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7-Mar-08 | 抽刀斷水 | (182 Reads)

你知道一個人的名字,不代表你認識他;你認得一個人的面容,也不代表你認識他。只有在你能將一個名字正確的掛勾到一張面容上,你才算真正認識了這個人。

今天從葵芳坐巴士回家時,有一個女孩子轉過頭來問我認不認得她,我猶豫了一下,她便問:你是陳奉京吧?

我點頭。她覺得我是不認得她了,於是沒再說話。

我不是完全不記得她,但的確不記得她的名字了。我只記得她應該是我中四中五的同學。

幾年前,和興寧一中的老同學在興寧城的某一間酒巴裡舉行聚會。我坐在一角和幾個同學敘舊。忽然有位同學過來跟我說,這間酒吧有人認識我。然後我走過去和那個人相認,她給我講了一些陳年舊事幫助我回憶,可我只對那些事有些模糊的印象,而對她,我卻怎麼也記不起來。

對那些記得我但我卻不記得的人,我只有深感抱歉,是這世界變化快。

電視劇有這樣一個屢見不鮮的情節:突然有一個女人出現在男主角面前。那個女人說「嘿,你認得我嗎?你看,這是你的兒子。」但願這種事情永遠不要讓我碰上。


陳牛 | 27-Mar-08 | 大千世界 | (197 Reads)

依我看,電影《星球大戰》最科幻的應該是絕地武士的光劍。眾做周知光線是向前傳播的,那它是如何凝聚成一把劍的呢?

容許我這個文科生問一個也許很傻的問題:光究竟是液體、氣體還是固體?

作為文科生,我想到的是,當光不僅能成劍還能成棍的時候,「光棍」這個詞就有了新的意義。

[tags]光劍,絕地武士[/tags]

Technorati : 光劍, 絕地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