態的「被屈服」,也就是說「屈機」是用來形容贏者而非敗者的。

而所謂的「真正解釋」也只是說出了該詞的引申義。至於是「使用建制上的漏洞」還是其他方法似乎並不是該詞詞義所必須的。比如,在大學校園裡經常聽到某某同學在某學科「屈機」,難道是說他利用「建制上的漏洞」?

不過,網絡大典的「屈機」條目下的解釋就非常完整。

5,

潛水」:指人常常不露面,有如潛水員一樣,身體從不露出水面。(「潛水」是網上論壇的術語,其真正解釋是指網絡論壇的網民因一些原因而決定消失一段時間,和「失蹤」同義。)

我又要問了,「常常不露面」和「消失一段時間」有甚麼分別?

不少評論此次會考潮語事件的文章中都只引用了試卷對「潛水」的後半部分解釋,反而對最重要的「人常常不露面」不作引用。這是「屈」考評局。

我覺得試卷的解釋其實很好,而所謂的「真正解釋」只是狹義的「潛水」。

規範的語言常常是死板的,但這次事件奇怪的地方在於,許多人好像要把潮語也規範了,於是有了所謂的「真正解釋」。我想,蘇真真老師也不會說自己的潮語學習卡才是真正的解釋吧。

其實就連規範語言在具體語言環境中所體現的詞義,在字典中也有可能是找不到的,因為詞典釋義是籠統的,而不是包羅萬有的。潮語在現實生活中廣泛使用,在不同的語境下同樣也可能會有不同的意思,用「真正解釋」去反駁人是欠缺說服力的。

我猜測,許多網友真正的心態是:潮語是我們大眾創造出來的,你們語言權威沒資格用你們那一套來解釋屬於我們的詞。加上考評局向來都給人印象不佳,必然是一呼百應,群起攻之。

有人指出試卷出這樣的題目對那些勤奮讀書但不認識潮語的考生不公平。其實,我覺得這個問題是不存在的,因為試題不是考核學生對潮語的解釋,而是評論潮語的利弊。就算試卷上對潮語的解釋都是錯的,那其實也不影響對考題的作答。

在我看來,真正的問題是,試題胡亂堆砌潮語是在刻意製造潮語的弊,用「鄭智化」的話來形容,這根本就是抹黑潮語。當然,也不排除有人會認為那是古典美。不過,虛構的語言片段對研究社會語言是沒有意義的。

[tags]潮語,語言,會考[/tags]

Technorati : 會考, 潮語, 語言


陳牛 | 30-Apr-08 | 一兩句止 | (806 Reads)

考評局今年最大的貢獻在於,將最新潮的潮語和最古老的五言詩巧妙地結合在了一起,兩個互為排斥的事物能結合得如此和諧,真是很好很強大,是我中華文化之進步。

[tags]潮語,會考[/tags]

Technorati : 會考, 潮語


陳牛 | 29-Apr-08 | 風花雪月 | (246 Reads)

這些天,我有一種感覺,就是接下來的日子將會變得有趣起來。

今天,我知道那是一種錯覺。

其實,我應該一直都知道的。但我是一個騙子,只懂騙自己。


陳牛 | 29-Apr-08 | 純屬瞎掰 | (332 Reads)

粵語的「聖」和「性」同音也許不是一個巧合。看吧,所謂的聖火還沒到香港,許多香港人已經興奮異常了。在治療陽萎上,聖火比任何藥物都來得有效。連站都難站穩的曾老先生也因為這「性火」即將舉在自己手上而突然覺得自己「好大隻」。

我突然覺得政府是不喜歡曾老先生的,所以「趁佢病,攞佢命」。曾老先生得了什麼病?他這麼老了,還固執地要做火炬手,這絕對是一種病。曾先生「跑」時,護衛手大概是不必了,我覺得沒有一個人忍心從這樣一位老人手上搶走火炬的,何況他坐在輪椅上,誰搶他火炬就是誰在製造第二個金晶。多叫幾個醫生陪他老人家跑吧,跑完這最後一程--作為火炬手的最後一程,我就不信下一屆奧運他還有機會跑。

