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8-Mar-08 | 純屬瞎掰 | (215 Reads)

中國的每一寸土地都沒有自由,不僅西藏。

中共可能是吸取了歷史的教訓,所以在中國的民族政策下,少數民族是享有特權的,比如在法律上有針對少數民族的「兩少一寬」政策。何謂少數民族?中國有56個民族,漢族之外的55個民族都是少數民族。舉例而言,一個漢族人和一個新疆人打架,抓到公安局去,漢族人依法處理,而新疆人受的處罰就不會很重。

然而這次的西藏事件卻不是打架那麼簡單。

西藏的事我所知不多。也許西藏人是值得同情的,應該說生活在暴政之下缺乏自由的人都值得同情。但是受過傷害,卻不構成傷害其他無辜者的正當理由。老實說,我不是一個文明人。對待暴政,我從不認為應該放棄暴力手段,但對象絕不包括無辜的平民。用暴力手段去對付無辜者以發洩憤怒,和所對抗的暴政有何分別?

如果那些在拉薩燒殺打搶的人真的是爭取自由的藏人,那我覺得他們很愚蠢,因為他們所幹的正是與自由背道而馳的,他們傷害了別人的自由。然而幸好,在自由的名義下,世人對暴政下的暴民通常都採取寬容甚至無略的態度,就算暴力所針對的對象是無辜的平民。所以,人們只惦記著暴政下的苦痛,而忽視了暴民給無辜者帶去的苦痛,甚至為暴民吶喊助威。

台灣的兩位總統候選人究竟是聰明還是愚笨?我覺得他們混水摸魚摸得實在太明顯了。

[tags]西藏,民族,自由[/tags]

Technorati : 民族, 自由, 西藏


陳牛 | 18-Mar-08 | 大千世界 | (169 Reads)

不知道在<變和創新>留言的麥田是不是真的麥田老師,暫且當他就是。

麥田老師說:「原来一句"90%"就让你受刺激了。

這句話太好笑了。我又不是他所說的「90%」中的一人,因為我根本不是業界人士,我又怎麼會受刺激?不僅我不是那90%的一人,連我的親友、愛人也無一是。我還是一名學生,讀的專業也與互聯網無關,其實我就是和麥田老師一樣,閒得蛋疼,平時喜歡胡說八道。如果說我是受了刺激才寫下<變和創新>,那很顯然,寫的評論比我多的麥田老師受的刺激實在比我多得多。難怪有人說,誰去救救麥田老師吧。

我甚至敢肯定,麥田老師說了上面那一句也是受了刺激。否則<變和創新>通篇與那90%沒多大關系,麥田老師又怎麼看得出我是受了刺激?麥田老師內心一定是覺得我那篇寫得實在太好了,駁無可駁,只好借阿Q的精神勝利法一用。

其實,反對麥田老師我也不是第一次。請麥田老師抽空看一下另一篇<名號並不是最重要的>,看我又是受了甚麼刺激。我太想知道了。

[tag]麥田[/tag]

Technorati : 麥田