曾老先生真是好傻好天真,竟然配合兇手完成對他的謀殺。

[tags]奧運,聖火,曾憲梓[/tags]

Technorati : 奧運, 曾憲梓, 聖火


陳牛 | 26-Apr-08 | 一兩句止 | (273 Reads)

老師在講三聯句概念時,我想到的是這一句:

走在寂靜裡,走在天上,而陰莖倒掛下來。--王小波

{ZHUAXIAc3efc6386a453d43ce11f02121cfe63cUnion}

Technorati : ,


陳牛 | 24-Apr-08 | 抽刀斷水 | (428 Reads)

看到「螻蟻撚」三個字,你應該知道他是誰,因為他實在太出名。如果你告訴他你不認識他,他會說:連我你都不認識?

這位「螻蟻撚」就是我之前花了兩篇的筆墨寫的高人。雖然他未必有機會看到,但原來寫的兩篇我還是抱著「今日留一線,他朝好相見」的態度,沒有明說是誰,只有少數幾位朋友知道我寫的是哪個。但是我現在覺得沒什麼「他朝好相見」的問題了,最好永遠不會碰到這種混蛋。

很久以前的兩份功課發了下來,都只有C+。

我交的第一篇功課是<檸檬茶之殤>。布置功課時,他說回去寫一篇文章,要運用到之前講過的「意象」和「聯想」,後來功課交上去了,他才又加了一條要求:必須是散文。

他給<檸檬茶之殤>留了兩句評語,抄錄如下:

文句每有錯別字及語病,本篇要求寫作散文,故不宜花太多篇幅於情節鋪敘。

然後就給了一個C+。

他在文中圈了三個錯別字:「骯臟」的「臟」,「這里」的「里」,「關系」的「系」。這三個字的確是錯別字,沒錯。一個教寫作的老師特別在評語中提出錯別字的問題,說明這個問題嚴重到一定的地步了。我只能暗暗祝福他永遠不寫錯別字。

還有一句病句:「這個人曾經的存在因為她的消失而變成了傳說。」恕我無能,我實在看不出這為甚麼是一句病句。

我不敢說<檸檬茶之殤>寫得多好,但我認為至少不是太差,C+卻似乎是全班最差的成績了。我不敢也沒有證據說他是針對我,因為班上的男生大部分都是這個成績,最高的也只是B,而女同學大部分都超過B,A-也有。

最令人想不通的是,在幾個星期前的互評環節,「螻蟻撚」對一位朋友的文章評價很高,說是「高手的文章」,結果文章派發下來評語也一樣寫著有錯別字和病句,但是又不圈出人家的錯別字、病句在哪,最後的成績是C+。哦,原來他眼中的「高手的文章」也只值得C+,我他媽是不是該感到很欣慰呢。當時的互評環節是我和那位朋友互評。我評那位朋友的文章時說他文字華麗但寫得太晦澀,不容易懂。「螻蟻撚」就說那不是問題,以他看那是高手的文章。看來,上了A的那些文章是大師級的了。

另一篇是論文,只需寫數百字。那不是正式的論文,而是該課程就論文格式所做的練習,連「螻蟻撚」本人也說內容不重要,主要看同學是否掌握了論文的格式。我沒有因為他說的而怠慢那篇論文練習,將提供的資料看了兩遍才下筆。至於論文格式呢,課堂上「螻蟻撚」只記得吹噓自己一年寫了多少論文,然後拿一本中文學會期刊給我們看就當教完了。幸好文學科李蘊娜老師開學初就印了中大的論文格式資料給我們,我們都可照著來做。

「螻蟻撚」既無指出我的論文功課上有錯別字,也沒指出有甚麼格式錯誤,而且連句評語也沒有,然後就給了C+。

本來應有第三篇,是小組寫作。當時親手交到他手中,他到今天派功課了才說沒收到我們組的文章。幸好現在是用電腦做功課的,我有留底,否則真要死給他看。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